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股价的“狂欢”还能挺多久?

【能源人都在看,点击右上角加’关注’】

北极星储能网讯:在马斯克一支尬舞的助兴下,特斯拉的股价一路上扬、冲破天际。

(来源:微信公众号“建约车评” ID:jianyuecheping 作者:余建约)

这是一个百日的狂欢。从2019年10月24日到2020年1月日,在短短的100天之内,这家公司的股价上涨了155.45%。

2020年2月1日,特斯拉股票价格史无前例地定在了650.57美元,总市值达1173亿美元。

同日,大众汽车集团的市值为823.8亿欧元,合913亿美元。这使得特斯拉成为仅次于丰田的世界上市值第二高的汽车公司,丰田的市值为1951亿美元。

2019年10月24日,在Q3财报盈利的刺激下,特斯拉的股价启动了向上窜升之旅。

当天,该公司的股价暴力拉升17.67%,从254.68美元一举上涨到了299.68美元。次日,再度暴涨9.49%,以328.13美元收盘。

此后,在一系列利好的刺激之下,特斯拉股价气势如虹,一路狂奔不止站到了650.57美元的高位。

这些利好包括:特斯拉上海工厂的投产和交付,2019年度实现36.76万辆电动汽车车的交付,2019年Q4盈利达1.05亿美元,特斯拉Model Y将会在2020年Q1交付以及在Q4财报中指出,2020年的销量将会轻松超越50万辆等。

这是梦幻般的100天。

49岁的埃隆-马斯克,其财富从2019年10月的199亿美元一下子涨到了348亿美元,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爬升到了第28名。

这样的表现,让无数特斯拉的空头,在百日之内,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人生起落。

目瞪口呆的传统汽车人,成了这个惊天逆袭的背景。在他们噩梦中,也许会不断出现埃隆-马斯克的狞笑。

当然了,被打爆了的空头们并没有气馁,他们的大旗之下正在集结更多的资金。

传统汽车人们也没有气馁,他们正在想方设法筹措资金,不仅仅是要让埃隆-马斯克尝一尝他们的厉害,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在为命运而战。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如果特斯拉明天破产了,人们的生活将会继续。

如果像大众汽车集团这种类型的传统车企倒闭,整个欧洲的经济将会遭受重创,数以千万计的人将会失业。

这些,都将会是这个已经有着135年历史的产业,在新旧势力决战的重要影响因素,决战也正在拉开帷幕。

特斯拉会好吗?特斯拉的股价将会怎样?

上述问题,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1.人们对智能电动汽车愿景的预期。

2.特斯拉在智能电动车产业领头羊地位的确立和维持。

3.特斯拉自身的挑战以及他的敌人们的反击。

华尔街对特斯拉的1173亿美元的估值,饱含着两处深情:一个是,全球汽车产业将全面向智能电动化转型;另一个是,特斯拉在未来之争中处于领先地位。

这两个要素中的任何一个要素发生变化,都将会给特斯拉的股价带来“雪崩式”的影响。

2019年末和2020年初,特斯拉股价的成功,不仅是它自己的成功,传统汽车产业对整体产业将向智能电动化转型的共识,恐怕是更加重要的外部助攻因素。

这最终让绝大多数人都相信,特斯拉所代表的道路是汽车工业的未来。

2019年初,欧洲的政经两界基本达成了共识,欧洲汽车工业要全面推进电动化。

2019年,德国大众两次大幅加大对智能电动化的下注:

2019年3月,该公司第一次提速了电动化的目标,即将2028年之前推出的纯电动车型数量从50个提升到了70个;截止2028年,纯电动汽车的产量从1600万辆提升到了2200万辆。

2019年11月,大众汽车集团第二次加大对智能电动化的下注。在投资上,未来5年的投资金额从440亿欧元大幅提升到了600亿欧元;在未来10年推出的纯电动车型数量上,从70款提升到了75款;在销量上,未来10年的销量计划从2200万辆提升到了2600万辆。

2019年,豪华车双雄宝马奔驰在发力电动化上不再踯躅。

2019年6月,宝马汽车集团在该公司的未来汽车峰会上对外宣布,将原计划的在2025年推出25款新能源汽车产品的计划,大幅度提升到2023年完成。

2019年5月,戴姆勒-奔驰新任CEO康林松,在上任前夕,祭出了“雄心2039”计划。这是这家德国大型汽车集团第一次提出了明确的全面电动化的路线图。

2019年,欧洲政府也不甘落后,出台政策加大对电动车产业的支持力度。

2019年11月, 欧洲政坛的“铁娘子”在大众汽车集团全球第一个纯电动汽车工厂——茨维考工厂的下线仪式上声称,茨维考是德国汽车工业今天和未来的支柱。

随后,德国决定从2020年起的接下来5年,对电动汽车的补贴提高50%。默克尔计划在2030年之前,兴建1000万个充电桩。

欧盟方面,由其负责能源事务的副主席马罗什·谢夫乔维奇发起的欧洲电池联盟,则是他们电动化转型的排头兵。

在这个联盟之下,组建了两个动力电池生产主体,分别由法国和德国的企业牵头,预计要投入1000亿欧元,发力动力电池之争。

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是为数不多的在握手中能够让特朗普胆寒的政治家,他对电动化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

