破产后的斯里兰卡:每天停电几小时,食品涨价,黑市高价汽油很抢手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7月9日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者冲入总统官邸,要求总统拉贾帕克萨辞职。15日,斯里兰卡议长阿贝瓦德纳宣布,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正式辞职,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出任临时总统。

张辉的餐厅在科伦坡香格里拉商场,距离总统秘书处约500米。他看到总统官邸被民众占领,很多人从其他城市赶去参观,人们在总统府前背着吉他弹着曲,载歌载舞。

他还尝到催泪瓦斯的滋味,“之前在餐厅露天的阳台上,看着总统府那边的情况,催泪弹正好飘到楼上,我的眼睛睁不开,一直淌眼泪,发酸,用自来水冲洗了一阵,还是很难受。”

珠宝鉴定师晓峰14日外出工作时,街头已恢复秩序。他说,斯里兰卡实行了宵禁,主要是防止科伦坡以外的人进入,怕引发暴乱。现在,当地每天会停电几小时,最近是中午停电、晚上7到9点停电。“这边比较热,停电的时候我就去街上走走。斯里兰卡是岛国,街上吹吹海风还是挺凉快。”

相关数据显示,斯里兰卡外债总额达到510亿美元,已无力购买燃料和其他必需品,而国内九成家庭面临食品短缺的困境。

当地一家餐厅的负责人小满告诉九派新闻,因为汽油短缺,黑市上的油价已经卖到五六十人民币/升,很多人都买自行车了,因为加油不方便。即便如此,黑市上的高价汽油依旧“很抢手”。

【1】在离总统府500米的地方,尝到催泪瓦斯

张辉 餐厅老板

我来斯里兰卡9年了。之前是一名厨师,在埃及工作了6年,马尔代夫工作了2年,后来来到斯里兰卡,在科伦坡香格里拉商场开了一家中餐厅。

13号的动荡是从11点开始的。他们冲进了总统的办公室。我的餐厅在香格里拉商场的五楼,离总统秘书处大约500米。在餐厅的露天阳台上,我用手机拍了一些视频。示威游行人群从四面八方赶来,围住了总统秘书处。以往,那里是接见国家领导人放礼炮的地方。

破产后的斯里兰卡:每天停电几小时,食品涨价,黑市高价汽油很抢手

总统官邸被民众占领。图/外媒

这些天,总统官邸被民众占领了,开放参观,很多人从其他城市赶去参观。他们在总统府前背着吉他,弹唱歌曲,下面还有人载歌载舞。

参加游行示威的,很多都是年轻人。像我的员工们,下班后他们把厨师服脱掉,就去参加游行。这些还算是正常的和平游行,就是天天喊口号,没有停歇。

现在街道上,公共汽车也停了一部分,班次连一半都没有,可能只有1/3的公交车投入使用。公交车里的人,已经十分拥挤,有些直接攀着车门。

为了解决燃油问题,我还去黑市买过高价油。目前汽油还剩10升。已经不太敢到处跑,加油太难,大概再过几天就要去排队买油了。

破产后的斯里兰卡:每天停电几小时,食品涨价,黑市高价汽油很抢手

总统辞职,科伦坡民众庆祝。图/外媒

现在打车也很贵,出租车、三轮车涨了三倍的车费。我有一名员工,他住在科伦坡远郊,离餐厅有20公里。他已经两个礼拜没来上班,因为他打不到车。他坐不起出租车,晚上4点下班后就没有公交了,所以就没来上班。

我的店,营业额比之前要少1/3左右。在假期,情况会好一些,周末中午,所有的座位还能坐满,还是有很多人会来商场消费吃饭。

我昨天看到一条新闻,一个26岁的青年在游行中失去了生命,因为催泪瓦斯引发了呼吸系统的问题。我也尝过催泪瓦斯的滋味。之前在餐厅露天的阳台上,看着总统府那边的情况,催泪弹正好飘到楼上,我的眼睛睁不开,一直淌眼泪,发酸,用自来水冲洗了一阵,还是很难受。

如今,很多华人本来准备在斯里兰卡投资创业,都已经回国了。其实,如果没有这个餐厅,我老早就想回国了,有这个餐厅,就没办法回去,现在这个情形,要转手出去也很不值钱,没人接手。

