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疫情影响,新加坡马来西亚数百万人料将会失业

新马经济交流愈发密切

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下,中国公司更将马来西亚视为资本与输出的桥头堡,很多投资也得到了中国政府和当地政府的支持。新山市作为距离新加坡最近的马来西亚城市,尽享国家和区域经济升级红利。

新山市的兴起,首先缘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连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咽喉要地——柔佛州,是马来西亚距离新加坡最近的州,其首府新山市与新加坡只隔1065米的长堤,因此被称为“马来西亚联邦的南方门户”。

每天,数以万计的新加坡人经由新马1、2号关口,过关前往马来西亚新山,他们工作在这里,生活在新加坡。

在新加坡人看来,两国之间的经济交流已经越来越密切。新加坡本为马来西亚联邦成员,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独立,两者关系起伏不定、时好时坏,有蜜月期也有冷淡期。

2011年前后,在两国高层的推动下,新马关系逐渐升温。限于匮乏的自然资源,狭小的地界,特别是在产业转型、人口老化的现状下,新加坡将马来西亚视为经济腹地和产品销售市场,两国间产业转移和消费外溢已开始凸显。

除此以外,两国之间的其他交通设施也在相继完善。2016年12月13日,经多年筹备,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正式签署了修建新马高铁的协议。

除新马高铁外,目前新马双方已达成共识,将修建连接柔佛州首府新山与新加坡兀兰的柔新地铁系统;此外,新加坡樟宜终点渡轮中心和马来西亚渡轮码头间的船次也将会增加。

受疫情影响,新马近百万人料失业

但是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两个国家今年劳动力市场经济跌入谷底。

据中国报报道,马来西亚保守估计得有200万人因为疫情丢掉饭碗。原因是行动管制令,持续将近2个月,大部分行业无法如常运作,收入严重受挫,难以应付工资等庞大固定开销。

而在新加坡方面,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今天发布的《宏观经济检讨》报告中指出,由于疫情可能持续更长时间,解除防疫措施必需循序渐进,进而阻碍经济强力反弹,以致今年的全年经济展望料低于官方之前预测的负4%到负1%。

新马关系的破冰升温,让善于在全世界发现商机的中国人,早早盯上了马来西亚。

新加坡经济分析师纷纷预测,阻断措施对企业造成的影响,可能导致未来几个月内新加坡大量人民失业,但政府援助配套有助于减少失业人数。他们预计今年裁员人数可能在45600人至65000人之间。

新加坡星展银行(DBS Bank)经济分析师在4月2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如果他估计的45600人失业,证明是正确的,那么迫在眉睫的衰退中的紧缩水平将“远高于”新加坡以前的任何经济紧缩。

这名经济分析师写道:“这将是自独立以来,新加坡经济最黑暗的一年。”

今日报访问的其他经济分析师也普遍支持他对劳动力市场的预测,并预测到今年年底,整体失业率将在3.5%至4%之间变化,2019年年底为2.3%。

有关失业率的预测是在经济分析师上周调低对2020年的经济预测之后提出的,这表明新加坡可能会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估计经济可能萎缩4%,6%或甚至10%。

在周一的报告中估计,如果没有政府的援助配套,比如就业支持计划,估计还会有2万4800新加坡居民失业,“经济痛苦可能更加严重”。

这名分析师认为,由于新加坡居民占整体劳动力市场的62%,所以与外籍工人相比,本地工人失业率所占的百分比将相对少。他预测,居民失业率将从2019年底的3.2%上升到今年年底的4.2%,整体失业率将攀升至3.6%。

“即使新加坡成功减少本地确诊人数,经济活动恢复正常也将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一名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预计,今年的失业率可能上升到4%。与断路器措施相关的裁员可能总计约为65,000,最坏的情况下,裁员人数可能为100,000。

新加坡推出600亿新元援助配套

为帮助新加坡人度过这个艰难时刻,新加坡制定了总值约600亿新元的预算案,主要目的就是保工作、保企业、保未来。

这包括2月推出的40亿新元“经济稳定与支援配套”、16亿新元的“关怀与援助配套”、额外拨款8亿新元支援卫生部等前线机构抗疫,再加上26日宣布的480亿新元追加预算“坚韧团结配套”,4月政府再推出总值51亿新元的同舟共济预算案,再为抗疫加强力度。其中还动用了210亿新元的国家储备金。而追加预算案主要是为了:

1:协助工人保住工作;

2:给予企业支持,协助它们应付资金周转问题,尽量保住我们的企业,让它们继续经营下去;

3:加强新加坡经济和社会的韧力,为经济复苏做好准备,保障未来。

这当中推出总值12亿新元的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以及符合条件的新加坡公民,每个月获得1000新元的现金补贴,为期9个月。所有符合资格的新加坡低薪工人也将获得3000新元的现金补贴,分两次获得补助,每次1500新元,并且为失业者提供每月800新元的现金,为期3个月。

此外,新加坡政府也会为商家提供更多的产业税和租金回扣。至于受疫情重创的行业,如航空和旅游业,政府也会对症下药,帮助受影响的企业渡过难关。

新冠肺炎疫情何时结束仍是个未知数。新加坡政府有能力通过追加预算案援助新加坡人和企业,是因为有国家储备金作为坚实的后盾。面对疫情和瞬息万变的局势,团结和坚韧将受到考验。针对额外援助配套,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通过新加坡媒体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鼓励民众沉着应对全民一心走出困境,以更有信心的姿态面对未来。

由于与2003年SARS爆发时相比,新加坡与世界的联系比17年前更加紧密。这样的相互联系,意味着对全球旅游业对供应链都会有连锁反应。

不少新加坡人已经开始担心供应链受干扰,虽然终将恢复但需要一段时间。因此新加坡政府还会已经局势仍在演变,及时做出调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