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图 / Pexels

正常情况下,年前店里人是爆满的,除夕当天生意好到排队,家长都想在年前给小朋友洗个澡,年初一到初四家长们忙于拜年,生意相对冷清一些,从初五开始,小朋友又会多起来。

我和家人18号离开武汉来马来西亚度假,因为认识一些医护朋友,一路上一家人全程戴着口罩,后来听到官方的疫情通知,再也没心情玩了,但因为“封城”也回不去。

这次疫情重大,对我们门店的影响,至少持续半年以上。即便疫情过去了,疫情留给大众的恐慌心理还在,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抚平。我们是面向小朋友的生意,小朋友是家长的心头肉,至少要等疫情大范围好转,恐慌心理消失,慢慢才会有家长带小朋友到游泳馆这种密闭空间来做活动。

万达广场已经宣布免租,还不知道我们门店所在的商场会有什么政策。我们单个门店单月的开支,租金、人员工资、水电、易损易耗等等加在一起,差不多10万左右。旺季市中心的门店营业额一个月可以做到30万,差一点的门店也能做到18万左右。半年损失多少,我也没心情算这个账。理想的状况是,等天气转暖以后,5月份左右生意能有所好转。

年前几百个订单全部被退,30%的酒店可能会倒闭

周清慧 40岁 武汉尚怡花园酒店老板

我在武汉武昌区开酒店两三年了。年前开年会时,我们还非常有信心地制定了新一年500万营收的目标。武汉封城消息一出,我们立刻收到了几十个退单。过年前两三天,我们每天都在接退单电话。到除夕,两三百个订单基本都退完了,甚至3、4月份的订单很多人都退了。

之后酒店基本上就没有人入住了。过年时,我也提出过关门歇业,因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员工面临被传染的风险。但他们相当负责,店里当时还有7-8个客人因为封城走不了,最后我们还是选择继续服务他们。

我妈妈在春节之前发热,转了三个医院都没能接诊。妈妈跟老公、孩子、酒店人员都有接触,我担心她万一被确诊,又担心假如真到了不可控的情况我们该怎么办。除夕晚上我哭了一晚上,觉得特别难过,整个城市和社会弥漫着一种悲壮气氛,我的朋友圈全部都是“天佑武汉”这样的词语,我当时就觉得一定是武汉挺不住了、天塌下来了,只能靠这些激励的语言来支撑。

后来我看到很多医护人员没日没夜在上班,不能回家或路程太远没地方睡觉,觉得很心痛。我和行业内的300多家酒店自发组成了一个组织,给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房。现在我们酒店给两个医院的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房和服务。

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图 / Pexels

我们的硬性支出很大,线下培训1000多平的场地成本很高,再加上员工,每个月支出有几十万。如果这次疫情长达几个月,资金链肯定会出问题。我们公司的场地是在政府园区里,等开工以后考虑去谈谈减免房租。现在创业本身就很难,去年我们园区大多数文娱类型企业发展都不太好,我们也就是保本经营。

如果实在没办法了我也会考虑裁员,底线肯定是保住公司,让公司活下来,有一天我还可以把他们请回来,但如果公司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虽然现在天天在家里比较闲,但是我很焦虑、睡不着,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我希望国家能够给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生存条件,创新不可能都靠垄断性大企业,一个国家想要保持创新的动力和环境,还是得维持一定数量的中小微企业。

疫情让我损失1000万销售额,对中小企业的打击和持续时间会远远超过预估

于欢 32岁 武汉布匹商

如果疫情持续半年,我大概会损失一千万销售额,外加2019年一半利润。

我在武汉做布匹生意,属于中间环节,简单说就是对接布的生产商,把布从广州、江浙、福建等地运到武汉,然后再把布卖给武汉的服装厂加工。武汉疫情这么严重,因为没法聚众,我们这个产业也就没法开展。现在受损失的是一整个布匹产业链,生意处于完全停滞状态。

好在我做生意一直都坚持现买现卖原则,年前没有积压。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素”,即便有库存,下游工厂也不能开工。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关键我的客户都是武汉或武汉周边城市的。我属于个体经营,经营过程有不规范的地方,和好多小商贩没有正规合同约定。年前疫情爆发期间,正是他们赊账的回款期。

客户都回家过年了,现在也见不到面,钱更是追不回来。疫情这么严重,总不能打电话要钱吧。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我的客户因为疫情走了,我的钱去哪要呢?2019年本来生意就不太好做,想着2020年能有好转,现在2019年的账都没追完。如果一直不好转,他们的生意也没法运转,没有钱给我,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我个人感觉,即便疫情结束,对中小企业主的影响程度和持续时间会远远超过预估。

