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操作:瑞典和英国,是不是投降派?

这场危及全球的疫情爆发后,西方人给我们的印象,几乎是全体在病毒前裸奔,那简直就是老子有得病的自由一样。

所以当西方纷纷开始认真抄我们的作业时,我们一面同情,一面也未免有点美感。

看看,全体打脸了吧?

但是有一点我们可能忽略了,媒体往往只发“极端”,不发常识,他们常常把我们带苞米地里。

神操作:瑞典和英国,是不是投降派?

我们要知道,瑞典工业虽然不弱,但口罩和各种防护用品的生产却很欠缺,而现在,欧洲各国也早已下达了出口禁令。

德国甚至曾两次拦截瑞士的国外订单。瑞典和瑞士的医疗资源无疑已面临枯竭。

可是最重要的还是这一点:

德国专家早就说过,以德国的人力来看,他们对传染链的密切追踪,只有在感染人数很少的时候才能够做到。

一旦超过数百,那就意味着对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将以几何量级增长,而这种巨大的人力、物力、精力投入,德国是根本做不到的。

几百并非小数,这还是在没有毒王的情况下,瑞典现在所面临的其实正是这种状况。所以瑞典官方发言人才会说,以前大范围的检测太耗费资源,我们没这个能力了。我们现在只能将有限的资源用到重症病人身上。

神操作:瑞典和英国,是不是投降派?

最近因为全球多国已进入紧急状态,而英国却依然自称刚刚由遏制阶段进入延缓阶段,基本没采取更大的动作,所以我们中有不少人也认为,英国的这波神操作,代表它成了第二个认怂、投降的国家。但实际上,英国更像是在按既定步骤摩擦。

别人再急,我们也要迈着四方步走,英国人果然很“绅士”。

那么英国的步骤是什么呢?

英国从一开始就认定了病毒不可能战胜,所以他们制定的步骤就是叼着雪茄,捧着咖啡的四步:一遏制,二延缓,三研究,四缓和。

所谓遏制,这其实跟我们的思路差不多,只是力度却差得很大。他们认为,遏制过重,一定会引发大面积恐慌,增加感染,造成资源挤兑,所以这就要悄悄地干活。

以德国为例,他们那个可随便溜达到意大利的拜仁州,当初有十几例确诊一出现,当地卫生部门就立刻采取了紧急措施。

严肃隔离,积极治疗,迅速扑灭,效果还算显著。

但是当二月份,来自意大利的病例逐渐增多时,他们却反而不急了。

他们的观点是,病毒到这时已经无法遏制,那就需要进入第二阶段,实行延缓政策。

所谓延缓,这说的又是,病毒既然到了大爆发期,无法阻挡,那我们就要准备打持久战了。

其表现形式,即是,轻症病人自己在家隔离、处理,不要来麻烦政府,我们鼓励你疏远社交,但不会采取特别大的强制措施。

而其核心思路,却是要让群众产生“群体性免疫”。

也就是,“我们需要这些人充分接触感染它,最后获得群体免疫,以便彻底阻止该病毒未来更长时间的传播。”

这如果用英国首相鲍里斯在发布会上的说法,就是:新冠疫情是“一代人中最严重的公共健康危机”,“我必须对英国公众说实话,更多的家庭将在这场危机中失去亲人。”

神操作:瑞典和英国,是不是投降派?

他们没能力打大战嘛,这就像他们说不用戴口罩一样,其实背后大部分原因,是口罩严重不足,只能先紧着患者与医护人员用。

但这又有另一个方面,病毒的确是杀不死的,疫苗和特效药的确没有,而病毒和人体又确实有这个特性,所以你也不能说他没有道理。

可是这是要感染多少人才能产生所谓的群体免疫呢?

鲍里斯早在英国确诊病例刚超过五十的时候就说了,疫情到了高峰期,英国可能有多达五分之一的劳动力因病停工——你看他们有多“重视”。

而英国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则明确表示,最坏的情况下,英国可能有80%的人感染,但实际数字会低一些。

他们实际上从本月12日起,也不再对疑似病例进行检测了,这个抗疫方案他们是承认的。最保守的估计大概是60%左右。

那么英国一共有多少人?大约6650万左右。

那么理论上,这意味着英国将要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

首先大约要4000万人感染,然后按照目前较低的死亡率4%计算的话,那英国要达到这一自然免疫效果,可能就要牺牲大约160万人。

(据说可接受的是五十万人)

乖乖,够疯狂吧?要真是这个数据的话那可真是吓人,估计鲍爷他们也不用干了。

神操作:瑞典和英国,是不是投降派?

(法国人的说法)

研究和缓和,这基本是疫苗加免疫加病毒放过人类的意思,就不必多说了,实际上它怎么也不会老赖着不走,这地球人都知道的。

如果某某还在,说不定会说西方偷了他的“以时间换空间”。

这里最有趣的却是,西方人的这种思路的确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个特殊比较。

我们是天混沌,就用斧子劈开;天破了,就炼石来补;太阳多了,就射掉几个;淹死了,就衔木填海;得病了,就自己尝药;出门遇到大山,就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搬走;发大水,就三过家门而不入,去治……而老外们,则动不动就爬上方舟开溜。

我们总之是要战胜,他们总之是要“无为”,真不知道老子是不是西方派来的,《流浪地球》是不是写他们的。

只不过,这事似乎也不能全持以批评态度。

相比之下,意大利是跟进我们最紧的,但是意大利怎样了呢?它的疫情爆发也最厉害,现在都弄到医疗系统崩溃。

为什么它行动最早最快,却偏偏情况最为严重?

因此我要斗胆说一句,抄作业其实也得看自己的体量、体质,学霸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国情不同,或许采取的手段也该有所不同。

毕竟韩国办法也是办法,他们也取得了不俗的战绩。不管不顾随便娱乐聚会固然不好,等待自然免疫更是犯罪,但一窝蜂地都往医院里挤,也不见得就是好事。总而言之,大家未必非全抄中国,却也不能放羊了事。

为免误解,重要的话还要重申,这当然不是说中国的办法不好,而是中国有令行禁止的能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条件,其他国家并不易效仿。他们光那种挺着头非要自由,甚至你不要干什么他偏要干什么的国民性格就伤不起。

而且英国一共才有重症监护ICU病床4000余张,这还大约五分之四已被占用。他们就是没这思路,最终恐怕也只能有所选择走。提前明确,如果还能积极一点不那么放羊的话,倒可能还是好事。

英国或者说整个西方,尽管振振有词,并非全不作为,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但目前看来,英剧《是,大臣》里的这种嫌疑,也还是洗脱不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