我是独自居住在斯里兰卡的,我女儿在墨尔本读大学,只有假期才来斯里兰卡,家人因为疫情也都待在国内。

刚来时,我觉得这个国家民风朴实,很多人都信奉佛教,善良平和。即便现在比较动荡,但是杀人这类暴力事件,都是没有的。但是做生意和投资,需要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尤其是政治,这是最关键的。

不过,我还是会继续把斯里兰卡作为定居的地方。因为我觉得,斯里兰卡还是很有潜力的。像新马泰,旅游资源基本被开发完了,知名度也很高,但是斯里兰卡很多人都没来过,所以讲它是各个方面都还没开发,有一定可以挖掘的发展空间。

【2】每天停电几小时,我会去街上吹海风

晓峰 宝石鉴定师

我住的地方离总统府有3公里,7月9日总统府陷入混乱,我看到街上人很多,游行队伍往总统府那边走。

14日,我外出工作,街头已恢复秩序。

斯里兰卡实行宵禁,主要是防止科伦坡以外的人进入,怕引发暴乱。民众抗议胜利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总统府已打扫干净,民众也希望总统府恢复工作,去跟他国谈判、借钱。

斯里兰卡破产是意料之中,这边产业单一,就依靠旅游业和香料出口,疫情后就一直经济困难。

破产后的斯里兰卡:每天停电几小时,食品涨价,黑市高价汽油很抢手

游行队伍从晓峰楼下经过。/受访者供图

我2015年就来这边了,斯里兰卡的民众崇尚和平,他们抗议只是要总统下台,不会打砸抢烧,殃及外国人。这边游行挺多的,这是我遇上规模最大的一次。

斯里兰卡破产,对于中国人影响不大,因为通货膨胀、物价高,我们花的是人民币,相对它的汇率也高了,有些华人开餐厅买煤油或燃油会有影响。对当地民众影响比较大,因为钱不值钱了。我做宝石生意,是按美金结算的,生意也没什么影响,宝石的价格还涨了,因为宝石是稀缺资源,而且遇上疫情加暴乱。

我应该会继续待在这儿,我身边的斯里兰卡朋友也都是做宝石生意的,生活得比较好,他们没受多大影响。底层人民更艰苦了,他们赚钱本来就不容易,现在失业率高,受打击更大。我有中国朋友募捐物资,帮助当地人。

斯里兰卡的食品和汽油涨了很多,印度飞饼的价格之前是600斯里兰卡卢比(约合人民币11元),现在涨到了2000斯里兰卡卢比。这边交警月薪大概是七八百人民币,餐厅服务员和厨师,工资也差不多这个数。

我们每天会停电几小时,最近是中午停电、晚上7到9点停电。这边比较热,停电的时候我就去街上走走。斯里兰卡是岛国,街上吹吹海风还是挺凉快。我附近有好几个连锁超市,生活物资都能买到。现在去加油站加油要排很久,这里对外国人有优待,我们可以插队,当地人一般要排队两三天。他们先把车停这儿,等排到了再过来。

【3】黑市油价卖到五六十人民币/升,很抢手

小满 唐朝食府餐厅负责人

我们的中餐厅因为疫情已经关了一年多,6月6日重新营业。7月9日,科伦坡陷入混乱,上百万的人涌入科伦坡,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就把餐厅关了,第二天继续营业。

斯里兰卡缺少汽油、柴油,煤气都没有,老百姓都不怎么出门消费,很多华人选择回国,餐厅生意受到影响,营业额少了50%,游客也没有了,目前客源主要是中资企业和一些商人。当地人因为中餐厅消费高,过来消费的主要是上层人士。

随着物价上涨,菜的价格也涨了,原来800卢比的菜,现在已经调价到2000。民众的工资涨得不多,涨幅在20-30%。因为汽油短缺,黑市上的油价已经卖到五六十人民币/升,人们的出行成本变得很高,很多人都买自行车了,因为加油不方便。我们去黑市每次买5-10升汽油,汽油很抢手。

餐厅做菜用的是液化气,前段时间买液化气排队至少要排几公里。我们只能去托人,或去黑市买气,价格比市面上高了不少。我们很少做外卖,一个菜100人民币,10公里的车费也要这么多,挺划不来。

