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就要彻底?——写在欧洲疫情之际

——写在欧洲疫情之际

高 远

春节前,本应该安排回趟法国的。想这大过年的,折腾来折腾去,一刻不得闲,不如过完年再说。人生世事难预料,年到疫情也到,直到清明未曾消。

“闭门何所乐,聊息此生劳。研朱点周易,饮酒读离骚……”在外事休关念、白日又黄昏的宅居的日子里,收到法国和欧洲的不少朋友的关心问候,念斯在斯,感动感慨。俺旅法二十年,从踏上欧洲土地的那一刻起,旁的不说,对病毒认识这一点,自其广播、电视、报纸、刊物、网络等几乎所有媒体报道里,可谓亲身体悟到啥是“两个世界”。这么说吧,只要有关病毒(流感、肝炎、肺结核、瘟疫…)的报道,哪怕出自欧洲本土原装,大的小的,有的没的,源头青一色来自中国(其次是非洲)。这在欧洲已经是一个见怪不怪的说辞。似乎傲慢与偏见价值观,是跟随着八国联军进北京的脚步带回了欧洲,历史不是一般长。

法国与欧洲,东方和西方,看待事物的观念历来存在差距与鸿沟,有时竟大相径庭。就一个简单的戴口罩问题,国内人觉得,疫情是头等大事,戴口罩保己防人,你好我好,天经地义,没毛病;欧洲人医学理念则认为,口罩只有病人才戴,没病戴什么口罩?没事找事儿?有大瑕疵!非典时期,俺回法国到戴高乐机场下飞机出关,警察就把所有戴口罩的国内乘客全部扣下,得了病还到法国来?大多数没戴口罩的人全都放行,警察认为他们是健康人群。这是几十年、上百年的传统文化理念不同所产生的对同一事情的不同处理方式,广大民众皆如此。

前段时间国内疫情紧张,俺暗自对比寻思,照国内病毒蔓延速度和管控结果假如果搁到欧洲,会是怎样的打开方式?如何的战疫场面?心里禁不住捏一把汗!现如今时空转换,之前某种程度上高高在上、自备民族优越感的认为病毒只会“眷顾”医疗条件落后、穷困落后诸如中国(欧洲不少人持此理念)才会产生与蔓延、与自己生活豪不何干的某些欧洲人,正因根本不当回事儿,一如既往的看球、运动、集会、party……happy就要登顶,浪漫就要彻底。而病毒却不会因为心远地自偏便偃旗息鼓,同时在欧洲一路狂奔,直至现今场面失控,欧洲人才懂得浪费了金子般的宝贵时间。

现今欧洲疫情一浪高过一浪,政客们却幺蛾子一个接一个:全民感染、自然免疫;比流感重一点点,大惊小怪。在残酷事实面前,诸如百分之七十五的感染者没来得及检测就死在家中、医院必须作出六十五岁以上人群放弃救治的决断等等现实面前,欧洲一贯追崇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权与人道主义关怀的价值观几近崩溃。倒也好,按英国顾问所说,放那些老人们走了,省下救济金、养老费,对日后重振经济有好处。这在中国谁要敢大声说出来,其他不晓得,子女们就得跟你玩命!这个教训深刻而具有颠覆性。

在全球危机,全球抗疫的道路上,没有哪儿个民族或国家可作壁上观,病毒面前,种族视同一律。这个教训,留给事后吊兴亡,而今不拘中西,相隔几万里,让人别有凄凉。

2020.03.28 高远 随笔

Paris-Pekin Studi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浪漫就要彻底?

——写在欧洲疫情之际

高 远

春节前,本应该安排回趟法国的。想这大过年的,折腾来折腾去,一刻不得闲,不如过完年再说。人生世事难预料,年到疫情也到,直到清明未曾消。

“闭门何所乐,聊息此生劳。研朱点周易,饮酒读离骚……”在外事休关念、白日又黄昏的宅居的日子里,收到法国和欧洲的不少朋友的关心问候,念斯在斯,感动感慨。俺旅法二十年,从踏上欧洲土地的那一刻起,旁的不说,对病毒认识这一点,自其广播、电视、报纸、刊物、网络等几乎所有媒体报道里,可谓亲身体悟到啥是“两个世界”。这么说吧,只要有关病毒(流感、肝炎、肺结核、瘟疫…)的报道,哪怕出自欧洲本土原装,大的小的,有的没的,源头青一色来自中国(其次是非洲)。这在欧洲已经是一个见怪不怪的说辞。似乎傲慢与偏见价值观,是跟随着八国联军进北京的脚步带回了欧洲,历史不是一般长。

法国与欧洲,东方和西方,看待事物的观念历来存在差距与鸿沟,有时竟大相径庭。就一个简单的戴口罩问题,国内人觉得,疫情是头等大事,戴口罩保己防人,你好我好,天经地义,没毛病;欧洲人医学理念则认为,口罩只有病人才戴,没病戴什么口罩?没事找事儿?有大瑕疵!非典时期,俺回法国到戴高乐机场下飞机出关,警察就把所有戴口罩的国内乘客全部扣下,得了病还到法国来?大多数没戴口罩的人全都放行,警察认为他们是健康人群。这是几十年、上百年的传统文化理念不同所产生的对同一事情的不同处理方式,广大民众皆如此。

前段时间国内疫情紧张,俺暗自对比寻思,照国内病毒蔓延速度和管控结果假如果搁到欧洲,会是怎样的打开方式?如何的战疫场面?心里禁不住捏一把汗!现如今时空转换,之前某种程度上高高在上、自备民族优越感的认为病毒只会“眷顾”医疗条件落后、穷困落后诸如中国(欧洲不少人持此理念)才会产生与蔓延、与自己生活豪不何干的某些欧洲人,正因根本不当回事儿,一如既往的看球、运动、集会、party……happy就要登顶,浪漫就要彻底。而病毒却不会因为心远地自偏便偃旗息鼓,同时在欧洲一路狂奔,直至现今场面失控,欧洲人才懂得浪费了金子般的宝贵时间。

现今欧洲疫情一浪高过一浪,政客们却幺蛾子一个接一个:全民感染、自然免疫;比流感重一点点,大惊小怪。在残酷事实面前,诸如百分之七十五的感染者没来得及检测就死在家中、医院必须作出六十五岁以上人群放弃救治的决断等等现实面前,欧洲一贯追崇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权与人道主义关怀的价值观几近崩溃。倒也好,按英国顾问所说,放那些老人们走了,省下救济金、养老费,对日后重振经济有好处。这在中国谁要敢大声说出来,其他不晓得,子女们就得跟你玩命!这个教训深刻而具有颠覆性。

在全球危机,全球抗疫的道路上,没有哪儿个民族或国家可作壁上观,病毒面前,种族视同一律。这个教训,留给事后吊兴亡,而今不拘中西,相隔几万里,让人别有凄凉。

2020.03.28 高远 随笔

Paris-Pekin Studi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