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奥运办不办?日本里外不是人

作者:符祝慧

去年东京奥运决定展延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坚称“日本要让东京奥运会成为人类打败病毒的象征”。不过,面对第四波冠病疫情冲击,加上疫苗接种速度缓慢,反对举办赛事的声浪不断加大。然而,停不停办背后,牵扯到千丝万缕的问题。

日本为举办2020奥运付出不少心血,好不容易到手的项目难以轻言放弃。但在严峻的全球冠病疫情中冒险办一场让人战战兢兢的奥运,不免让许多民众觉得这又何苦。

特稿:奥运办不办?日本里外不是人

东京奥运火炬本月17日在广岛传递时,火炬手只能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完成传递。(路透社)

80%的日本民众认为奥运应该停办或再延期,国际舆论也有类似主张。不过,日本领导人菅义伟和他的奥运筹备团队一直在为奥运“背书”,称要努力呈现一个让人安心的奥运。

“安心”宣言难抵舆论批评

这些“安心”宣言,始终抵挡不了舆论的批评。日本宝岛出版社5月11日就特别在《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和《日经新闻》三大报章刊登一则显眼的意见广告,引起日本社会和社交媒体的广泛转发。意见广告上还用了一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照片,日本学生拿着竹枪准备冲刺,中央是一个火红的大病毒,并附了一段文字:“无疫苗、无药物、要我们用竹子作战吗?如此下去,很多人会被政治所害!”

日本目前的冠病累计病例超过69万5000起,死亡病例累计1万2000起,与许多国家比较相对少。不过,自去年冠病暴发后,医疗救治一直是日本应对疫情方面的一大缺口。

目前,受到第四波疫情冲击,东京和大阪更面对医院床位和人手短缺的问题。大阪已多次求救,因为排队等待入院者日增,一些人只能在家中垂死等待救治。日本目前还对包括东京、大阪在内的九个城市颁布加紧防疫的紧急状态令,至少持续到5月底,甚至可能延长。此外,冲绳县预料也将在23日进入紧急状态,并持续四个星期至6月20日。

特稿:奥运办不办?日本里外不是人

一名工作人员昨天在东京参加自卫队的冠病疫苗接种模拟演练。(路透社)

总人口超过1亿2600万的日本,疫苗接种速度缓慢,已接种人口至今不到3%,全球排名第110位。根据彭博社,日本接种了近800万第一和第二剂疫苗,英国则接种了近6000万剂疫苗。2003年,好多亚洲国家为沙斯疫情所困,那时堪称是“疫情净土”的日本,现今被舆论批评为快沦陷的“冠病战败国”。

一名70岁日本奥运义工5月7日辞去这一任务,他投稿《朝日新闻》控诉奥运组织无法确保安全。文章写道:“参加了一次试验竞赛,奥运主办单位要求义工早上5时集合,那时看到更早抵达的临时工都躺在密集处休息。”

著名日本导演北野武指出:“要求比赛现场有500名医生,这是一个无理的要求,忽视日本地方政府的处境。我为运动员感到难过,能了解他们一直在努力,但是东京奥运会也必须顾及一般民众的性命。”

去年东京奥运决定展延时,前首相安倍晋三坚持要举办规模完整的奥运,坚称“日本要让东京奥运会成为人类打败病毒的象征。”

一年过去了,疫情非但不见好转,还因出现变种毒株给奥运带来更多变数。日本已宣布奥运场馆不能有海外观众。对日本而言,奥运已不再是一棵摇钱树,而是要通过电视转播,向全世界证明日本能在非常不容易的情况下办奥运。

特稿:奥运办不办?日本里外不是人

一名反对举行奥运的日本示威者本月18日在日本奥委会总部外的抗议活动中举着横幅。(路透社)