我来斯里兰卡8年,2019年中餐厅的生意是最好的,旅游业鼎盛。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夏天也就31度,吹着海风挺凉快。这8年经历得多了,对于政权动荡有点麻木了,目前打算留下来,等行情的好转。

我周围的当地朋友,对于国家破产感到愤怒,他们想让总统下台。收入低一点的民众,连饭都吃不上,有时候一天吃一顿。斯里兰卡主要靠旅游业,现在游客没了,收入也没了。

破产后的斯里兰卡:每天停电几小时,食品涨价,黑市高价汽油很抢手

【4】加不到油,街上几乎没有车辆

张先生 工厂老板

2005年,我们来科伦坡修高速公路。觉得这里天气好、物价低、离中国不远,也看到了一些赚钱机会,就决定留下来,到现在已经有17年了。后来,我又开了中国餐馆、中国超市还有工厂。

工厂从19年投产到现在已经3年多了,但正常运作时间也就几个月。2019年4月,科伦坡发生了恐怖袭击,死亡好几百人。刚刚恢复过来,疫情又来了,现在又遇上国家破产,相当于这个国家已经被折腾得停止了快4年了。

虽然是第一次经历国家破产,但我并不是很担心。因为我2005年来的时候,斯里兰卡就在内战,直到2009年才解放。我也了解民众的诉求,他们只是恨政府,不是恨社会,所以不会出现抢超市、抢银行。我住的公寓有发电机可以发电,液化气也有保障,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国家动乱,最终受苦的都是底层的普通老百姓。

中国人受到的影响,主要是汽油匮乏,需要流通运输的物资也会涨价。工厂停产以来,我工厂工人的工资都是全额付发,因为技术水平差异,中国工人的月薪在1.5万,当地工人月薪1千,要低很多。

无论白天黑夜,现在科伦坡街道上几乎没有车辆,因为很难加油。从正常渠道购买的话,排一天队可能就买到几升汽油。黑市上一升汽油卖到40到50块人民币,但数量也不多。

今年春节之后,大街上就出现了排队购买汽油的现象,当时其实就是预兆了。但我总希望能好起来,哪知道越来越糟糕。

没有汽油,科伦坡95%的工厂都已经停工了,我们工厂也计划这两天放假。放假后中国工人们要回国内,我最近一直在联系机票、组织他们回去。然后就是整理、收拾、封存工厂的一些器具,等到开工再用。

我短时间内还不回去,除了工厂,我还有超市、餐厅,在马尔代夫也有项目。不像是来做小生意,想回去就回去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能与它“共存亡”。

组织工人回去后,我将继续维持超市、餐厅的生意,然后就近照看一下马尔代夫的项目。今年12月份,有时间的话就和家人一起回国过年。因为疫情,也有三年没回去了。

至于工厂什么时候复工,这要看能源危机什么时候解除,但这个过程肯定是漫长的。

【5】滞留机场,有混混搭讪

梁珊(化名) 留学生 滞留在斯里兰卡

我今年21岁,在英国留学,下半年大三。

因为7月4日,土耳其航班熔断,我购买了从伦敦转机斯里兰卡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飞香港的航班。

当天,我在斯里兰卡拿到登机牌后,机场工作人员说我没有新加坡签证,撕了我的登机牌,我在斯里兰卡滞留了24小时。当时我不知道斯里兰卡的动荡,把经历发在社交平台后,有斯里兰卡的当地人提醒我注意安全。

我全程没有出机场。当时比较晚了,机场里有一些奇怪的混混来接近我,搭讪,但我能看出并非善意。我和机场人员讲了这些情况,他们没有理会。因此,我也不敢出去寻找酒店,觉得可能会有些不安全。并且,在机场内外,斯里兰卡的居民都没有戴口罩,我觉得会有一些感染风险。

这是一家规模很小的机场,转机的人也不多。后来,我需要看斯里兰卡去往其他国家的机票。意外发现,斯里兰卡被很多国家列入“红色名单”,几乎没什么航班。斯里兰卡有一班飞昆明的机票,需要等两个礼拜,我太想离开那个地方了,当时的情绪临近崩溃,于是买了最快一班离开斯里兰卡的机票,返回了伦敦。

后来,听朋友讲,我才知道斯里兰卡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动荡。

九派新闻记者 李沐曦 万璇 实习记者 刘文琴

【爆料】请联系记者微信:linghaojizh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