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两会时间”:感受一下新加坡国会议员的提问能力

公积金这个课题为什么会需要在国会上讨论,完全是因为不恰当的opt out制造了问题。(张丽苹制图)

作者

 兰陵生 


积金会员到了65岁,入息不会自动按月存入会员银行户口,而是要会员向公积金局明文申请才会执行之事,前阵子闹得满城风雨,不仅公积金局连番发布文告阐述解释,人力部长杨莉明也在国会上解答了疑问。

人力部长杨莉明。(国会视频截图)


根据我国以往经验,任何事情一到了国会,经由总理或部长们“开解”之后,往往就会告一段落,因为能讲的已经讲完,不能讲的不会再讲;能做的会跟进去做,不能做的讲再多也不会去做。

这种议员提问,部长回答的模式,已经成了目前的国会生态和常态,相信黎民老百姓们都心里有数,也习以为常,就只差没把心里的OS——好啦别再演戏啦,说出来罢了。(当然社交平台上大家早就讲开了)


议员提问直接没技巧


这公积金事件啊,提问的议员不是没有,但怎么听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总是问不到关键处,也就是俗话说的搔不到痒处,结果三两下就被负责回答的部长给挡回去。而就算部长讲的有疏漏或不当之处,通常也不会有议员会再上前反驳(除了反对党),最后就是让人觉得,什么问题一定是部长单方面总结陈词。

新加坡议员在国会上进行提问。(国会视频截图)


这或许是国会规矩上的限制,毕竟那不是辩论会,要一直辩来辩去的也是没完没了。因此,议员的提问技巧就显得至关重要,可惜到目前为止,议员(尤其是执政党议员)提出民生问题时,都是过于直接了当,几乎相等于只是收集了咖啡店里的问题来问,没什么立论想法,也听不出是有经过构思和设计。

如果是这样,那不是谁都可以吗,又何须特地聘请一个议员来代劳?难怪“有识网民”要认为:


国会辩论根本就是执政党在自导自演一出出你问我答的戏码。

当然你可以说,讲的人天下无敌,做的时候却有心无力,你行,那你上啊?这么厉害,那你来当议员去国会提问啊?

诶,如果是平时,笔者会说,笔者又没有每个月拿一万块,为什么要花时间精力去做?何况那本来就是议员要做的事,要都别人来做,那他们做什么?

不过这回为了捍卫笔者的论点,也因为公积金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不合理,所以决定破例一次,以下,就是如果笔者在国会,就会这样子问部长。

银行会要你申请才分利息吗?


政府一直重申,公积金当然是会员的钱,政府只是代为保管,迟早都是要还给会员的,只是不会一次过,而是分成无数次,让会员可以“慢慢花”,而不会一下子就“用光光”。

新加坡没有养老金制度,对绝大多数新加坡人而言,公积金就是退休后的经济保障。(互联网)


红蚂蚁曾经在《公积金入息70岁才“自动”发放,政府是好心做坏事吗?》一文中提到:

“如果换一个角度思考,把公积金局想成是一家‘政府经营的银行’……就像放在银行的定期存款那样……这样想是不是相当合理?”

是的,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比喻,但我们要问的是,有哪一间银行,是你存入了定期存款之后,却要你自己去向银行申请发放利息的呢?

公积金局近年推出了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也同样地宣称这就等于是会员购买了一份终身储蓄+退休保险一样,到了65岁,就会按月领到特定数目的钱,保你保到归天那一天。那同样的,我们也要问,有哪一份储蓄 + 退休保单,是你签了之后,时候到了(假设是65岁),你却得去向保险公司申请把入息存进自己户头的呢?

我可以保证,如果有任何一份保单具备这一项“额外”条件,那这份保单一定卖不出去;有哪一家保险公司推出这样的保单,那家保险公司一定混不下去。

隐藏小动作令人难以接受


这就是在适当时候,使用“no actions needed from you”(您无须做任何指示)这个关键点的问题了。

就像很多商家在进行促销时,总喜欢在大大的行销字眼之后,打上小小的“*”符号,然后底下一连串的附注,甚至干脆就只打上语焉不详的“条款适用”。这种隐藏条件,绝对是交易上最不受买家欢迎,偏偏卖家又很爱使用的伎俩。

如今,公积金局就犯了这个让广大“买家”民众不爽的错——“65岁可领取入息。*但你得提出申请”,这无疑就是为原本一致被认定的规则,添加了讨厌的隐藏条件。

新加坡货币的50元和10元钞票。(联合早报)


说了是65岁发放入息,公积金局又一再表明并没有悄悄地把年龄延迟至70岁,那为什么不说到做到,就在会员65岁时直接发放入息呢?为什么要搞出一个会员须要自己申请的的小动作?

其实公积金局只要大方地在会员65岁时自动发放入息,把想延迟到70岁才领入息的选择,从 opt out 改成 opt in,问题,马上就解决了。

今天这个问题为什么会需要在国会上讨论,完全就是因为不恰当的 opt out 制造了问题,没有这个 opt out,就根本不会有问题。

我甚至可以赌上我的议员身份(假设提问的是议员),绝对不会有人在65岁时,银行户口每月自动收到钱之后,质问公积金局为什么没经过他同意就乱乱把钱塞进他的户口里。

六成会员不在65岁提取入息不成延迟理由


还有,不要告诉我们,有60%会员没要求在65岁时领取入息,那原因可以有很多,包括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需要自己去申请才领得到钱,而不只是因为会员们都钱多到65岁时不需要领入息。

(海峡时报)


如果我们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前阵子引发领取入息年龄被延迟到70岁的误解,正是因为会员不知道有提出申请这一个额外步骤,如果大家都在65岁时自动领到钱,又怎会产生误会?

60%会员没申请领取入息,绝对不代表应该把年龄提高到70岁,或在65岁时需要申请才领得到钱,那只是一个讲了等于没讲的理由。

如果一定要用数据,就应该把规则定成65岁时大家都自动收到入息,到时如果你告诉我有60%会员要求/申请延迟领取入息,那才是把规则改成 opt out 的有力证据,也才显得合理。

请政府听取民意


(海峡时报)


政府说了在65岁发放入息,就要发放,不自动发放的原因,无论是什么都将被视为荒谬和不可接受的,也会因此造成承诺无法信守;而悄悄添加了一个需要申请的额外条件,更令整件事显得缺乏公信力。

当民众申述了,也让代表议员在国会提问了,部长出来解释之后,却不做出改变,一意孤行,就等于是不愿意听取民意。

不自动发放入息,坚持要会员申请过后才进行,对普罗大众和所有公积金会员来说,都是不合理的,偏偏,政府却要与民意背道而驰,认为这样才合理,试问这样下去,人民又如何会给政府投以信任票呢?

如果就因为这么一个单一的公积金入息提取问题,让人民对政府的诚信、公信力、合理性、听取民意及获取人民信任感等各个方面的态度,出现了偏差,岂不是得不偿失?

【更多好读】

*

新加坡政府是好心做坏事吗?公积金这个社保储蓄计划竟被骂成这个样子

*

公积金这个新加坡人很在意的民生课题引争议,部长今天出面澄清了

*

一条信息引发争议,新加坡人为何抱怨公积金?

*

新加坡人很苦恼的一件事:62岁退休后,钱被管着拿不出

*

选举脚步近了?公积金这个民生课题最近有点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