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当大家都忽略她姐夫时,她收留了他。

但为了报答她的好意,他划破了她的脸,在她的左脸颊上留下了一个9厘米长的永久伤疤。

“我总是在他身后。我是他的指路明灯。”

“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我给了他很多支持,是他的好朋友。”

去年3月25日下午8点45分左右,泰勒·杰罗姆·南达(Tyler Jerome Nanda)拿起一把25厘米长的刀,藏在了普里亚位于圣康的公寓里。

他从背后走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普丽娅,在她脸上割了一刀。

周三,42岁的南达(Nanda)因对嫂子造成严重伤害被判入狱3年10个月,并因威胁前妻(他的第二任妻子)和继子违反加急令被控两项罪名,被处以6鞭刑。

一年多过去了,从普里亚的嘴唇到耳朵,她的左脸颊上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伤疤。(见右面报告)

周四晚上,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的这位活泼开朗的女士在她的公寓告诉《纽约时报》:“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惊呆了。血涌了出来。起初我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我不知道有多糟。”

普丽娅今年快30岁了,有一个5岁的儿子。她补充说:“我丈夫只是拥抱了我,反复告诉我不要看镜子。”

心烦意乱

法庭文件称,南达对普丽娅感到不满,因为她在袭击发生前几个小时就参加了一场与他第一任妻子有关的法庭听证会。

普丽娅表示,她是去支持一位也参与听证会的朋友的。

“事实上,泰勒与听证会没有任何关系,除了他的第一任妻子参与其中,”她说。

他一再警告她不要去参加听证会。

那天晚些时候,他打电话问她是否参加了听证会。她说,他们进行了一次文明的交谈,南达似乎没有生气。

“直到他砍了我,我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她补充说。

普里玛和她结婚7年的丈夫在南达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后,于2012年底接受了他们住在一起。

“他一直有酗酒的问题。但在他接受心理咨询后,情况得到了控制,他似乎不像以前那么爱喝酒了。”

她补充说,在与第二任妻子分居后,他变得“抑郁”,又开始酗酒。

“但我一直是他的知己。我甚至会委婉地建议他不要和朋友喝酒。他和我谈了他和妻子之间的问题。”

但是他们的关系随着他对她的突然袭击而结束。

普丽娅说,南达后来多次向她道歉。

她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他:“为什么?”

她说:“我仍然不相信这与我参加庭审有任何关系。他甚至没有参与其中。”

但直到今天,他砍她的确切动机仍然是她心中的一个大问号。

“每次我问他,他只是哭,拒绝回答,”她说。

南达已经写了两封信询问她的近况。但她没有回复他们,因为她“很忙”。

虽然她已经原谅了他,但她不希望他们的关系回到他出狱时的样子。

普丽娅说:“如果我碰巧在马路对面看到他,我可能会对他微笑,但仅此而已。”

“我知道他说过很多次对不起,但这个词太普通了,已经失去了意义。”

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给了他很多支持,是他的好朋友。

-普丽娅女士(化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