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加多主题摄影《创世纪》国家博物馆开展

默认标题_自定义px_2021-02-23-0.png

被誉为“当代最优秀的社会纪实摄影师”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Sebastiao Salgado),从2004年至2011年前后历时8年,总共30多次徒步旅程和实地勘察才完成的摄影计划“创世纪”(Genesis),来到国家博物馆,245张黑白照片,带我们造访地球上尚未被现代文明所侵扰的自然、生态与人文景观,重新观察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1970年的某一天,26岁的萨尔加多第一次拾起相机,他透过镜头向外望去,感觉到:这个世界在镜头的框限下,瞬间有了意义。原来他不需要什么都尽收眼底,原来他只需要找到一个视点来聚焦。

 

“最初的拍摄纯属偶然,我太太是建筑师,年轻时我们住巴黎,她习惯带着相机到处看建筑拍建筑。我第一次透过镜头看她看的东西,就在那一刻,我知道摄影将和我产生关联。后来我成了经济学家,但摄影的乐趣远超过经济学带给我的乐趣。于是,我放弃了经济研究的工作,以摄影为生,直到现在。”萨尔加多说。

 

 

生于农村亲近自然

 

萨尔加多1944年出生在巴西农村,在一个隔绝都会文明和现代意识的环境中长大,家里甚至没有电视机等电器,村里也没有高中,他童年到少年的生活就是浸淫在大自然中;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成长氛围,他对人类的社会化演进以及与之同步发生的农村“都市化”进程,以及经济和生产对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影响,别有洞察和感触,他不认为自己在自然与社会中挣扎,但的确觉得成长经历让他在自然摄影和纪实摄影中,获得一种人文视角。

 

1967年萨尔加多与新婚妻子来到圣保罗,他进入圣保罗大学得到经济学硕士学位,1969年他们搬到巴黎,萨尔加多开始攻读经济学博士。担任某国际咖啡组织经济主任的他常去非洲出差,开始拍照,用他的话说:“非洲是个不拍照不行的地方”。自1973年转投摄影,40多年来,他游历100多个国家拍摄,作品散见全球各地的杂志与书刊。他偏好黑白摄影,只在摄影生涯早期留下稀少的彩色作品。

 

长达八年的拍摄计划

 

他作品无数,其中三项最引人注目的长期摄影计画,分别是记录大工业背景下工人阶级状况的“工人”(Workers)系列,展现世界各地人类迁徙活动的“迁移”(Migrations),和最近期的“创世纪”,也是本次他首个亚洲摄影展所呈现的作品——经由“创世纪”,他的摄影主题从对人类的关注转移到对地球的关注。

 

“创世纪”拍摄计划时间长达八年,拍摄地点遍及非洲大陆、亚马逊流域和东南亚,镜头对准山脉、沙漠、江湖和海洋,以及长久以来未曾受到现代文明“侵扰”的动物与民族。萨尔加多通过照片告诉我们,地球上仍有46%的区域,因各种原因固守初衷,维持着天地初开时的样貌和纯真,那里的人类依然蹈袭传统习俗和民族文化。“创世纪”要展现这个千疮百孔地球上残存的几许孤绝美丽,探讨这份美是否能延续至未来。

 

 

经历极端气候冒险犯难

在一篇名为《变得丰饶,然后去补足地球》的文章中,萨尔加多说之所以把这个摄影计划命名为“创世纪”,是因他想回归地球开端,越靠近越好——回归让生命诞生的空气、水分、火光;回归抵抗豢养驯化的自由野性,回归高度文明未触及的偏远部落;以及回归现存的原始群居和协作方式。而这个旅程代表了“星球人类学”(planetary anthropology)。他希望找回“人性在自然中重新发现自身”的可能性,宣扬“发展不应等同破坏”的声音,并感召更多人投入环境保育。

 

 

32趟“创世纪”旅途中,他和拍摄团队历经极端天候,有时更得冒险犯难,最后才得以完成一系列震慑人心的作品。他的照片注重光影对比、色调变化、视觉锐利度,也非常注重构图,即使是生态摄影,也没有歪斜随意的线条和不平稳不工整的图形。自然的鬼斧神工和摄影的匠心之手在他的照片中相融,因此呈现出极具震撼力的视觉效果。

 

“我的摄影主题都并不轻松,但也不能说是‘痛苦’。摄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正如所有人一样,我的生活中也有艰难的时刻——我的儿子患有唐氏综合征。摄影使我目睹了人的种种灰暗面,但也有让人高兴的事情。”萨尔加多说。

 

“创世纪”摄影展

时间:即日起至7月27日,上午10时至晚上7时

地点:国家博物馆第二展馆

门票:公民及永久居民免费

官网:www.nationalmuseum.sg

 

(信息来源于早报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