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大连

这就是大连

大连地标城堡酒店,俯瞰星海湾 / 视觉中国

01

万山罗列蔼熹微

海水浮天白月飞

大连地处辽东半岛最南端,北倚广袤的东北平原,南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东濒黄海,西临渤海,与朝鲜、韩国、日本相邻,是东北地区的海上门户。

这就是大连

步云山 / 视觉中国

这就是大连

莲花山 / 视觉中国

山谷中发育出密布的水系,汇聚成大大小小200多条河流,分别注入黄海、渤海。

这就是大连

星海湾 / 视觉中国

夏季海里聚集的鞭毛藻类泛出蓝色荧光,晶莹剔透,犹如璀璨星河点亮海面。

这就是大连

涨潮时海浪袭来,会发出虎啸般的回声 / 视觉中国

排石石壁,层层叠叠。

这就是大连

金石滩地质公园内的恐龙探海,传说海中藏有一个淡水泉眼,与天上银河相连,饮其水可延年益寿

以及拱桥坍塌后残留的海蚀柱,峭然挺拔,形态各异,静静享受晚霞夕照,天阔星明。

这就是大连

西湖咀将军石,袁崇焕杀毛文龙的地方就在西湖咀附近,因此有人把将军石比作二人 / 视觉中国

海洋中,538个岛屿星罗棋布。

这就是大连

渔人码头 / 视觉中国

这就是大连

刺参 / 视觉中国

这就是大连

也引来偷食海鸟 / 视觉中国

02

矗立金山海气横

唐家曾此驻雄兵

大连扼渤海之咽喉,其驻军辐射范围:北到黑龙江,南到山东;向西可进逼京师,向东可出击黄海。素有京津门户之称,在历史上一直是交通要塞。

这就是大连

小珠山遗址中出土的骨鱼钩 / 社科院考古研究所

大连最早进入中原视野是在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灭莱国(今胶东地区)后,莱国人渡海逃亡,大规模移居大连地区。移民潮带来青铜器具和农耕文明。

随着燕国崛起扩张,燕昭王设置辽东郡,大连被划归此辖区,大连第一次并入中华文明的版图。

这就是大连

水军从东莱(今山东莱州)渡海袭击卑沙城,卑沙城遗址在今金州区大黑山

明初,朱元璋派军从山东登船,横渡海峡,攻克辽东。一路上无风无浪,大军安全抵达,故将此地命名“旅顺口”(今大连旅顺口区),取旅途平顺之意。后在辽东设辽东使司,归属山东布政司管辖。

这就是大连

北洋水师旅顺口老蛎嘴炮台

1886年,李鸿章视察正对大连湾口的和尚岛,认为此地是扼守海湾最险要之地,当加大海防。

1893年,和尚岛等六座炮台全部竣工,李鸿章振奋之余,挥毫题写“永固海疆”。

但他的心愿并未得偿,仅过了1年,甲午战争爆发,日军重创北洋水师,旅顺沦陷。

这就是大连

达里尼时期城区规划图

大连商港初具规模。市内有了铁路和供电设施,市政厅、学校、邮局纷纷而起。

5年间人口达到8.5万,昔日渔村不见踪影,代之而起的是一座繁华初现的新兴港口城市。

这就是大连

像巴黎一样,大连随处可见广场。1899年修建的尼古拉耶夫广场,即今天的中山广场 / 视觉中国

1905年,日俄签订《朴茨茅斯和约》,40年的日据时期开启。

为洗去沙俄印记,日本把达里尼音译为大连,并将其作为关东厅首府。

这就是大连

以大连为枢纽,东北的大豆、煤炭、铁矿石源源不断运往日本,同时大量进口日本的棉纺织品等加工制造货物

这座全新的自由港成长迅猛,两三年内出口超越天津和汉口,1917年赶超广州,成为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出口港。

此时东北这片广袤处女地正高速城市化与工业化,活跃的港口贸易刺激金融、加工、制造业的发展。

1920年代末,美国学者欧文·拉铁摩尔来到满洲时,发现这里“相对于中国其他地区已堪称特大城市”。

这就是大连

大连民政署

这就是大连

斯大林、毛泽东出席签字仪式

但朝鲜战争爆发使计划生变。1953年斯大林去世,赫鲁晓夫急需中国帮其稳固势力,他不仅提供大量援华项目,并且主动提出归还旅大。

随着1955年5月27日苏军最后一批人员撤离,10年的中苏博弈落下帷幕。1981年,国务院将旅大市改为大连市。

这就是大连

大连钢厂工人在车间检查钢丝质量 / 视觉中国

1980年代它又迎来新机遇,在改开进程中大连的开局堪称梦幻。

作为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最早享受政策红利,开放港口、引进外资。

1984年国务院批准在大连成立第一个国家级开发区。

1985年大连成为计划单列市。

雄厚的工业基础和开放的政策环境,让大连一度在经济排行中稳居前十,成为东北经济桥头堡。

这就是大连

软件园被大连最好的大学包围:大连理工、东北财大、大连海事大学以及东软信息学院

这一时期大连还投入大量财政,修建“亚洲最大城市广场”等工程。强力整治污染企业,大面积铺种绿地。

此时的市容和绿化领先全国其他城市近二十年,各地政府纷纷参观学习。

2001年大连被联合国评为“世界环境500佳”,成为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城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称:“东方有一个神话般的城市--大连”。

