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抗疫来信|新加坡抗疫:“六条腿”走路

海外抗疫来信|新加坡抗疫:“六条腿”走路

有心/文4月7日,新加坡进入封城状态。三天后,4日10日单日新增病例287例,发生了以劳工为主的多个社区集体感染。开埠200年来,新加坡历经许多劫难,但面对这波更大的疫情,新加坡真的是所谓的“佛系”抗疫吗?

对比2003年的非典,当时新加坡的疫情一开始就发展迅猛,在3月份就被列入了“黑名单”。到了5月,因防疫措施得当,再加上天气炎热,疫情好转。有了前车之鉴,新加坡这次疫情防范得早,措施得力,政府始终严阵以待,第一波疫情得到很好控制,这点我认为确实应肯定,为新加坡政府点赞。

这里我谈下对新加坡抗疫的几点思考。

第一是信息透明。

新加坡政府是诚恳的,根据疫情的进展真实报道,不过度渲染,推波助澜,引起民众恐慌。每天实事求是地公布新增了多少病例以及对病例的追踪情况,哪些是不明感染也交代清楚。这种不夸张,不隐瞒的背后,是公共医疗,国家动员的强大支撑。

和曾经殖民新加坡的英国相比,新加坡做得更好。我认为英国政府采取了错误的政策,所谓“群体免疫”,使英国很快陷入险境。

第二是医疗系统。

到目前为止,新加坡已确诊2500多例,仅6人死亡。在疫情初期的两个月里,无一人死亡。新加坡的重症救治名列世界前茅,甚至吸引印尼、马来西亚等周边缺乏检测和治疗手段的国家的人来新加坡求治,有富豪专程坐私人飞机入关,在机场当场检测确诊,被收治住院。这被人诟病争夺了新加坡医疗资源,因此新加坡出台新规,持短期签证者需自付高昂的治疗费用,后来又规定持短期签证暂不能入境。

新加坡的医疗体系确实优质高效,能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但是新加坡公共医疗卫生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并不高,别说与欧美比,甚至低于中国。

新加坡学习欧美医疗卫生体系,实行“分级诊疗”制度。新加坡基础医疗门诊80%由私立的家庭诊所提供,只有20%由政府的综合诊所提供。我目前住的是国家提供的公共住宅,楼下就有一个诊所。有病先去家庭诊所GP或综合诊疗所。全国有1700家家庭诊所,医疗费低廉,挂号20一30新币。

疫情爆发后,卫生部启动了“公共卫生防范诊所计划(PHPC)”,居民有咳嗽、发烧、咽痛、流涕,先到参加PHPC的900家私人诊所看病,挂号费只要10新元。

这些诊所在疫情期间设置了一个相对隔离的区域,接诊发烧或有呼吸道症状的病人。如果是普通感冒发烧,诊断后开点药,回家休息,绝大部分就康复了。如果是疑似新冠或严重一点的疾病,则按规定转诊至指定医院或国家级医院。

这些诊所承担了疫情前哨的功能,避免民众恐慌性涌向大医院,挤兑医疗资源,甚至使医疗体系崩溃。2月份有些输入性病例也是这些诊所发现的。因为不光本国居民,外国人也可在这些诊所看病。

如果你不愿去小诊所,非要直接到大医院,那么因为你没有社区医生的转诊预约,只能挂急诊。国立大学医院综合诊所急诊挂号费要120新元。而且因为你其实不是急病,优先级会被降到很低,可能要等很长时间甚至被拒绝。

而预约转诊的患者,不但可以优先就诊,还只需支付32元,差价部分由政府补贴。

新加坡家庭诊所的医生非常负责,他们不但挺身而出,承担了第一道防线的风险,还根据自己最先掌握的第一手资料,提出各种建议和措施。我也收到国大诊所发来的邮件,告知一些防范要点。

他们还联名写公开信,提出在病人、医务人员优先的前提下,健康人也应戴口罩,因为存在无症状感染。海外的理念与中国有不同,不鼓励健康人戴口罩,一次我在美国戴口罩进超市,确实受到了歧视。当然现在大家已经接受了健康人也应戴口罩的观点。中国的实践证明,全民戴口罩对防疫是有效的,只要口罩够用。

隔离措施里,除医院直接隔离外,2月中旬新加坡还征用了国立大学的宿舍来隔离,主要用来隔离春季开学回校的同学。这种宿舍我以前住过,20多平米的房间,有单人床,空调,洗手间等,有就近的食堂送餐。国立大学食堂很多,食物丰富搭配齐全,同学们也在微信中晒了他们的日常起居,比较人性化。

对于非学生,主要是针对从亚洲如中国,韩国回来的人,新加坡征用军营度假村来隔离,这些度假村大多是四星、五星级酒店。从3月中旬开始,海外回来的人就直接进入这些酒店隔离,费用由政府买单,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正在隔离中。隔离人员不能离开酒店房间,一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送至房间门口。听说还闹出个小笑话,一个出来取餐的人,身后的弹簧门意外关闭,把他锁在外面。

三是

新加坡虽小,却有较健全的产业结构,五大支柱产业是金融、旅游、生物科技、房地产和工业。这五大块很平衡,其中生物科技发展很快。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尤其值得自豪。他们的科研人员很快研制出测试剂,最开始出结果要一天,后来只要6个小时,最后只要十几分钟。

第一批1.5万个测试剂,新加坡自己用了5000个,剩下的1万个由教育部长王以康带队,赠送给了当时最需要测试剂的中国。新加坡对中国的抗疫一直很支持。

新加坡可以做到全民检测,及时甄别,欧美国家则很难做到。

是精确追踪。

新加坡的管理很精细化,对社区人群密切追踪,把人员接触史追踪调查得很详细。

这里有一个戏剧性的案例。有武汉来的一家人在新加坡确诊,这家男士隐瞒了一段行踪,因他去了风月场所,(新加坡有合法的风月场所)。以至李显龙总理夫人何晶女士调侃道,男士要把按触史全部说清楚,包括这种小秘密。

是立法和执法。

新加坡立法迅速,执行严格,从最先针对隐瞒接融史者的立法,到严格的居家隔离令,不遵守法令后果很严重。

有一个新加坡藉印尼人,回印尼后再回新加坡,当时己规定出境后回来要隔离,他没有自行隔离,被取消了护照。还有若干外国人不遵守隔离令,被吊销工作签证。

第六是海外撤侨。

新加坡有20万海外侨民。新加坡是以人才为中心的国家,为了保证人的安全健康,政府号召新加坡驻外的工作人员,留学人员回国,这也是近期输入性病大增的原因。3月中旬大量人员从海外回新加坡,当时每天新增病例40至50例或70至80例,有1/3至一半是输入性感染。新西兰音乐学院的7名学生被包机接回;我认识的好几位在哈佛大学读博士研究生的同学,也乘新航返回。如果是包机由政府负担机票。政府动用大量资源来安置这些回国人员,只要回到新加坡所有费用包括检测和治疗就由政府负担。

这就是新加坡的“六条腿”抗疫。这些措施为新加坡长期防疫打下了基础。新加坡的“佛系”抗疫,实际是外松内紧,逐步动员的过程。新加坡以长远规划著称,现在全球被疫情席卷,新加坡形势依然严峻。面对现实,新加坡已经动用国家储备金,支持产业生存,做了抗疫两年的经济支持规划。

(作者旅居新加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