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新加坡财团,命里犯“金花”

这个新加坡财团,命里犯“金花”

文|内幕君

狗蛋小的时候经常听到一句广告语,到现在还记得: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

那时候说起冰箱,新飞和“真诚到永远”的海尔一样知名。

1996年,新飞率先在国内大量推出无氟冰箱,一下卖爆了,很多人为抢到一台,还得先掏钱买一张订购票,最高的票被炒到500块一张。

巅峰时期,新飞冰箱占据国内近20%的市场份额,获称冰箱界“四朵金花”之一,另外三家是:海尔、容声、美菱。

因为名气太大,有人甚至提议说,应该把新飞所在地新乡市改为新飞市。

但这么一家曾在冰箱行业做到国内顶尖的企业,2018年破产清算时,旗下全系品牌——新飞电器、新飞家电、新飞制冷器具三家公司股权被法院挂网上公开拍卖,起价仅4.5亿元。

后来康佳买下,成交价比底价多500万。

多重因素让曾经的“国货之光”黯然失色。有人说是新飞引进外资,才陷入插翅难飞的境地。

7天前,协信被曝出债券违约,与此同时还有30亿债券规模将在年内陆续到期。

协信爆雷也是多方面因素挤压造成的,一种声音认为,外资大股东决策慢输血不够。

他们说的外资和当年新飞引入的外资一样,都是新加坡数一数二的大财团——丰隆。

狗蛋开玩笑说,坡国丰隆在中国真是坡多命舛。

1

接盘协信不久,新加坡丰隆系就出现明显的分歧。

2019年5月,新加坡丰隆首次牵手协信远创(下称协信),以55亿元代价成为其二股东。

不到一年,2020年4月,丰隆再次拿出43.9亿元现金入股,旗下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CDL)顺势坐上协信大股东之位。

没想到,这笔百亿买引发CDL内斗。

2020年10月21日,CDL发文披露,董事会成员郭令柏辞去非执行及非独立董事职务。

郭令柏是CDL首席执行官郭益智的堂叔,他和郭益智的爹——新加坡丰隆集团现任掌门郭令明是堂兄弟。郭叔叔通过辞职信公开表明:

对协信投资及继续向协信提供财务支持一事,与董事会和管理层存在分歧。

矛盾公开化后,郭令明回应外界说,对协信的这笔投资确实很具有挑战性。

狗蛋说,岂止是充满挑战性。

以为能挖到宝矿,最后发现是个不见底的资金窟窿。

协信的债务危机已经不是输点血的事了,短期百亿债务压顶,今天就有一笔20亿总额的债券“16协信03”到期。而中长期还有项目复工、去化难题。

前几天,上游新闻记者走访协信的重庆项目敬澜山,发现工地停工了。对于停工的原因,知情人告诉记者:

很大一部分是CDL流程冗长导致的,派来的管理层也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狗蛋说,一时间不知道该心疼谁。

2

2018年接盘新飞,康佳分管白电业务的时任副总裁何建军说:入局新飞,新加坡丰隆输了,我们一定不能输。

新加坡丰隆的确是输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正兴“引外资”潮,1994年春天,河南主要领导带队下南洋,跑到新加坡招商,受到李光耀接待。

那次会晤,丰隆集团的创始人,年过八旬的郭芳枫也在。随后他就派人奔赴河南考察,最终选择入局新飞。

一开始三方合资,国资、丰隆以及河南省府在新加坡设立的豫新电器分别占股49%、45%、6%。

丰隆入局前,新飞已是如日中天,1992年还被定为国礼。

合资运作时,新飞创始人刘炳银借着无氟冰箱生产线带新飞继续高歌猛进,1996年一年就卖出120万台冰箱,开始坐稳中国冰箱“四朵金花”之位。

此后连续8年,新飞冰箱每年都能卖出上百万台。那时候新飞的员工和今天的华为、阿里员工一样,都是大家眼里的高薪阶层。

1996年,新乡市平均工资两三百块,新飞的已经超过千元。传说杭州楼市有个“阿里定律”,阿里人在哪,哪的房价会涨,当时的新乡菜市场也有一个传说:

