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抗疫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教授,被中国网友亲切的称为新加坡女版“锺南山”。因为她和锺南山院士有着类似的经历,都是中新两国抗击“新冠”的领军人物,都是2003年抗击“SARS”的尖兵排头!

新加坡去年底开始为医护人员接种冠病疫苗,作为首批接种人士的梁玉心说,她在接种疫苗后的几个小时内,虽然感到肌肉酸痛,但这个症状在一天内就消失,也没有出现其他的症状。

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图:来源自网络)

梁玉心说,市面上所推出的疫苗都属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这类疫苗所产生的副作用非常小,仅会出现短暂感到不适的情况,如局部疼痛、发烧、肌肉酸痛等。

她说:“根据疫苗的数据来看是可以降低发病率,可以保护个人。当我们保护个人的时候,越多人接种疫苗,群体的保护能力就会越高。”

所以,疫苗接种,越早越好!

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图:来源自网络)

近日,梁玉心教授表示,变异病毒和疫苗仍存在不确定性,下来一年仍将极具挑战。

她庆幸国家传染病中心及时投入运作,新加坡也不断提升人力资源,才在遇到疫情时,能有足够的专家来对抗疫情。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在2018年底投入运作,2019年9月7日正式开幕,四个多月后就遇上冠病病毒这个强敌。

梁玉心认为,新加坡还可以在一些方面做得更好,例如加强大数据,以及实验室诊断方面的研究,以及给予世界专科小组提供更多支持。

面对病毒毒株变异和疫苗所存在的不确定性,梁玉心也坦言,接下来的一年仍极具挑战性,还得要看我们如何运用疫苗来做好全民的保护以及如何维持我们的安全措施,病毒在基因变化方面也还有待研究和观察。

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图:来源自网络)

尽管目前新加坡的疫情已受控制,但梁玉心认为,还需要继续维持这方面良好习惯,才能够维持安全的状态。

她说:“很多国家现在出现第二波、第三波(的疫情),新加坡能不能够幸免很难说,这要靠我们的努力,安全措施必须做的很足够。 ”

梁玉心曾在2003年带领新加坡对抗SARS,如今又见证了冠状病毒在迅速传播开来的情况。她透露,研究人员起初以为冠状病毒的性质会同SARS病毒相似,但不料研究结果却完全相反,令她惊讶不已。

梁玉心说:“我们研究到病人在患病初期已经有大量的病毒从他们的呼吸道里面排出,代表他们已经有很强的感染力,这个性质跟SARS完全相反。”

有鉴于此,她指出,新加坡在探讨为冠状病毒制定防范措施时,无法引用2003年对抗SARS的那一套“样板”,因为两者的性质大不同。

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图:来源自网络)

梁玉心此前很坦诚的说,一开始有点低估了冠状病毒。若时间能扭转,她会更早呼吁公众保护自己,也更紧密追踪接触者。

因为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对于无症状传染仍没有明确立场,只表明多数传播应该是通过出现症状的病患传开的。然而,多国的研究显示无症状病患也传染病毒。

为了与病毒赛跑,梁玉心天天工作,上午七八点钟就到传染病中心工作,晚上回家匆匆与家人吃晚餐后,再继续与世界另一端的西方专家视讯讨论,有时可讨论至午夜12时。

她说:“病毒本身不需要休息,所以我们人也变得不能休息。”

与沙斯期间相比,现今科技已更发达,全球专家的联络网也更紧密,因此能相对容易地联系世界不同角落的专家,与他们交换科学上取得的见解。这让他们能更快取得进展,但同时变得更忙碌。

“我们已经不用从一个地点跑到另一个地点,通过视讯就能很快连接上,每天行程都排得很满。这代表工作效率提高,同时也相当疲倦……我一般疲倦到身体一碰到床就睡着了。”

虽然不会因为要操心的事太多而难以入眠,但梁玉心无疑在抗疫上扛起了千斤重担。

她所带领的国家传染病中心,是新加坡经历沙斯疫情后,为确保能更好地应付下一个疫情而特设的。中心去年9月开幕,他们原本筹备在新环境和新系统下进行演习,不料演习还没展开,病毒已率先“报到”。

正所谓——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新加坡抗疫“回疫路”二:犯错要敢于承认,更要及时解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