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图 / Pexels

事实上,经历过2019年的国际贸易摩擦,公司已经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没想到挺过了2019年,2020年开年又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保守估计,2020年的营收如果能达到2019年的70%-80%,就已经很乐观了。

我个人比较期待能在2月底之前投入到工作中,然后我们会在整个2020年快马加鞭,把我们的数据赶起来,尽量做到和去年持平。但我比较担忧的是物流问题,我们很多客户都是做出口贸易的,如果WHO未来几个月把国际突发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升级,建议完全隔离中国,会非常影响出口生意。

但我相信政府在正式开工之后,会给中小微企业一个解决方案的,毕竟这次疫情对经济影响还是挺大的。

免租一个月要亏2000万,线上教育的风口可能要来了

兰强 40岁 七巧国创始人

七巧国是一个儿童教育中心,向房东租下楼盘以后对整个楼进行改造,然后招收学而思、新东方这样的教育品牌入驻,也有一些自己参股的教育品牌。

要承租这么大的楼,一栋楼光装修就要花近一个亿,我们现在在全国5个城市有10栋七巧国的楼,最大的有5万平,最小的有1万平,做到今天真的不容易。 我们去年在北京大兴区要签一个楼,已经交了200万定金,但大兴区现在是疫区,这个项目只能放弃。

我们收租是以月为单位,疫情爆发后,具体损失数字还无法统计,按照往期来看,月租金在2000-3000万左右。就看疫情能不能在2月中得到控制,如果得不到控制,无论是房东还是里面的机构,损失都将十分巨大。

万达这种大房东有底气免租一个月,我们是二房东,我们免就等于是这个月纯亏2000万。我们给商户让利一个月还行,还能吃得消,但超过两个月,一定会出问题。

一场疫情打的大家很难受,不单单是七巧国,一些小的教育机构,包括整个物业租赁行业,这几个月都不会好过。如果这一年我们都收不到房租,自己还要交房租和定金,纯亏两三个亿,生意就没法做了。

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图 / Pexels

整个影视行业去年就不太好,将近一年拿不到拍摄许可证和发行许可证,都在等回款。还有年底开机的很多项目杀青款没有结,等着过完年或许能好点;今年春节档本来大公司能回一批款,但春节档延迟之后,会更缺钱。整个行业压力都很大。

这次疫情对网络平台有帮助,对抖音、快手也是大推动,包括对网游、手游这些线上平台都有利好,但对于像线下影院、餐饮、旅游行业都是致命打击,影视行业和它们相比算是受影响较小的行业。

我们公司目前主要做影视行业的市场数据测算、投资风险控制,另外会做编剧,受影响不算太大。在刚知道疫情消息的1月20号左右,我就觉得说不定春节档都得取消。那个时候我就告诉员工开始写剧本,因为在疫情过去之后,大家总归需要剧本,会重新开机,我们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我觉得闷在屋里搞创作的时间挺难得。这段时间整个行业一直都很着急,但还是要尽快调整工作重心,先找对自己影响最小的、并且最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国家相关部门不制定针对性的扶持政策,旅游行业将遭受毁灭性打击

杨锐 36岁 51BOOK机票平台CEO

51BOOK是主要面向旅游企业的机票在线预订平台,一年大概40亿左右的交易额,机票不像其他产品,涉及的资金量特别大,资金杠杆也很大,整个旅游行业都算重灾区。

疫情发生后,我们一共经历了4个关键时间节点:1月23日晚上,民航局宣布自24日起,此前已购买民航机票的旅客可免费自愿退票;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暂停所有团队旅游及“机+酒”旅游产品;1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包括出境游在内的所有团队游及“机+酒”服务暂停;1月28日,民航局要求在1月28日前已购买机票、且乘机日期在此时限之后的旅客,可免费申请退票。

每一天、每一个信息公布,对于整个旅游行业,影响都非常巨大。

初一我们的退票量约为15000张左右,初三翻了一倍,目前我们每天积压的退票已经超过6万张、涉及上亿资金。由于春节期间航空公司售后工作人员都休假,加上疫情影响,退票流程、退款资金都严重滞后,各个销售环节压力都很大。

第一个时间节点是我最焦虑的时候。23号我还在公司上班,当天我们有近2000万交易额,还为提前完成一月份计划搞了一个小庆祝仪式,24号一下戛然而止。这都不是赔钱的问题,而是需要考虑企业生死存亡的问题。