每到新飞员工发工资,菜市场的菜都要随之涨价。

2001年刘炳银去世后,新飞逐渐被丰隆一手掌控,2006年丰隆占股达到90%。

然后丰隆开启一番折腾,空降一个新加坡人挂帅,又陆续安插300多个高管入新飞,接着换营销打法、削减人力成本……

削减到什么程度呢?用新飞员工的话说:10多年不涨工资。

2012年,新飞员工罢工要求加薪,他们列出数据: 新飞安装温控表的车间淡季工资890元左右,旺季1200元左右。比新乡市职工平均工资2160元低多了。

就这……菜市场的菜价都涨好几回了。

但无论怎么折腾,家电业大势不在,丰隆只有撤资,惨淡收场。

2018年新飞破产拍卖,如果不是阿里拍卖平台要求每次加价500万起,估计康佳4.5亿底价就能拿下新飞。

3

1928年,战火纷飞年代中的一个普通年头。

但对丰隆来说,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那一年,为了躲避战乱,16岁的厦门同安莲花镇人郭芳枫卷上一张草席,买了去往新加坡的船票,和很多福建老乡一样“下南洋”闯江湖。

因为个子矮不像成年人,郭芳枫买到了半价船票。

正是郭芳枫在1928年踏出这一步,才有后来称霸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丰隆。

到新加坡后,郭芳枫在堂姐夫的五金店当了13年打工人。1941年,郭芳枫拉上先后来到新加坡的三个亲兄弟,开了家小商店,卖五金、油漆、轮船用具等。

二战初期,新加坡是大量船只途经地,这些船靠岸或者中转补给需要设备和各种用品。郭家四兄弟靠倒卖相关物资攒下第一桶金。

郭芳枫后来在自传中解释为什么小店叫丰隆:何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丰;泰山不择土壤,故能成其隆。

那时候,市场上需要什么丰隆就卖什么。

二战结束后,郭芳枫料定各国经济重建会使地皮、建材走俏,丰隆买入大量土地、办水泥厂,触角从新加坡伸向马来西亚。

1963年前后,郭家四兄弟在经营方向上出现分歧,丰隆就分家了,郭芳枫留守新加坡,他的哥哥郭芳来转战马来西亚,分别掌管新加坡丰隆和马来西亚丰隆,各成一方翘楚。

再后来,不满足于囤地皮,新加坡丰隆开始搞地产开发,并陆续把金融、酒店业务纳入发展版图。

1976年,丰隆第一座地标“丰隆大厦”落成,总高45层,是当年新加坡核心商业区最高建筑之一。

地标高耸入青云,郭氏家族的财富值也是扶摇直上。80年代,《福布斯》杂志评选世界十大华商富豪,郭芳枫榜上有名。

1994年底郭芳枫去世,儿子郭令明接管新加坡丰隆。站在父辈打下的金山上,“富二代”郭令明还是挺拼的,继续做大新加坡丰隆:

其旗下CDL是新加坡最大房企之一,丰隆金融是新加坡五大金融机构之一,千禧国敦酒店在全球拥有100多家酒店。

2004年,郭令明身家28亿美元成为新加坡首富。2014年,郭令明及其家族以净资产78亿美元,排在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第二,2020年,拥有88亿美元财富的郭令明排在第六。

狗蛋说,如果不是海底捞张勇、迈瑞医疗“三剑客之一”李西廷这两个新一代新加坡人到来,郭令明的排名还能再前进两步。

4

这么一家穿越过炮火、1997亚洲金融危机、2008全球金融危机的身经百战的老企业,雄霸一方的财团,混中国时似乎总不开窍:

经常踩错周期。

10年前,CDL大举进入重庆开发地产,在重庆主城渝中制高点——379米的鹅岭上打造鹅岭峰项目,在产品和设计上都做得不错,试图打造顶级豪宅。

但押错宝了。

重庆城市向北发展,老城终究缺乏做顶豪房的基因。

2017年,在重庆久攻难站稳的CDL打包鹅岭峰项目和黄花园项目,卖了一大半股权给万科。

过去在新飞身上翻车,现在又被重庆房企协信给绊了,崴了一脚。新飞曾是冰箱界“四朵金花”之一,协信是重庆房企“五朵金花”之一,狗蛋说:

看来丰隆命里犯金花。

2004年,在一次和新加坡青年创业者交流的会议上,郭令明对年轻人坦言:

我们经营房地产业40多年了,有时也犯错误,因为有些变化我们没有预见到。

他说,“这些变化有经济的,也有环境造成的,都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但是最重要的,必须要有应变计划,这样即使犯错误,损失也不会太大。”

郭老板还说,对待错误,唯一可行的措施是承认错误。

CDL投资协信引内斗之后,郭令明也承认“这笔投资很有挑战性”。承认之后呢?狗蛋猜测故事的结局是:

我错了,我走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