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奇案!她和她的前夫,一起杀死了男友的妻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新加坡歌厅酒吧盛行

舞女,女招待成为了

酒吧必不可少的一道景色

作为消遣场所

压力得到了释放

然而,也有人在酒吧

因为畸形爱恋

发生了因情生恨的

震惊狮城的情杀案!

新加坡奇案

1973年7月27日的一个周五

新加坡建国以来

第一个女刑犯在樟宜监狱

被执行死刑

她不仅害了自己

也害了自己的丈夫

以及情人的妻子

这场因扭曲的爱恋

而造成的悲剧

让人不禁感叹,爱情是美好的

然而畸形的爱恋

只会让人误入歧途而不复返



下面,就让椰子给你揭秘

新加坡第一个女性死刑犯

黄婉秀的往事

黄婉秀与西姆结为夫妻

在一次外出野餐时

17岁的黄婉秀认识了西姆


两人一见钟情

经过两年的恋爱后

迈入了婚姻的殿堂

本以为甜蜜的生活就此开始

然而没过多久

这对年轻夫妇就开始频繁地争吵

▲(左)黄婉秀,(右)西姆


黄婉秀霸道强势的性格

令丈夫西姆倍感头痛

黄婉秀不允许丈夫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时常会拿起刀或棍棒相威胁

为此,婆婆称黄婉秀为

皇后一样的儿媳妇

婚后的三四年间

两人接连生了两个儿子

西姆的工资的工资本来就不高

再加上还染上了赌博的爱好

家里经济状况越来愈差

渐渐的日常生活开支都难以为继

为了缓解经济上的紧张

黄婉秀不得不到一个小餐馆

打零工补贴家用

可就在这时

西姆却因为赌博被抓住

随后被公司开除

整日在家待业

黄婉秀彻底失望了

23岁的她正处在一生中最好的年华

然而却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她对这样嗜赌成性的丈夫

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随后,不顾西姆的苦苦挽留

黄婉秀毅然决然地

离开了他和两个儿子

纵使她的小儿子还没有满两岁

成为酒吧女招待“黄咪咪”

离家之后,黄婉秀找到

一份酒吧女招待工作

在那里她给自己

起了个花名——“黄咪咪”

凭借着年轻的身体

和姣好的面容

黄婉秀在酒吧如鱼得水

1966年,黄婉秀离开西姆的第三年

她遇到了一个日本人,渡边博史

▲渡边博史


渡边博史原本

在日本已经有了家室

有妻子和三个可爱的孩子

然而,独身一人在新加坡工作

渡边博史也难免经常到

酒吧去排遣寂寞

在酒吧他认识了

千娇百媚的黄婉秀

两人关系迅速升温

展开了一段恋情

然而,与此同时

留恋欢场的黄婉秀

在酒吧也认识了一位

出手阔绰,慷慨大方

来自香港的商人

黄婉秀爱着渡边博史的同时

这位香港富商也让她神魂颠倒

▲示意图

不久,香港富商

邀请她到香港生活

黄婉秀没有太多犹豫就答应了


在香港生活的日子

是快乐的,然而黄婉秀

也没有忘记渡边

两人经常书信往来


不久,黄婉秀怀上了

香港商人的孩子

然而商人并没有打算跟她结婚

将她赶了出来


▲ 70年代的香港


黄婉秀独自一人狼狈

回到新加坡

并生下了孩子


渡边博史知道这种情况后

帮她租了一间房子

并每月供给生活费

帮她度过了这段困难时期


两人关系也越来越浓

黄婉秀发觉自己真的爱上

渡边博史了



渡边博史妻子到来

女人的第六感

有时候是很灵敏的


渡边博史远在日本的妻子绫子

感觉这样两地分居

两人感情会越离越远

决定带着孩子搬到

新加坡和渡边博史团聚


而此时,渡边博史已经

黄婉秀同居三年了!