2019年3月,这位年轻有为的政治家在总部位于巴黎的国际汽车制造商协会(OICA)论坛发表演讲时声称:“作为法国总统,我不能眼看着我国电动汽车配装的电池全部来自亚洲厂商。”

他随即抛出了那个著名的“空客电池战略”,即协调欧盟的力量发展本土的动力电池产业,与中日韩的动力电池制造商决一雌雄。

2020年1月30日,PSA、欧宝宣布将与道达尔的全资子公司Saft共同兴建两个动力电池制造工厂,一个是位于法国的Nersac,产能逐步从8GWh提升到24GWh;后续将在德国的凯泽斯劳滕兴建一个24GWh产能的动力电池工厂。

显然,这是马克龙的“政绩”。

欧洲全面推进电动化的理由和中国类似,也是一目了然的。

首当其冲的是能源安全问题。

据欧盟统计局2019年8月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这个组织2017年的石油对外依存度相对于2015年下降了2个百分点,但依然高达87%。

欧洲石油来源40%来自于中东,俄罗斯占到了32%。

在能源问题上,欧盟和中国的利益是一致的,因为2018年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上升到了69.8%,但他们和美国的利益已经完全背道而驰了。

2020年1月29日,美国能源署(EIA)发布公告显示,这个国家的日石油生产量依然维持在1300万桶的高位已经持续了3周时间。

EIA还预测,美国的石油生产将在2021年11月突破1400万桶/天。全球第二大石油生产国俄罗斯的日产能仅为1120万桶。

EIA预测,在2020年,美国将会成为石油净出口国,该年度美国石油净出口量将增至140万桶/天。

这也是为何美国在2019年初,全面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及全面退出“伊核协定”的核心原因。

对于特朗普而言,搞乱中东和东欧,是显而易见地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对于欧盟而言,如果不能搞定能源安全问题,将会在与中东、东欧和北约的四角地缘政治关系中成为“夹心饼干”、动辄得咎。

此外,对于欧洲而言,汽车产业是他们的支柱产业。

尤其是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汽车工业几乎是他们生命线,一旦汽车产业出了问题,整个国民经济都将会遭受到如飓风般的冲击。

作为传统汽车产业的既得利益者,欧盟显然不是第一个倡导汽车产业变革的政治组织。然而,当他们发现科技的趋势不可逆转时,第一时间行动起来,几乎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欧洲需要确保一点,传统汽车产业在向智能电动化转型的过程中,欧洲的产业能够幸存下来。

《巴黎气候协定》是一张被举在最前面的牌,当然也是长远的愿景。

紧随欧洲之后觉醒的是日本人。

丰田章男肩负重任。

从2015年的下半年开始,丰田汽车公司创始人的长孙就与该公司内部反对电动车技术路线的保守派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

保守派阵营中,包括了像丰田汽车董事长内山田竹志、前丰田汽车CTO加藤光久、前中国区主管大西弘致等赫赫有名的人士。

他们认为,清洁能源汽车的技术路线,理应是混动动力和氢燃料电池,而不是中国人和特斯拉声称的纯电动汽车。他们在混合动力和氢燃料电池上已经投入下重注,不愿意轻言放弃。

2017年11月28日,丰田汽车保守派头子的内山田竹志接受《日经新闻》的采访,最后一次在媒体上发出了公开唱衰电动车的声音:“发展电动车难以大规模的盈利,哪怕是丰田都是如此。”

在此之后,丰田章男控制住了局面。并于2017年12月18日,对外发布了面向未来的电动车发展战略。

2019年6月,丰田汽车再度公开自我反思,他们称,电动化产业进步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当初的预期。

鉴于此,丰田汽车决定将2017年12月18日制定的预计其2030年实现年产销550万辆“电动车”的目标,大幅度提升到2025年来实现。

汽车工业为之震惊。

作为一家在外人看来极度保守的“传统车企”,丰田汽车制定如此激进的电动化战略,基本上确定了全球汽车工业全面电动化的基调。

丰田章男确实肩负重任,对于日本而言,如果丰田汽车失败了,基本上就意味着强大的日本汽车工业,在这一轮历史性的变革中遭受重创。

相同的故事,也发生在韩国。

2019年10月1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赴现代汽车集团离首尔不远的南阳研发中心,为现代汽车集团的未来汽车战略助威。

亚洲四小龙之首的韩国,发布了以国家为实施主体的“未来汽车战略”—— 文在寅宣布,韩国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落地L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的国家,他们要在2027年之前实现这一点。此外,韩国人希望在2030年之前,超过1 /3销售的新车,都将会是电动车。

