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坐在矿车上的国家

骑在羊背上的国家

国宝袋鼠被政府鼓励民众食用

可爱的考拉也因为阻碍交通而被人嫌弃

澳大利亚的“岛”上足够神奇

作为地球上最大的“岛国”,澳大利亚这个只有2500多万人口的国家,却拥有1万多片海滩、超过6万公里的海岸线。澳大利亚的丰富水产海鲜自然也是其能成为“全球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的重要原因之一。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ONE

龙虾的嫡系正统

澳龙

我们在前期介绍小龙虾、波士顿龙虾时有讲过,这几个虾界明星其实并不是“真龙”,宽泛一些说它们都是鳌虾,而龙虾区别于鳌虾的最大特点就是“无鳌”。

龙虾,学名Palinuridae,是节肢动物门、甲壳纲、十足目、龙虾科4个属19种龙虾的通称。而另一个虾界明星——澳龙,才有着龙虾的嫡系血统。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纽澳多刺岩龙虾,俗称红龙,也就是我们简称的“澳龙”,英文名southern rock lobster。

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澳龙身体呈现出如岩石般的深红色或橙色,胸甲坚硬多棘刺,以小鱼小虾和藻类为食,藏在珊瑚与岩石底下昼伏夜出。塔斯曼尼亚岛海域大量的珊瑚和岩石,让这里成为澳龙最主要的栖息地。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生物学领域普遍认为,生物细胞的分裂是生命存续的重要特征,但生物细胞每分裂一次,端粒就会相应减少,直至端粒消失便不再分裂,此时代表该生物没有了生命特征。所以,用细胞分裂次数乘以周期可以判断生物体的理论寿命。按此依据得出人类的理论寿命是120~150岁。

澳龙呢?从理论上来说,它可以是一种“永生生物”。

因为澳龙体内有一种端粒酶,能修复染色体上的端粒,细胞可以分裂无限次至永生。

显然,澳龙并没有永生,因为被“累死”才是他们的宿命。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澳龙的生长过程中,需要经历多次蜕壳,而体型越大,蜕壳的难度就越大,当蜕壳需要耗费的“体能”无法承受时,澳龙也就被活活累死了。

所以,澳龙在大量被捕捞的近百年时间里,最大的也只有20公斤,常见的则只有1-2公斤,其真实的寿命约在20年左右。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生物世界是神奇的,如果在南太平洋深处有着正奔赴永生的澳龙存在,那我们可不要再垂涎它的美味和营养了,还是默默祝福它吧。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TWO

海中皇后

澳洲雪蟹

世界上大概有4700种螃蟹,不论它是红的、青的、蓝的、黄的、白的、绿的或者别的颜色,但在我们的印象里,能食用的螃蟹一旦被端上餐桌总会万色归“红”。

而有一例外,就是澳洲雪蟹,如同它的别称皇后蟹、贵妃蟹、公主蟹一样,不论生熟,都始终高贵如一通体雪白。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雪蟹,灰眼雪蟹和红眼雪蟹的统称,澳大利亚、阿拉斯加、加拿大及南极洲部分地区都有雪蟹分布,而能做到通体雪白的,只有澳洲雪蟹。

先不论各种雪蟹的味道差异,澳洲雪蟹一定是颜值最高的存在,它像是披上白色婚纱的新娘,又像是盛开在海底的白莲花,即便是经过了高温的灼炼,也坚强的保持着晶莹剔透的白色,因此它也比其他雪蟹多了一个美名:澳洲水晶蟹。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澳洲雪蟹生活在西澳、南澳和塔斯马尼亚海域500m-1200m零度以下的冰凉深水中,一般捕捞的成熟雪蟹都已生长13-15年,最长可达30年。

如今,野生的雪蟹几乎不可能吃到,即便自1994年起,澳洲开始养殖雪蟹,但因为全年配额仅有130吨,且大部分被对雪蟹疯狂热爱的当地人买走,所以出口到中国的数量少之又少,如果有机会能吃到它,一定要好好品尝,的确是可遇不可求。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纯净而寒冷的海水成就了雪蟹特殊的鲜美风味与细腻肉质,奶油与玉米味清香更是能挑逗起味蕾的欢愉感。

“一如船入港,又如老还乡”,爱吃螃蟹的老饕通常这样形容吃螃蟹的感觉,仿佛从螃蟹肉里吃到了过往的回忆又吃到了未来的憧憬。其实这种感觉与螃蟹含有一种神秘物质有关:脯氨酸,顾名思义,人生下来吃到的第一口食物就含有脯氨酸。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THREE