妻子的到来

渡边博史感到了

家的温暖


经过困难的抉择后

渡边博史想要

渐渐结束与黄婉秀

这段注定没有结局的关系

重新回到妻子的身边

然而,他知道黄婉秀

性格强势,并曾经表示过

“如果你切断和我的联系

我不保证会对你和你的家人

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所以,渡边只敢试探性的提出

分手的意思

然而黄婉秀还是

敏锐的捕捉到了渡边的心思

她看着渡边

和他老婆谈笑风生

而她只是一个局外人

愤怒与嫉妒渐渐在心中累积

黄婉秀觉得渡边博史依然是爱她的

只是他的老婆绫子

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位置

如果除掉原配

作为小三的她就能上位了

于是,一个疯狂的计划在

黄婉秀的脑海中成型了



黄婉秀和前夫共同作案

黄婉秀想要除掉绫子

然而她一个女子

不足以完成杀人计划

于是,丧心病狂的她

找到了曾经的丈夫西姆


她要雇佣西姆

帮助她杀死渡边太太

黄婉秀的恳求和金钱诱惑下

西姆几经犹豫

还是点头同意了

1970年1月6号晚上

渡边博史和黄婉秀

共进晚餐后

黄婉秀要求渡边博史陪她过夜

渡边博史以需要

“回家团聚”为由拒绝了她


没想到,这次拒绝成为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看着渐渐变心的渡边博史

黄婉秀彻底死心

决定动手杀掉绫子



残忍杀害情人妻子

从那之后

黄婉秀一直在等待时机

一天,黄婉秀无意中得知

渡边家的马桶最近出现了问题

她知道机会来了

她让西姆换上一套修理工的服装

伪装成维修工


带了一罐漂白粉

以及一个随身携带的手提包

里面放了一副手套

和一把闪着冷光的刀

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渡边的家

晚上九点三十分

海景公寓里——渡边的家

渡边还在公司加班

渡边太太在二楼哄三个孩子睡觉

黄婉秀和丈夫西姆

说谎是来维修抽水马桶

渡边太太绫子不疑有他

给他们开了门

并带到二楼浴室


就在渡边太太回头向西姆

指出马桶故障的一瞬间

西姆把罐子中的

漂白剂泼进了她的眼睛

黄婉秀从提包中拿出刀

向渡边太太连捅两刀

利刃刺进了她的脖子和腹部

这两刀的伤口极深

由于疼痛和惊恐

渡边太太倒在地上

一边捂着眼睛一边哀嚎着

浴室的声响惊醒了渡边家

九岁的大女儿渡边千惠子

▲渡边千惠子


听到母亲痛苦的喊声

千惠子立马起身向浴室冲去

黄婉秀和西姆两人夺门离去

而此时母亲绫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渐渐的没有了声音和动静

千子忍不住悲伤和害怕

放声大哭起来

她知道,母亲死了

千子的弟弟妹妹

终于被姐姐的哭声吵醒

三个孩子就这样

站在母亲倒下的浴室门口

哭了不知道多久

直到渡边回到家

看到了妻子的尸体

新加坡第一名女性死刑犯

渡边立刻报警

警察很快来到现场

并立案侦查

不久,黄婉秀和西姆相继落网

1970年12月7日

黄婉秀和西姆在新加坡

高等法院接受了审判

经过26天的审讯

两人被判谋杀罪,处以死刑

▲黄婉秀(上图), 西姆(下图)

1973年7月27日,星期五

正是黎明时分

天空刚刚露出了鱼肚白

白色的光从远处的天上渗透下来

漏在地上

一位牧师为这对夫妇祈福后

34岁的黄婉秀和40岁的西姆的

人生走到了终点

在被执行绞刑后

他们被并排埋葬

科普:新加坡死刑

新加坡是一个严刑峻法的国家

所有毒品罪、谋杀及绑架

必定被判死刑

樟宜监狱为新加坡的死刑行刑地点

在逢星期五黎明时刻执行

全数个案均以绞刑方式处决

所有的死刑案都是公开进行

被判死刑者在高等法院宣判前

拥有向上诉庭提出上诉一次的机会

所有的案件都会有文字记录

公众可以参阅其中详情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

1994-1999年之间

全球执行死刑个案中

把各国的案件数与人口相除


新加坡的比例是最高的

每一百万人口4.65宗


死刑,本来就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尤其在新加坡的死刑话题上

因为对贩毒等非暴力罪行者施刑

让人权组织所诟病


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

这是维护新加坡治安的重要因素

是不可剥夺的城市符号之一

爱是每个人

都想拥有的东西

幸福是每个人

都想要追求的东西

但是对爱的选择和对

幸福的追求不能逾越底线

出轨的渡边、杀人的舞女

在这场背叛家庭的爱情中,没有赢家

留下的只是失去妻子的丈夫

失去生命的罪犯

为人不齿的畸形爱恋……

把椰子设为星标哦!




移民

留学

吃喝

新加坡

旅游

教育

鞭刑

工作

省钱

历史

特产

遛娃






看够了吗?点击更多精彩内容~


爱椰子请给我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