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迷奸、贿赂警察⋯这个娱乐圈,到底有多脏?

张紫妍自杀十周年了。


十年前,这个唇红齿白还有点小性感的女孩,在26岁那年,因不堪长期遭受性侵含恨自杀。

       

两年后,她的遗书才得以曝光。


50封信件,238页声泪俱下的控诉,揭露了她被迫多次提供X服务的种种细节,这般禽兽行径涉及演艺圈、媒体圈、政界、商界31位大佬,调查几次被迫中断……

       

她去世十年的今天,一切似乎正在重演。


3月11日,韩国演艺圈再次爆发了地震级的性丑闻。


当红男艺人Bigbang组合成员胜利经营的BurningSun夜店里,更赤裸裸、也更肮脏的权色交易被摆上了台面。     

     

黄赌毒一手包办,偷税漏税贿赂警察,性暴力是家常便饭,关起门,直把人间变成炼狱。


民愤之汹涌,让韩国总理被迫发表声明:民众对于警方的勾结疑惑,希望以警方的命运为赌注,彻底调查并依法处理!


       

此情此景,此般呼应,让人不由脊背发凉。




事件的发端,还要从一起斗殴丑闻说起。


在李胜利的夜店里,有一名女生疑似遭下药,被保安拖着去了VIP室。


       

与此同时,一名金姓男子被一群保安拉至门外暴打。


被打者后来向媒体披露,当天他看到女生被夜店高层下药,想要去帮忙才招致此祸。


       

可警察调查后,却一口咬定胜利夜店很干净,监控坏了没拍到斗殴视频,并以性骚扰的罪名拷走了金某。


这种由巧合凑成的电视剧情节,在现实中未免也太过魔幻了吧?!


于是,韩国吃瓜群众展开了“行动”:


24万人在青瓦台请愿,要求彻查警方是不是收了胜利夜店的贿赂。


       

这一查不得了,更多内幕被揭露了出来。




BurningSun夜店,是一个人性的斗兽场。


他们打通各界,贩卖欲望,赚得盆满钵满,在霓虹闪烁的光彩之下,干着肮脏的勾当。



一、VIP室的毒品交易


Burning Sun前职员爆料,夜店的VIP室是供客户们吸毒的地方。


夜店VIP顾客也透露,工作人员曾向他展示一粒白色药丸并问是否试试。


去年7月,该夜店一名男性顾客曾被送去急救,他在喝下别人给的香槟后脉搏飙升,伴有身体痉挛和瞳孔扩散,推断为药物中毒。


哪怕是VIP,他们也能用毒品来操纵,引权贵们上钩。



二、迷奸G水成女顾客的特制饮品


为了摆平风波,胜利的妹妹拿出了警察也弄不到的当天视频,试图坐实金某的性骚扰。


岂料被眼尖的网友,一眼就发现了G水。


       

经调查,胜利的这家夜店,有一个职位叫MD,负责寻找店里的女顾客,下药迷晕,然后送到VIP室给高级客人消费。


MD们不仅能从中抽取提成,还会录下视频,在VIP客人群体中传播。


     

       

这一供应链的存在,使得这家夜店异常火爆。


VIP室极其隐蔽,MD们服务周到,被迷晕的女顾客们不敢声张,许多表面风光实则猥琐的大佬们趋之若鹜。


      


三、未成年人成待宰羔羊


按理来说,未成年人进入这种娱乐场所,会对夜店造成致命打击,只要有人举报,哪怕有警察罩着也保不住。


但BurningSun的理事却选择了铤而走险。


       

当然能让他冒险的未成年人,必须符合一个要求,那就是姿色过人


“外貌就是入场手链,带一些漂亮的孩子进来就行了,丑得像猪一样还身份有问题的,真是令人烦躁!”