这就是大连

曾“学上海,追大连”的青岛,如今GDP已超大连50%,拥有众多名企。大连却只有一个地产传奇,也早已搬走

2010年代,大连重整旧河山,力求突围。回归工业、航运物流路线。

拥有大连理工大学等科研机构,以及经验丰富、设备技术成熟的大连造船厂。大连发力高端制造业,辽宁舰的续建、山东舰的打造都在这里完成。

这就是大连

东北地区最长的跨海大桥工程,中国首座海上地锚悬索式跨海大桥 / 视觉中国

借由海上丝路的区位优势,大连港成为东北唯一纳入“一带一路”倡议总体规划的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位居全国第8,开创的混矿业务打开了日、韩等国际市场。

这就是大连

从大连走向世界 / 图虫创意

2019年大连第7次举办夏季达沃斯论坛,来自120多个国家的近2000名政商人士齐聚大连,探寻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

这就是大连

新年烟火 / 视觉中国

04

乡人淡泊差无竟

古迹流传尚有名

漫长的时光里,海天之间不断上演着融合与交汇,成为大连兼容并包的城市气质的源头。

这就是大连

横山寺 / 图虫创意

顺治元年,清廷发布《辽东招民开垦条例》“招至百者,文授知县,武授守备”。大批山东人来到辽东垦荒。

十九世纪中叶,中国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闯关东”洪流澎湃,大批山东人在大连落脚扎根。

胶东文化的融入影响大连方言和饮食。不同于东北话的“大碴子味儿”,大连话属于胶辽官话体系,带着一股浓浓的“海蛎子味儿”。互怼标配不是“你瞅啥、瞅你咋地”,而是“你血彪”。

这就是大连

各式炸物 / 视觉中国

长达半个世纪的殖民史也给大连菜注入了和餐、俄餐基因,各流派经过适应、融合,演变成如今大连人唇齿间的情怀。

这就是大连

每当通勤高峰,这段交汇处最易拥堵 / 大连城市规划馆

道路规划如此风格迥异的原因是:“达里尼”时期,沙俄建设了城东;“关东州”时期,日本建设了城西。

直至今日,大连街头还可以见到古典复兴式、和式风格以及折中主义的建筑。

这就是大连

横滨正金银行大连支店旧址 / 视觉中国

这就是大连

飒爽英姿是滨城独特靓丽的一道风景

足球运动更是在大连根深叶茂,蔚然成风。

甲A元年,大连万达是第一支联赛冠军。

96赛季创造了12胜10平的不败记录,至今没有球队打破。

大连实德是联赛8冠王(甲A7次,中超1次)。

培养出郝海东、徐弘、李明等明星球员,国足最辉煌的时期也得益于大连足球的辉煌。

这就是大连

不过当前中超活跃的球员中,王大雷、冯潇霆、于汉超、孙世林都是大连籍

05

忽然心寄云生处

可羡鸥忘浪激间

尽管近年发展形势不尽人意,但在东三省内,大连还是稳坐头把交椅。2019年GDP 7001.7亿力压三个省会。

区域领头羊地位、优美的环境、洋气的氛围,让大连人骨子里就带着一股骄傲。“共和国长子”、“钢都”、“油城”,大连人统统看不上。对东北完全没有认同感,极力想撕掉东北标签。

报家乡不说“辽宁大连”更不会说是东北人,许多大连人甚至希望大连能成“第五个直辖市”。

这就是大连

糖醋鲤鱼的确比杀猪菜高大上不少 / 视觉中国

大连人对各种海鲜的料理匠心独运,凉拌海螺、辣炒蚬子、韭菜海肠……

红烧海参,讲究葱油炝锅,再用酱油炒出糖色,烧制时细心翻动,确保各个部位色泽鲜艳均匀。

这就是大连

油焖大虾 / 视觉中国

偏口带子鱼肉质厚实,用海水腌制后自然风干,煎烤之后更加鲜醇,配上一口烀饼子。咸香和焦香混在一起,是渔民出海时特有的美味。

这就是大连

歹街小吃摊 / 视觉中国

虽然大连人日思夜想和东北划清界限,但其实东北烙印早就刻在骨子里,端到饭桌上了。

东北人痴迷饺子,立冬冬至腊八除夕都得整一盘。鲅鱼饺子就是大连人的挚爱,鱼糜和蔬菜缠绕,一咬下去,满口爆汁。

这就是大连

鲜掉眉毛,脆爽过瘾 / 下厨房

除了酱炖,大连人还掌握东北人的天生技能,烧烤。在老虎滩,没有一家海鲜店不卖烧烤。

这就是大连

入冬到第二年四月,是海蛎子最肥美的季节 / soogif

一片鼎沸中,火上的海鲜张开壳流出鲜美的汁水,酒瓶里冒着气泡。听着老虎滩的海风,这酣畅淋漓的快感,血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