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学历也能当两所理工学院讲师 新加坡学府聘用审查机制太草率?

刘燕玲说,淡马锡理工学院和义安理工学院在聘用布罗谢兹时,有核对过他的学历证书。(国会视频截图)


作者

张丽苹 

及卫生部爱之病资料库机密信息泄露事件的男主角——34岁的美籍男子布罗谢兹(Mikhy Farrera-Brochez)在2009年曾利用伪造文凭在本地两所理工学院当上讲师,这是否意味着本地学府的聘用审查机制过于草率?有哪些措施能亡羊补牢?

布罗谢兹上周在美国被提控上法庭,罪名是非法拥有和蓄意转移机密文件。(海峡时报)


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殷丹博士今天在国会上向教育部发出的上述询问,恰恰也是红蚂蚁关注的。

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殷丹博士听取刘燕玲答复时,表情认真。(国会视频截图)


理工学院的人事部职员该不会是看到布罗谢兹是美国人,而且名字后面还跟着长长一串学历:APA(美国心理学会会员), APS(美国心理科学协会会员), MCollT(美国教师学院会员资格), MS DPSY(发展心理学硕士), DipED(教育学文凭),就觉得这个人肯定很厉害所以就聘用他?

理工学院已核实学历,依然防不胜防


当然不是。

这当然不是红蚂蚁所说,而是教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次长刘燕玲在答复殷丹博士时所澄清。

刘燕玲说:

“淡马锡理工学院和义安理工学院在聘用布罗谢兹时,有核对过他的学历证书,就是将他提交的复本与原件核对。这与公共服务机构和私人业界的人事聘用做法相一致。况且,布罗谢兹与理工学院管理层人员(包括心理学方面的专家)进行面试时,他对心理学的课题不但熟悉还有很好的见解,所以理工学院才聘请他。”

对此,殷丹博士继续追问并提出以下建议:

“理工学院将复本与原件核对的做法让我感到很奇怪。如果原件本来就是伪造的,那么核实出来的文凭依然还是假的。我认为学府应该采取更强有力的做法,例如向发出证书的机构核对原件是否属实。另外,还可以向求职者以前共事过的人查证他的品行与工作能力。”

刘燕玲答复说,淡马锡理工学院和义安理工学院在发现布罗谢兹使用伪造文凭应聘后,已经加强核对所有教职员的外国学历,不只向颁发证书的机构核查新晋职员提交的外国学历,也同时检查现有教职员的外国学历,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布罗谢兹存心欺骗更是防不胜防


她还说,自2014年以来,本地五所理工院也加强联系求职者在申请表格上所填写的前雇主或推荐人来查询求职者的背景。

刘燕玲。(国会视频截图)


“尽职调查可以做得很周详,但不幸的是,任何系统都无法完全杜绝那些存心想要撒谎和欺骗的人。我们现在知道布罗谢兹对两所理工学院都撒了谎。”

重点来了。

她还说,所有的背景调查都有局限性,而且需要时间,很可能会让本地学府在聘请教职员过程中,输给其他学府和机构。更何况,一些海外学府和机构基于个人隐私原因,不一定会协助核实。因此,密切观察教职员在职时的表现才是至关重要的。

为了进一步“安抚”殷丹博士和在场的议员,刘燕玲也亮出一些数据来说明布罗谢兹在当讲师期间,接触过的学生并不多,所教学的单元对学生的成绩影响也不大。

淡马锡理工学院(讲师,任期两年,2009年2月至2011年1月)

  • 第一年教四个单元,第二年教三个单元;占毕业总分的10%;

  • 教过85名学生,占同级学生人数(1万5900人)的0.5%;


义安理工学院(兼职讲师,任期6个月)

  • 教学单元占毕业总分的3%;

  • 学生人数占同级学生人数的1.5%;

  • 刘燕玲也趁机澄清了布罗谢兹早前接受本地英文媒体《新报》专访时所说,他会参与淡马锡理工学院所成立的儿童心理诊所的说法。淡马锡理工学院最终并没有成立该儿童心理诊所,因此布罗谢兹并没有机会接触到任何幼儿。

聪明的蚁粉有没有被刘燕玲的解释所说服?

虽然对学生的影响不大,但以淡马锡理工学院讲师平均一个月6000新元的基本工资加上其他福利,两年时间也被布罗谢兹骗走了至少19万2000新元的工资。加上义安理工学院那边的6个月工资,这笔识别骗子的“学费”相当可观。

淡马锡理工学院讲师预测工资。(Glassdoor)


红蚂蚁以前有一段时间因工作所需必须面试无数求职者(具备7~8年工作经验的那种),多数人的简历都做得非常出色,身为面试官瞄到这种简历完全是眼睛一亮,但很多时候,在面试时这些简历上的出色就会不攻自破。

但也有例外。有些求职者不仅简历出色,面试时表现更为出色。但因为过于“完美”,反而引起红蚂蚁和当时领导的猜疑,决定私下找他们前工作单位的负责人核实一下。

(看吧,人脉很重要,如果不是刚好是自己认识的人,也不可能问出那么多内幕。)

事实证明,人事部按部就班联系上求职者简历注明的前雇主或推荐人所核实到“实情”,与我们私下收集到的信息是有出入的。身为推荐人,一般都会替求职者美言几句。若求职者存心欺骗,还真不是那么容易露馅。

以布罗谢兹为例,《南华早报》上周四(21日)就曾报道说,布罗谢兹在前来新加坡工作之前,曾经以执行董事的身份在香港经营一间名为Guia Education特需孩童的教育中心。该中心为那些特殊需要的孩童进行鉴定测试,每次收费近8000港元(约1379新元)。

若不是布罗谢兹泄露卫生部爱之病资料库的新闻被爆出,引起香港媒体的关注,也不会发现Guia Education的注册地址原来是假的,更不会发现,布罗谢兹和Guia Education的其他职员全部都不是美国心理学会的会员。

存心走漏洞者一定也会做好完全准备,除非我国教育部魔高一丈,否则很难凭现有的核查制度过滤掉那些有头脑有道行的道貌岸然骗子。

假的,有时看上去比真的还真。

【更多好读】

*

美国男喊冤称爱之病资料泄露者是“男小三” 政府出面驳斥:无中生有

*

艾滋病资料三年前就外泄 网民质疑为何拖到现在才公布

*

卫生部上万个爱之病病患机密信息泄露 肇事者相信是一名美国籍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