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半身伸窗外 危险抹窗引关注

接二连三的虐佣案提高国人保护女佣的意识。《联合晚报》读者日前经过一座三层楼洋房时,看到一名女佣站在二楼窗口抹窗,大半个身子一度伸到窗外,险象环生,他立刻拨通《联合晚报》热线通报。

读者陈宗华(40来岁)当天早上8时30分,开车途径丽苑景一带时,看见一名女子站在一间三层楼独立洋房的二楼的窗口抹窗,相信他是这单位的家庭帮佣。

他停下车拍照和视频提供给《联合晚报》,据他形容,女佣站在窗沿至少一两分钟,她把身体探出窗外抹窗,但身上没有系安全绳索,若不小心失足,后果不堪设想。

“我站在不远处观察,这间房子看起来有三层楼高,万一从二楼掉下来就惨了,何必为了抹窗玩命?”

根据陈宗华提供的视频,一名身穿绿色上衣和浅褐色短裤的女佣,用左手扶着窗口框架,右手拿着一块抹布抹窗,当抹到窗口最外沿时,得把绳子探出窗外。

其实这名女佣的行为并不罕见,本地过去五年来多次出现类似情况,今年3月29日,一名26岁印度尼西亚籍女佣就被指在实龙岗路上段第464座的一间组屋抹厨房窗口时不幸坠楼身亡,引起社会关注。

据早前报道,从2016年至去年,人力部已对没有在女佣抹窗时照顾她们安全的约60名雇主和家庭成员追责,并根据个别案件的严重程度给予惩罚。

女佣受访:其实二楼没那么高

女佣称自己是主动抹窗,非雇主指示。她说:“其实二楼没大家所想的那么高。”

记者走访女佣抹窗的单位了解情况,被指危险擦窗的女佣是嘉娥琳(38岁),她受访时说,为现任雇主工作四年,负责打扫房子,每个月只会抹厨房和客厅的窗口一两次。

她强调自己没有爬出窗外,当时是站在厨房窗口的屋内位置。她也说窗外还有屋顶,即使跌下也会先落在屋顶,二楼的高度并没有路人想象得那么高。

“雇主没有要求我抹窗,是我看到最近下雨,受不了窗口肮脏,才自己去抹,抹不到的地方我会用棍子伸出去抹,雇主都有提醒我要小心注意安全。”

女雇主蓝女士(48岁)受访时也解释,女佣擦窗时她在场,从旁观察。

“或许窗口是打开的,所以容易让人误会很危险,加上路人从外面看,会以为女佣站得很高,出现错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