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的日子|最好的幸福是美食

在没有到新加坡的时候,我以为他们的饮食会是汉堡和奶酪,作为发达国家给我的印象都是这样,所以那时候还担心来了吃不习惯。

到新加坡后的第一天,去了宿舍附近的餐馆,看了半天选了一份卤面,味道不错,但是没有吃饱,因为那时候花钱的时候还喜欢把新元换成人民币。总是默默的盘算,在中国花不了这么多。

当我去超市买一瓶可乐的时候,发现一瓶的价格可以在中国喝三瓶的时候,我忍着了,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学着生活。

新加坡的人并不特别热衷于厨房里侍弄各种各样的菜,相反他们喜欢在路边组屋的巴刹里吃上一顿,喝杯咖啡或者马蹄水,再享受一下傍晚的凉风,我以为这就是新加坡。

新加坡的巴刹和口福到处都是,他们聚集着各国的美食,只要你愿意去寻找,总是应有尽有,不过我最常吃的是泰国的东洋肉碎,酸酸的辣辣的,吃起来再喝一杯水,那种感觉甚是畅酣淋漓,我喜欢它的理由很简单,可口而且实惠。这就像恋爱开始的人一样,当初互相欣赏的时候只是因为有一个好的感觉,谈得来并且能带给彼此快乐。

有时候恋爱像吃饭一样简单,但是同样的饭吃的久了就会腻味,同样的爱人待的久了也就不再新鲜,有时候你可以尝试新的食物,吃的越多快乐越多,但是却不能尝试新的情人,爱的越多,路越坎坷。恋爱却不像吃饭一样容易。

我总是呆在一个地方,吃卤面,米粉,海南鸡饭,同事经常会介绍各色的美食给我,我会去吃的,却始终是这些。我喜欢墨守成规,虽然想多饱一下口福,但是我想会有一个人陪着我,陪我吃尽这个小岛的美食。

妞妞说,这个小岛的美食一年两年是吃不完的。我说,那我就吃他个十年八年的,只是恐怕到时候胖的连路都懒得走了,天天喊着要塑形,可是看见可口的东西,什么东西都抛在九霄云外去了,我就是甘心做个胖子。

胖子都是从吃开始的,我一直很坚信这句话,但是我的胖绝对是个意外,因为它是从喝开始的。妞妞有时候会说我贫嘴,总是会说一些缪论来让人相信。

她说她从小就是个胖子,胖的没有逻辑,所以她不怕吃,我们一起去吃的第一餐是麻辣香锅,麻辣香锅这道菜,说实在了就是一盆大杂烩,带着麻和辣的味道而已。暂且把它归到美食的一类,因为妞妞喜欢。

我已经忘记是怎么认识妞妞的了,现在也早已忘记她的模样,当然这不是情人约会或者其他,只是一种简单的吃货的邂逅。开始的时候只是她欣赏我的文笔,也算是偶像与粉丝的见面吧。所以后来就不再见面了,她说她做人很挑剔,承受不了我的清高,虽然她知道人至察则无友的道理。

我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哪怕一个人在这岛国晃来晃去,也不愿意两个人在一起无处可去,但是,心中想的那种洒脱,却始终没有来过,难怪有人会说,我像缺了一种东西的感觉。

新加坡的Foodcourt里,有时候会放一些轻音乐,三三俩俩的人坐在一起吃喝,没有中国式的喧闹,不过细细体会,也不失一番情调。我喜欢看来来去去的人,以及每个幸福的感觉,那时候我会很安静的四处张望,别人都在忙着美食,似乎只有我一人在忙着想像。

我想,我会留着这感觉,让别人体会到,有时候我们总责怪文人是骗子,把穷山烂水都能写成世外桃源,我们带着憧憬去欣赏的时候,总是失望而归。事实上,不是文人欺骗了你,而是你缺少了发现美的眼睛。这就像饮食一样,我说这道菜很是极致,味道极为醇美,你只吃了一口,说:太辣了。

所以,幸福是一种感觉,它不是一个人带给另一个人的,而是一个人静静的用心体会的。因为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另一个人幸福,就像没有一种绝对的美食一样,五彩缤纷,才是生活。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说:最好的幸福是美食。最真的爱人是快乐!

 

姜国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