为此,韩国政府将会在法规、基础设施等多个方面进行投入。包括在2024年之前,制定完成自动驾驶法案,为自动驾驶汽车的上路扫清障碍;同时,要大肆地建设充电站,从目前的5427个充电站增加到15000个。

现代汽车集团随后宣布,将在未来5年斥资350亿美元发力智能电动化。51天之后,该公司修改了计划,将投资金额提升到了500亿美元。

这不是一个公司的奋力一争,而是一个国家在这一轮激烈的汽车产业智能电动化转型中所发出的怒吼。

他们不能承受在这个产业遭受失败的代价。

这些咆哮,对于马斯克而言,是令人愉快的,这证明了他是对的。

对于一个像马斯克这样的汽车产业的“坏孩子”,还有什么比看到当初猛烈质疑他的那些人惨遭打脸来得更加愉快呢?

传统汽车产业的转型,同时给马斯克带来了巨大的利好。

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的一席话,从中可见一斑。迪斯说:“女士们、先生们,传统汽车的时代结束了。人们看待大众汽车,是以一家传统车企的眼光来看的,但是他们给了特斯拉一家科技公司的估值。我们必须要实现转型。”

这些溢美之词,给特斯拉的股价注入了能量。

当然了,诚如迪斯所言,全球汽车产业的同仁们,是时候直面转型了。一如丰田章男所言,这个转型,不是事关胜负而是事关生死。

在2019年,当整个汽车产业向智能电动化的道路上转型的时候,在坑中挣扎的马斯克,向外界证明了一点:特斯拉是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的“领头羊”。

在这个完整的年度,特斯拉总共向外界交付了367656辆电动汽车,同比增长49.9%。

这个数据足以证明,特斯拉的电动汽车,已经不再是富人们的玩具了,他们正在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成为一个崭新的汽车科技舞台上的强有力的竞争者。

与此同时,特斯拉Model 3的交付量达到了300885辆,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数据。在接下来的一个年度,特斯拉Model 3可望在全球范围之内,在销量上超越宝马3系、奔驰C级。

对于产业而言,这将会是一个“改朝换代”的时刻。

2019年,全球的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到了220万辆,特斯拉的市占率达到了16.7%。在这个年度,他们在销量上甩掉了此前与他们持续缠斗的比亚迪,成了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一。

另一方面,在2019年,马斯克先生证明了特斯拉将会成为一个盈利的企业。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特斯拉给人的印象是“钞票粉碎机”。他们拥有着令人深感绝望的吞噬现金的能力,无人知道什么时候是一个尽头。

在2019年,他们竟然“仅仅”亏损了8.62亿美元,2018年他们吞噬掉了10亿美元的股东投资。

尤其是,在2019年的Q3和Q4,特斯拉录得了两个连续的季度盈利。2019年Q3,净利润为1.43亿美元,2019年Q4,净利润为1.05亿美元。

马斯克在财报中向投资人暗示:当季度交付量超过8万辆电动车时,特斯拉大概率可以实现季度盈利。

特斯拉股价的“狂欢”还能挺多久?

这家公司名为Jefferies&Company Inc.,不过非常不幸,该公司在1月14日作出评级时特斯拉的股价为524.86美元,他们的目标股价为600美元。

截止2020年2月1日,特斯拉的股价已经飙到了650.57美元,不知道该公司是否有勇气追涨。

特斯拉现阶段的股价无疑处于尴尬的境地。

如果他能够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则股价远远不止1000亿美元,但这需要他证明自己能够实现数百万辆的年销量。

对于一个汽车公司而言,每年卖出37万辆汽车、50万辆汽车和80万辆,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在特斯拉实现100万辆的年销量之前,比较合理的估值都应该是在600亿美元左右,这个估值已经饱含了对这家公司美好未来的期待。

当销量超过100万辆的时候,可以给特斯拉1000亿美元以上的估值,即认为该公司具备了一家伟大公司的基础。

当销量超过300万辆的时候,可以给到特斯拉3000亿美元以上的估值,意味着特斯拉可望成为一家伟大的汽车科技公司,前途不可限量。

在此之前,如果这家公司成功地实现了L4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可以重新调整和评估估值。

2020年上半年,将会是特斯拉的空头们比较愉快的时刻。

在2020年Q1,特斯拉的销量大概率是不及预期的,亏损将会再次出现。在那个时候,股价将会遭到疯狂地做空。

在2022年之前,特斯拉能够实现年销量超过100万辆吗?很难!

对于特斯拉股价短期之内的走势,我们持悲观态度。

当然了,如果这家公司能够真正地实现规模化复制,销量突破300万辆,他们是有希望实现6000亿美元市值的目标的。此间需要跨越上述的千山万水。

原标题:特斯拉股价的“狂欢” 还能挺多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北极星电力新闻网,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010-65367702,邮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