未能保护民众安全下续办 菅义伟支持率跌至40%

被安倍推上台的菅义伟,今年必须面对两场政治硬战——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战和最迟在10月举行的众议院选举。日本媒体近期的民调都显示菅义伟的支持率跌幅甚大,已跌至40%左右。有分析指出,菅义伟口口声声挺奥运,因为这是前任安倍留下来的政治遗产,他要拿奥运作为“政治筹码”。

然而,在未能给国人足够冠病保护的情况下,还向世界宣称“要全力以赴办一个让人安心的奥运”,让民众觉得本末倒置。近期,连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都几次提出:“到了某个时候,就该斩钉截铁宣布停办。”

随着日本疫情日益严峻,民众质疑举办赛事的声浪不断加大。一些民众的投诉,甚至把矛头指向日本运动员。据日本媒体报道,东京奥运最大赞助商丰田汽车公司的高层对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感到不好受。

特稿:奥运办不办?日本里外不是人

一名反对举行奥运的日本示威者本月18日在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总部外的国家体育场前高举标语。(路透社)

报道引述丰田高级执行官长田准的话说:“这都由于医疗焦虑所引起,作为赞助商,我真的感到心疼……现在,我想必须诚实面对,大家都希望看到的是,所有运动员和市民能放心地参与赛事。”

奥运赞助商的看法,被指也可能成为左右奥运的一个方向盘。近日,日本商界希望“终止”奥运会的呼声高涨。他们担心倘若不顾民意,奥运之后疫情恶化,最终会影响广告效应。一些企业家甚至表示不希望因为东京奥运留下“恶名”。

办不成谁买单?政治人物闪烁其词

日本奥组委会和国际奥委会昨天结束了三天的闭门会议,东京奥委会主席桥本圣子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奥委会要尽一切努力,确保大会安全举行。我们将实施三个彻底措施,即彻底管制入境日本的人数,对他们的行动彻底管制,并在医疗上进行彻底改善。”

特稿:奥运办不办?日本里外不是人

东京奥委会主席桥本圣子昨天和国际奥委会结束闭门会议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路透社)

与会者口径一致,表示此次会议没有任何议题涉及中止奥运。会议也坚称,即便是在东京处于紧急事态下也要举办。但是,对于“万一办不成,谁来买单?”这个问题,日本政坛昨天却上演了一场拉锯战。

负责东京奥运会的部长丸川珠代昨天在国会上说:“东京组委会目前的预算余额是7210亿日元(88亿新元),这其中包括进不了口袋的900亿日元(11亿新元)门票收入。奥运组委会的经费来源靠的是赞助商,如果取消,很有可能耗尽资金,组委会绝对负担不起赔偿。到时,就由东京政府负责。”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则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推说:“东京为应对冠病已花费超过4万亿日元(约480亿新元),挪用的储蓄金已几乎触底……按规定,奥运经费不足的情况是由国际奥委会、政府以及东京组委会一起协商。”

日媒近期也关注小池百合子的态度,不少分析认为停办奥运王牌掌握在她手上。作为主办地东京的首长,要看她能否以疫情之危,向大会提出停办要求。

《每日周刊》分析,小池或是在观望,等待时机出招,从而能在不损人的情况下叫停奥运。曾担任日本首名女国防部长的小池,在安倍政权时被打入冷宫离开了中央政府。也许通过观望舆论走向,对奥运停办与否做出正确判断,很可能成为她回归中央的契机。

曾是柔道国手的日本奥委会理事山口香日前表示:“日本许多人都对东京奥运会持怀疑态度,也引起强烈的负面舆论,但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及组委会不愿聆听。”她也担心,日本已经没有回头路,目前提出停办为时已晚。

一名自民党议员向《每日周刊》透露,东京作为主办方,如果开口说停办,损失将包括必须对商家做出的赔偿,这笔钱少说也要2万亿日元(约240亿新元),而且还会被迫交付奥运委员会违约金。日本当局至今不出声,被外界推断是想要国际奥委会自行打退堂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