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被市场假象所迷惑,原油市场

再来说说最近我们都比较关心的原油市场

今年以来,油价跌个不停,整体来看,其实主要是两个利空因素导致的:

一是疫情导致的需求受损;

二是沙特发起的石油价格战导致供应大增。

基于以上因素,原油走势可以分两个阶段,3月9日油价跳空低开形成的缺口就是分界线

第一个阶段是从年初至3月6日,也就是沙特发动石油价格战之前。这段时间油价的下跌主要是需求因素主导;

第二个阶段是沙特发动石油价格战之后,这段时间,价格战导致的供应大增成了催动油价下跌的主因。

然而,现在一切又变了,而且是变得更糟。

随着欧洲、美国和印度的大多数国家都在关停大部分经济活动,全球成品油需求大幅下滑,石油供应将出现严重过剩。

需求将再次成为主导油价的因素。

由于美国没能抑制住疫情的蔓延,这令油市的前景更加不乐观。3月24日,过去一周美国的疫情转播和政策回应表明,在最糟糕的月份,美国的石油需求降幅可能达到700万桶/日。二季度全球石油过剩将达到1400万桶/日。

石油油没有保质期,过剩了可以存起来,但目前过剩的石油已经多到“很快就要没地方放了”。

如果美国每日石油需求减少700万桶的悲观预测在4月和5月得到证实,全球储油罐可能最快在第二季就会被填满,而不是在年底。那么三个月内,全球石油储备将达到完全饱和状态,也就是说到时候将没有库存能力再继续储备石油。

根据石油当前的供需比例推算,2020年上半年石油库存将增加18亿桶。然而预计的库存容量为16亿桶,生产商只能被迫减产,否则到6月份就没有油罐可以储存多余的石油了。

目前为止,许多人都寄希望于美国能够敦促沙特停止价格战,以稳定油市。然而,就算沙特停止价格战可能也没用了。

川普施压沙特和俄罗斯削减石油供应来抬高油价的窗口在上周就关闭了。

随着欧洲、美国和印度的大多数国家的大部经济活动的停止,需求崩溃已经不可避免。

这就意味着,即便沙特彻底停止价格战,也不足以拯救市场。

在价格战刚打响的时候,川普还俨然一副坐收渔利的姿态,当时川普还称赞了油价的下跌,表示这对美国人来说“就像减税”。

过了几周后,这场危机对川普来说仍是一个次要问题,他一直对廉价汽油表示满意,而且他的议程已被处理冠状疫情的事务所占满了。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低油价对美国来说就像一把“双刃剑”。

如今,成千上万的石油工作岗位岌岌可危,美国页岩油行业动荡不安,许多页岩油生产商不得不关闭油田。据达拉斯联储的数据,美国油田的开工量已跌至至少四年来的最低水平。此时川普自己采取的任何行动可能都太少,也太迟了。石油的低迷已从简单的供应过剩迅速演变为最坏的情况——总需求严重受损。

此外,在数百万人失业的情况下,美国的消费已经失去活力,油价再低也没用。当生活都变得困难时,就算油价比水还便宜,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买水,而不是买油。

而且,随着美国疫情的不断恶化,忙于应对疫情的川普,现在恐怕也没有过多的精力放在干预油市上面了,光是美国超过300万的失业人口(可能还在不断增加)就够他愁的了。

然而4月份不单单是黄金最关键的月份,也将是原油市场最危险的月份,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们又发现事情又开始有了变化,沙特周末又被偷袭了,

周六的袭击可能是自2019年7月以来,武装分子首次使用弹道导弹瞄准利雅得。去年遇袭的还有沙特阿美的石油设施,直接导致沙特产量减半。

此后,虽然胡塞武装曾多次向沙特发射无人机和导弹,但大多数袭击集中在与也门接壤的沙特城市,而非首都利雅得。

目前来看,日益增加的冲突可能会破坏脆弱的谈判。疫情不断传播之际,也门已被认为特别脆弱,除新冠肺炎之外,还备受霍乱和饥荒困扰。

周六袭击之前,沙特拒绝了欧佩克轮值主席国阿尔及利亚的提议,导致欧佩克无法推进旨在解决油价暴跌的紧急磋商。沙特一意孤行,让很多过惯好日子的海湾国家已经开始嗷嗷叫,而对于伊朗,这更是生死存亡的灾难。

我估计沙特这场价格战的主要目标除了俄罗斯原油、美国页岩油外,还有伊朗。

伊朗早已面临美国制裁的强大压力,并且经常要通过复杂的途径才能出售石油,售价折扣也已经最大化。

也就是说,低价早已是伊朗在制裁压力下卖油的唯一优势,现在大家都降价抢市场,伊朗将失去更多市场和收入。IMF估计伊朗2019年的经济将萎缩9.5%。

同时,作为中东疫情中心、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很多贸易伙伴先后与伊朗断航,大多数邻国还关闭了与伊朗的边境,断绝了物流通道。而现在正是伊朗最需要钱和抗疫物资的时候,美国制裁和沙特发起的油价战,成为伊朗抗疫工作的最大障碍。

无奈之下,伊朗已向IMF申请50亿美元紧急贷款,是1960年代以来第一次发出这种求救,并向其他国家求助。科威特、卡塔尔等国家已经向伊朗捐赠了包括试剂盒在内的大量医疗物资。

伊朗总统鲁哈尼还准备向伊朗财富基金寻求10亿美元资金用于应急。

我们都知道这个基金成立于2011年,主要来自石油收入,自2018年美国重新制裁伊朗以来,由于石油出口和收入锐减,它就没有再公布过官方收入数据

但对于伊朗,这些可用资金恐怕远远不够,因为进入4月,才是油价最危险的时候。

4月份,欧佩克+的减产协议到期,各国可自由生产,沙特日产量将升至1300万桶/日,俄罗斯也将开始增产,期内可提高产量20万至30万桶/日,长期内可提高50万桶/日。

对于伊朗,问题是,如果油价跌到每桶20美元,将造成不可接受的经济损失,伊朗很可能会选择使用非市场工具来影响沙特的行为,有可能会通过情报、武器、金钱甚至军事顾问为也门的胡塞武装提供越来越多的支持,这可能导致胡塞武装对沙特石油基础设施发起更多攻击。本周六沙特利雅得再次成为导弹袭击目标,可能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应该也是当前原油多头最希望发生的事情。

但这一切都是希望,目前这样的状况下去,原油还会遭受波折,我们之前所预判的原油18-16美元/桶,也许很快也能实现,因此操作原油上,一直想要抄底原油多单的朋友,还是要多加小心,还是保持短线为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