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提到两个重点文物,有一个就在新加坡


点击关注新加坡眼”,输入雅思”“汇款等关键词获得相关信息。)

“黑石号”沉船,1998年在印尼勿里洞岛附近的爪哇海域被发现,打捞上来6万多件瓷器及金银饰品。这是一艘阿拉伯沉船,船上却载满中国唐代器物,又是在印尼的水域里沉没。这就证明了在唐朝时,中国和中东诸国,特别是波斯、阿拉伯,已经有直接的贸易关系,即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



5月14日上午,中国领导人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发表主旨演讲,提到:“中国陕西历史博物馆珍藏的千年‘鎏金铜蚕’,在印度尼西亚发现的千年沉船‘黑石号’等,见证了这段历史。”他举了两个例子,其中之一就是黑石号,可见这批文物意义重大。


黑石号打捞上来后,上海博物馆、扬州博物馆和湖南省博物馆都曾有购买意向,但因价格等问题,最终皆没有和卖家谈拢。幸运的是,2005年,新加坡政府在邱德拔遗产基金的捐助下,以3200万美金整批购买了唐代沉船“黑石号”文物。现在看来,新加坡政府太有眼光了!如今拍卖市场,动辄上亿,3200万美金,绝对是一个“值得的数字”。



2015年底,亚洲文明博物馆在一楼开辟“唐代沉船”常设展区,展出“黑石号”宝物,而且这个厅就以邱德拔命名。


我非常喜欢这个展厅的透明设计,大面积采用玻璃墙面,其中有一面甚至可以看到外面的行人和建筑。这一年多来,我去过六七次,常看常新,每有收获。


上个月又去,发现三件极为珍贵的唐青花盘有两件不见了,巩县窑所烧制的白釉绿彩高足长柄壶(其高逾1米)也不见了。再一看,这里少了几个金碗,那里少了两个银盒。因为太熟,缺什么一目了然。后来得知,部分精品到纽约展出了。尽管知道只是暂时离别,还是一阵失落,毕竟每次来都会对着它们瞅了又瞅,已经“混成朋友”了。


幸运的是,我个人最为喜爱的那只白釉绿彩罐还在,一只瑞兽趴在罐口向里张望,活灵活现,美妙之极,它也常被作为有关黑石号画册的封面。


扬子江“江心镜”也还在。这枚看上去锈迹斑斑、不甚精美的铜镜,却是考古学家苦苦寻找而从未发现的宝物——江心镜。江心镜,也称“百炼镜”、“水心镜”。因每年五月五日铸于江心而得名,是唐代向皇帝进贡的铜镜。何堂坤所著《中国古代铜镜的技术研究》认为,选择吉日良辰铸镜,是社会习俗的反映。“五月五日”是龙的节日,此应是龙崇拜的社会意识的体现。



黑石号上的“江心镜”,尽管锈损严重,奇妙的是铭文“扬子江心百炼造成唐乾元元年戊戍十一月廿九日于扬州”却清晰可见,说明它就是“江心镜”或“百炼镜”。但这面江心镜,并非铸于五月五日的午时,而是“十一月廿九日”。难道出口外销的江心镜和进贡皇帝的江心镜有区别?确实,五月五日特制的江心镜专为进贡皇上,民间使用或外销的江心镜,则无需择日铸造。


白居易写有多首镜子诗,包括《百炼镜》一首,其中有四句:“人人呼为天子镜,我有一言闻太宗。太宗常以人为镜,鉴古鉴今不鉴容。”白居易借镜子谏言统治者,赋予了镜子的政治寓意。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