诠释柔情

澳洲两大生蚝

海明威曾用柔情万种来形容生蚝,贴切而真实。

而澳洲的悉尼岩蚝与塔斯马尼亚生蚝,则将“柔”的两种境界诠释得淋漓尽致,一种是铮铮铁汉的侠骨柔情,一种是小女人的温文尔雅。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悉尼岩蚝,坚硬的外壳呈现出油亮的深黑色,内壳深邃,好像是把大海亿万年来的故事都藏在了里头,神秘与坚毅的金属矿物味道沉淀在细腻柔滑的肉质里,一口吸下,如老酒般浓烈而甘甜。

先苦后甜的特别味道,或许是这位温柔乡里的剑客不太懂得在初次见面时讨人欢心的原因,但如果你是一个资深的“蚝客”,就一定会迷恋它这份热烈的柔情。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通常情况下,海水的高盐度与低温度互为悖论,温度高的海水自然偏咸,而寒温带海水盐度则较低。

悉尼岩蚝则享受着大自然的特殊照顾,南极巨大的冰盖吸纳了大量的淡水,南半球寒冷的澳洲西部海域海水依然保持较高的盐度。

“高盐低温出好蚝”,生长在此的岩蚝便兼备了高盐的鲜甜与低温的柔脆。

生蚝雌雄同体,水温偏高时生蚝为雌性,水温降低后生长速度放缓即变成雄性。雄蚝生长缓慢,个头更大,风味物质在体内累积更多,肉质更加细腻鲜甜。

◎为了对抗海水的盐分,生蚝必须在体内积累足够多的氨基酸才能生存。而这些氨基酸便是鲜味物质的来源,所以一般来说海水越咸,生蚝就越鲜美。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虽然悉尼岩蚝在澳大利亚的养殖历史已有130多年之久,但想要品尝到这份极致美味绝非易事,因为它养殖难度高且养殖年限久所以产量稀少。加之澳大利亚人对它的热爱,很多顶级厨师都会挑选悉尼岩蚝作为餐厅主打食材,仅有少量的岩蚝出口到中东和亚洲的新加坡、香港等地。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生活在更靠近南极的塔斯马尼亚生蚝,又另有一番滋味。

塔斯马尼亚,上帝微醺时随性而画的岛屿,有连绵的丘陵,山谷,高原,火山和陡峭的海岸,纯净的海水倒映着极光,盛开的金钟花点缀其中,大自然主宰着那儿的一切。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即便全球有诸多的岛屿都以“纯净无污染”、“原始淳朴”著称,但地球最南端的塔斯马尼亚岛当摘桂冠。那儿孕育了各种世界顶级的天然食材,塔斯马尼亚生蚝便是代表之一。

因为那儿水温更低且盐度更高,所以相比悉尼岩蚝来说,塔斯马尼亚生蚝更多了几分“柔情似水”的姿态与风味。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塔斯马尼亚生蚝的外壳与内壳都呈牛奶般的乳白色,浅灰色的蚝肉裙边如浪花般徐徐缓缓地铺开,给人几分温柔恬静的感觉。

生蚝入口先是淡淡的海水咸味,随即清甜的蚝香充满口腔,悠长的回味中,有一种类似青苹果的青涩甘美。不似岩蚝般热烈的味道,它更像是清甜的泉水慢慢的滋润着味蕾。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从17世纪开始,在澳大利亚就有了烤生蚝、爆炒等多种烹饪方式,但生吃依然是他们从古至今都未曾改变的经典吃法。将新鲜的生蚝,撒上一些有“新娘之盐”美名的盐之花,再滴几滴柠檬汁,然后把蚝肉和壳里的水一起滑进嘴里,美味至极。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生蚝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营养丰富,其蛋白质含量高达45%~57%、肝糖19%~38%。此外,还含有多种维生素及牛磺酸和钙、磷、铁、锌等营养成分。钙含量接近牛奶的2倍,铁含量为牛奶的21倍,是健肤美容的珍贵食物。

世界海鲜图略|第5期 澳大利亚之最

澳大利亚的海鲜以低产量和高价值而著称,澳龙、生蚝、鲍鱼以及著名的蓝鳍金枪鱼都是其中的翘楚。一杯葡萄酒,一份新鲜的海鲜,时光在美味与惬意中悄悄溜走,留下了味蕾间淡淡的海洋清香与美好的回味。

下一期,我们将带大家走进北美洲最北的国家——加拿大,看看这个世界上海岸线最长的国家有哪些让我们垂涎欲滴的海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