团队和机酒业务暂停后,对旅游行业的沉重打击进一步加剧。相较机票业务,春节假期对旅游业务尤为重要。旅游订单的取消影响更多关联企业,造成更大业务损失。短短几天,行业上下游企业资金几乎全面锁死。悲观、焦虑、无助蔓延到每一个旅游人。

对于包机的或者海外地接投入量级大的企业,损失无处弥补,直接是致命一击。没有足够现金流储备的旅游企业,很难熬过这次。

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图 / Pexels

在合作方面,我们对合作伙伴的产品交期上会受到一些影响,合作伙伴在线下销售上也会受到影响。

我们在西安的旗舰店76平米,一个月租金15000元,还有三个店员。总部在深圳,全公司是20多个人。一个月成本,办公室租金加旗舰店租金,再加上人工工资,一个月得六七十万。扛一个月我们没问题,再多了,扛时间久了也会有问题的。我们合作的一家工厂是做玩具的,主要做外贸,刚做起来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几个国家新市场,这次疫情里,中国如果被设置成疫区,那他们也会有非常大的损失。

各地封城、道路管制,国民基础行业也不好干

付桢 50岁 内蒙古马铃薯种植购销公司老板

我从事马铃薯种植、销售,也帮本地的农场对接全国各地的货主,协调货源调运,都说农业等生活必需品供应会在这次疫情中保持坚挺,但在特殊时期,市场要让步于疫情防控政策,这给我们的仓储、运输、销售客观上造成了很大影响。

从初四起,全国各地一波价格上涨行情,很多货主打来电话要加紧出货,按理说农产品都可以走绿色通道,但现在地市一级防控严,尤其是交通管制上。我从配货站先后调了三次货车,一次是高速出口封闭,司机找不到路下不了高速,一次是无法空车进入仓库所在的工业园区,只有一辆后半夜驶入县域的车成功装了货。

我在本地有许多资源,那辆空车被拦在闸口的时候,我去接应,现场先给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打了电话,他说这事开过会了,他管不了,要我去找农牧局,我又给农牧局长打电话,他碍着面子,要现场的工作人员接一下电话,被拒绝了,人家说别管哪个局长打电话,没有防疫工作领导小组开具的通行证一律不放行,除非车上有货才能走绿色通道,车还是被劝返了。

疫情之下,我和公司都快熬不住了

图 / Pexels

我觉得中小企业的创业者,是这次疫情中被忽视的一个群体。大家看到的是上班族何时能返工的问题,却没看到企业何时能开工。一家企业背后,可能是一百个员工。这家企业倒下了,那这些员工也就失业了。我相信疫情总有过去的那天,但不是所有企业都能撑到那一天。

但我们也只能撑着,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个人利益还是要服从国家利益。跟国家相比,企业的损失肯定还是要小一些。唯一的一点是,地方上做企业不容易,在疫情面前,难免会有矫枉过正的现象。如果地方政府部门能给予中小企业更多支持,那企业渡过危机就更有希望了。

囤了两三百万的食材,多半都浪费了

陈金宝 39岁 太原华夏京都餐饮集团运营总监

我们往年春节年夜饭的订餐数据都非常可观,上座率基本上是120%左右。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直接营收影响高达七八百万。

大年三十开始,我们注意到很多顾客都非常谨慎,戴着口罩进来,互相也不交流,吃完就走。我经历过非典,当时也是在做餐饮行业,长达半年的非典疫情影响下公司被迫转型。再次遇到疫情,我第一反应是保证员工和顾客的安全,切断传染的途径。

疫情爆发后,我们立即采取了一些防护和消毒措施。紧接着政府下了文件,要求餐馆不能允许10人以上的就餐行为。社区也过来询问,有没有武汉籍员工,有没有发烧的员工等等。我们后续都做了报备,每天都对员工进行体温测量、勤洗手、勤消毒。

从初一开始,我们陆续把年夜饭的订金退回给了消费者,初二我们就停业了。放假之后,我们最大的挑战是食材问题,我们在春节囤了两三百万的食材,初三的时候在街边卖了一小部分,处理了两万块左右。留下的除了肉类可以冷冻处理外,基本上蔬菜过了保质期就都扔掉了,损失非常大。起初,定好了2月2号正式营业,但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目前计划延后到2月10号开门。而且具体要等政府解除了一级戒备之后,我们才可以营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