四、胜利牵头传播性爱视频


随着调查的深入,几则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陆续被曝光。


群成员一共有8人,胜利,两名男歌手、公司代表刘某和金某,以及职员和圈外人士等共8人。


为了讨好考察的外商,胜利竟吩咐职员金某安排两位美女陪同过夜


       

除此之外,还有歌手郑俊英也现身李胜利的招妓聊天群。


偷录视频,到处传播,还以集邮的数量互相攀比,完美诠释了“人渣”二字的写法。


       

郑俊英一人非法偷拍的受害女性,仅可确定就多达10人。


随后更是牵扯出了十余个圈内明星和圈外有身份的人士,都参与了这样的“狩猎游戏”


10个,或许只是零头。




“事实上,韩国影视界存在的性别暴力,早已成为心照不宣的秘密;但至今还没有能够对此刨根问底的媒体。”


一位韩国资深记者这样说道。


2011年8月也曾爆出这样的偷拍事件,多张艺人的艳照在互联网上流传。


随后,107G视频直播共39个系列,被迅速传播,成为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些视频除了拿来娱乐之外,更是用来要挟被害女性。


去年10月,韩国女星具荷拉被男友家暴,全身淤青,子宫被踢至出血,直接影响生育能力。


但她却回避镜头、不责怪、不追问,表现得唯唯诺诺,甚至在电梯里向男友下跪道歉


       

她忍气吞声的原因,是男方手上有两段8秒和30秒的不雅视频,一旦视频流出,具荷拉一定会身败名裂。


李胜利和郑俊英等人,也深知女孩们的死穴。


拍了视频留作把柄,日后哪怕曝光了,就装作谈恋爱发生了关系,计划堪称完美。


       



而在这一场欲望狂欢的背后,却是一群年轻女孩凋落的人生。


她们有的自杀,有的患上了抑郁症、有的产生了性别交往障碍、有的在这个深渊里不断下坠……


张紫妍就是其中一个,而她所在的那家公司里,青年女演员的自杀率极高。


出演过《太极旗飘扬》的李恩珠,出演过《那小子真帅》的郑多彬,都自杀了。


      


有媒体去公司原址探访,发现公司有床有厨房有浴室,基本和酒店差不多。


       

在韩国,男性仍然是政府、商界和艺术界的“统治阶级”,严格的等级制度使得女性特别容易受到不公和偏见。


也因此,性侵受害者往往因为害怕失去工作或被排挤而选择保持沉默。


去年韩国Metoo运动中,韩国著名话剧导演李润泽被曝性侵多名女演员,但敢于站出来指责他的,大多都是退圈了的前辈。


“我不能拒绝,他是这个圈子里的王。”


前话剧女演员金秀熙,回忆起当时的种种,依然悲愤得颤栗。


       

她们的人生被残忍地划上了一刀,自此万劫不复。


也有人想要为她们鸣不平,振臂高呼,惩治恶人。


但以张紫妍为例,她自杀后,好友尹某曾13次为她作证,却都遭到了警方的施压和跟踪。


不断有人上诉,但这个案子始终只有公司的经纪人和金社长获罪:


赔偿2400万韩元(约人名币14万元),分别被判四个月和一年,最后以缓刑2年及社会服务160个小时结案。


那31个人里面的其他人,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全部清清白白。


截至2018年8月4日,该案的公诉期到期。




十年后的今天,张紫妍们依然源源不断地被送进BurningSun。


青瓦台上为她请愿的帖子,还来不及撤掉:


“在像花一样美丽的年纪里含恨死去,真是太惋惜了!”

“应该彻底清除社会中的残余腐败!”

“这还可以称得上是文明国家吗?”

“也许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也有像张紫妍一样承受着这种苦痛的人……”


白日昭昭,却百鬼横行,花季正盛,却毁于明火。


为了平息民愤,此次事件中被弃的棋子相继被抛出。


李胜利退出演艺圈,郑贤英承认一切罪行并道歉,夜店被私自连夜拆除,相关夜店工作人员被拘留调查,YG公司市值两天蒸发7个亿……


       

但最终,这个案子会走向哪里,我们并不清楚。


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吗?还是会像以往一样不了了之?受害的女孩们该如何重续人生?


这个世界上,又还会有多少个张紫妍?


这些问题,只能留给“他们”回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领导说了您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

点好看,真的会变好看哦~!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