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防疫准备”排名竟落后于泰国和马国 还在四项指标“考零分”


近日发布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中,新加坡排名全球第24。(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加坡医疗水平一直位居世界前列,也曾经渡过沙斯疫情的难关,照理来说任何有关医疗或卫生安全的排名,我国应该都能表现不俗。

不过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简称EIU)近来发表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简称GHS指数)显示,新加坡针对重大传染病的防疫准备只排名全球第24。

更让人惊讶的是,新加坡甚至在东南亚仅排名第三,屈居泰国和马来西亚之后。

这种排名对“习惯”名列前茅的新加坡来说恐怕不是那么光彩。但防疫准备是和国人健康息息相关的事,除了纠结排名的靠后,我们更应该探讨新加坡的防疫准备究竟达到什么程度,以及该报告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和是否具公信力。

我国曾在2003年挺过沙斯的肆虐。(海峡时报)

GHS指数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经济学人智库合作推出
红蚂蚁爬了一下GHS指数的原文。

GHS指数是首个针对全球195个国家的卫生安全相关能力进行评估的研究报告。

该指数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和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 )的联合项目,并由经济学人智库进行研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隶属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后者是学术界极负盛名的公共卫生权威。

整个GHS指数一共耗时2年半完成,多达110位研究员参与了数据收集和验证的相关工作。

从这些资料来看,GHS指数的公信力毋庸置疑,纯度很够。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极负盛名。(互联网)


新加坡仅被评为“准备较为充分
所以问题来了,新加坡在GHS指数的排名算是大热倒灶吗?还是别人表现太好,让我们比都比不上?

讲细节太复杂,红蚂蚁先讲个广泛的结论。
GHS指数一共将调查的195个国家的防疫准备分为三种程度,按照准备程度来说依次为“准备最为充分”(most prepared)、“准备较为充分”(more prepared)和“准备最不充分”(least prepared),藉此区分各国针对重大传染疾病的防疫准备程度。

新加坡在这三大程度中,被列入“准备较为充分”的组别,白话地说就是“尚可”。

而上文提到在本区域领先新加坡的泰国,则以全球第六的佳绩挤入“准备最为充分”的组别。

GHS指数的前三甲分别为美国(83.5)、英国(77.9)和荷兰(75.6),亚洲只有泰国和韩国(70.2,排名第九)获“准备最为充分”认证。

马国(62.2)排名第18,比排名21的日本(59.8)还高,新加坡(58.7)排名第24。

新加坡在其中四项指标抱蛋
GHS指数主要针对预防、检测及通报、立即应对、医疗系统、符合国际规范和环境风险六大类别来评估一个国家在防疫方面的准备程度,这六大类别又再分为34个指标,并细分为140道问题。

在0到100的评分中,各国的平均得分只有40出头。该研究报告也指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防疫方面做出完善的准备,即使是全球60个最高收入国家的平均评分也只有51.9。

新加坡在GHS指数的评分为58.7。在环境风险立即应对检测及通报预防医疗体系这五项类别中,新加坡的评分都比全球平均评分来得高,只有在符合国际规范类别获得47.3,较全球平均的48.5为低,并因此在这个类别只能排名非常不理想的第101。

然而,细看34项指标会发现新加坡在其中四个指标只获得0分的极端评价,其中包括“紧急公共卫生情况时和医疗人员的沟通”和“执行应对计划”等。

以“执行应对计划”为例,该报告表示新加坡在这个指标评分为0的原因是新加坡并未配合世界卫生组织进行应对生物威胁的演习。

在“紧急公共卫生情况时和医疗人员的沟通”的指标中,该报告则声称新加坡公共卫生部门和医疗人员没有一套沟通机制,他们也无法找到任何有关紧急行动中心的公开资讯。

在另外两项新加坡“惨获”0分的指标中,该报告给出的理由同样是缺乏公开资讯。可以说找不到公开资讯让新加坡在四项指标只拿到0分,进而拉低了整体评分。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的说法,GHS指数收集的评分依据仅限国际组织的公开资讯和数据,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及世界银行。

不过经济学人智库也提到,所有受调查的国家在GHS指数出炉前,针对初步调查结果做出检讨和评论。

不知我国卫生部在GHS指数公布前,是否有针对初步结果提出异议,但相关政府部门在GHS指数发布后,显然无意质疑调查结果。

根据《海峡时报》报道,卫生部针对GHS指数做出的回应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方面强调新加坡有能力应付公共卫生危机,另一方面则表示愿意进一步改善相关能力。

卫生部先是引述世界卫生组织去年对新加坡做出的评价,即该组织“认同新加坡展现了强大的领导能力,并拥有检测和应对潜在公共健康危机的极佳能力。

该部发言人接着补充:

“无论如何,我们会持续加强我们快速并有效预防、检测和应对公共健康威胁的能力,以及缩小任何存在的差距。

(叶安琪制图)


卫生部对GHS指数未置可否?
这样的回应非常圆融,一方面用世界卫生组织的话语来说明新加坡在应对公共卫生威胁方面的能力是受国际组织认可的,但也并未完全否认GHS指数给新加坡做出的评价。

去年10月,新加坡在国际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和发展融资国际组织(Development Finance International)公布的“承诺减少不平等指数”中,在157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九。

财政部长王瑞杰(当时仍未晋升副总理)当时直接开声批评该报告“是个完全错误的分析”。针对报告指新加坡政府投入医疗、教育和社会保护的钱不如泰国和韩国等国家,他表示重要的应该是结果而非投入的资源多少。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也提出数据提醒乐施会不该只看投入,也该看看政府施政的成效。

可见政府对于新加坡在某些榜单排名表现不佳,只要底气够足或自己有道理,驳斥反击也是不在话下。

这一次,政府的态度反而谦卑许多……

经济学人智库的项目经理巴帕特(Priya Bapat)表示GHS指数是为了让全球领导人作为指定有效政策决定的参考依据。

作为全球数一数二的交通枢纽,新加坡每天都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流,长期曝露在重大传染病的风险之下,因此防疫准备至关重要。

就如经济学人智库所说的,全球没有单一国家针对重大传染疾病做了完善的防疫准备。与其纠结新加坡的排名落后泰国和马国,或陷入口水战,针对GHS指数的调查结果做出改进才是更重要且更实际的做法。

【更多好读】*抗非典英雄赵光灏医生,新加坡人没有忘记你
*新加坡政府应对贫富差距很不行,排名全球倒数第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