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疫情愈加严重,小留学生回国难能否解决

一封家长群体请求“对英国小留学生领事保护、恳请政府包机让孩子回国”的信件,让1.5万在英国留学的中小学生群体浮出水面。这些孩子和家庭,既面临着英国学校停课、寄宿家庭难定、回国机票难买的困境,又遭遇了国内舆论的质疑甚至网络攻击。他们该何去何从?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文 | 本刊记者 邓郁

实习记者 刘睿睿 王佳薇

编辑 | 周建平 [email protected]

全文约5624,细读大约需要14分钟

英国疫情愈加严重,小留学生回国难能否解决

2019年3月23日,北京第24届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上,英国留学展台,学校工作人员在向学生和家长介绍课程

图 / VCG

感情联结不强的寄宿家庭

3月24日中午,小乔正在上海家中写一篇有关意大利某年雪崩的短论文。三天前,他刚从伦敦乘飞机回来。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也许他会在英国东南部的K学校里练习击剑,在古堡和教堂风格的宿舍里和同学讨论他着迷的《三体》,或者玩他喜欢的高达游戏。

英国受到中国低龄留学生的青睐。根据英国私立学校委员会报告,截至2019年 1月,1364所英国私校协会成员学校共招收了53.6万名外国学生,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有9585人,来自中国香港的有5000人。据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介绍,英国的中国(未含港澳台)留学生总人数排世界第二;寄宿制的未成年留学生数量排第一,大概有1.5万人。

在K校,约12%的学生是国际生,他们和本地学生一起混居在被称为“house”的学生宿舍。每个宿舍名称不同,互相之间也有竞争关系。

英国法律规定,学生家长如非居于英国,必须聘用英国本地人作为监护人,代其照顾学童。监护人一般每学期和学生碰一两次面,了解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向其父母反馈;寄宿家庭则由监护公司聘用。在圣诞节、复活节以及暑假这三个长假,以及很多期中假期,(除部分国际学校)多数学校都会关闭,学生必须住在寄宿家庭。

三年多里,小乔待过四个寄宿家庭。“他们都有自己的职业,房子也够大,这个就算是挣外快吧,四十多英镑一天。”

小乔不觉得寄宿有多大问题,“大部分寄宿家庭还是挺好的。”而在小乔的妈妈童非看来,这些由监护公司管理的寄宿家庭,只履行临时看管的责任,和客户之间感情联结不强。今年一二月份中国疫情严峻,有留学生从国内返回英国时,曾有寄宿家庭表示,不收从中国回来的孩子。“平时这个生意是OK的,但到现在可能就失效了,面临很多不确定性。因为合同里也会规定遇到不可抗力(比如疫情),他们可以免责。”

秦楠说,小杰的监护人虽然马上联系了新的寄宿家庭,但能住多久不知道,因为别的家庭也提前安排好日程。如果能找到可以长住的寄宿家庭,秦楠原本也想等段时间再让孩子回国。“说实话在途风险也挺大的。但是我们的监护人一直催促我早点让孩子回国,她说寄宿家庭的老人易感,万一老人有什么情况,孩子无人照顾。而且英国情况越来越糟,学校的复课时间遥遥无期。她觉得孩子年龄小,这种情况应该尽快回国和家人呆在一起。”

在英国做留学和监护业务的小亦介绍,现阶段寄宿家庭仍是一个比较稳妥的方法。“他们(寄宿家庭)当然会询问,比如说小孩所在学校有没有被确诊的、小孩有没有感冒,会比以前多一份谨慎。但我们还是会尽我们的责任,打算回国的安排司机送机,生活老师也会帮学生提前准备好防护服,都是‘全副武装’上飞机。”

英国疫情愈加严重,小留学生回国难能否解决

3月17日,伦敦,往日热闹的考文特花园顾客稀少

图 / 新华社

“学校食堂里摆着两瓶公用的洗手液。还有过道门改成了推拉门,避免过多接触门把手。”在圣心女校读书、已经回国的小朱表示没看到很多防疫措施,“我们老师说,别怕,你们年轻,免疫力很强,it’s not a big deal(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民间的互助,则像缝隙里的野草野花,释放出一些温馨的味道。王征说,小镇上有些邻居从没说过hello,连点头之交都谈不上,但五天之前,他在邮箱里收到一张纸条,写着“如果你因为新冠肺炎自我隔离,我可以帮你出去购物、发包裹邮件、准备紧急物资以及必要的联络”。纸条上注明了邻居Mary和家人的姓名、住址和电话,原来他们成为了志愿者组织的一员,会通过发放传单、线上联系来帮助那些处于孤立境地的感染者。

英国疫情愈加严重,小留学生回国难能否解决

3月6日,英国贝德福德,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右)访问一处医疗科研机构 图 / 英国首相府

“每个人的样子,最终构成祖国的样子”

3月17日,每日疫情记者会上,英国宣布了财政一揽子救助方案。第二天,英国政府终于下令全国停课。受政策影响,加上国内大多数直飞航班取消,此前打算回国的留学生家庭陷入买票无门的恐慌中。

从3月18日开始,几个从英国回中国大陆的航班中转地传来禁令:俄罗斯禁止外国公民入境,新加坡和中国台湾、香港陆续禁止非本地区居民转机;泰国要求所有来泰乘客须出示医学证明及健康保险单。买到票的家长,也对孩子一路独自回程的安全“七上八下”。在“申请在英未成年领事保护”的群里,凌晨三四点还有父母们向群内的“达人”咨询出票消息,看是否能找到可靠的大人陪伴孩子乘机,交流在英国叫车、送机,到达国内后通关、检疫、隔离的流程。

从事航空业的姚石告诉《南方人物周刊》,形势不明、家长担心,很多人选择回来,“推己及人,应当理解,并助力成全。”

他以3月18日CA1649北京—长春航班为例,旅客人数共126人,其中,从加拿大、美国、西班牙、英国、法国、柬埔寨等地回来,从北京入境、中转回长春的旅客就有74人,占58.7%。“不同来处和去向的乘客混坐交通工具,极易增大感染的风险,突破防疫的漏洞。”

姚石由此建议,应恢复部分城市原有的国际直飞航班,或者允许组织点对点包机(如伦敦—上海、巴黎—成都),费用自理,为有强烈回国意愿的留学生、在外工作的华人提供顺畅通道。“这和当初武汉‘应收尽收’一个道理,堵不如疏,短期工作压力会增大,但实际采取主动措施效果会更好,而且也能缓解北京上海的入境压力。”

英国疫情愈加严重,小留学生回国难能否解决英国疫情愈加严重,小留学生回国难能否解决

往期精选

●终极一战:与死神抢人

●寻子十五年 “梅姨”拐卖案中的父亲申军良

●疫情时期百步亭:突然进入始料未及的生活

●温州 一座重疫之城的自救与挑战

●“重组”金银潭:疫情暴风眼的秘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