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市场引领东南亚电影的扩张

翻译|如 今

编辑|姬政鹏

随着麦可·曼(Michael Mann)和斯派克·李(Spike Lee)的项目前往越南拍摄;加上印度尼西亚掀起了电影院建设热潮,世界上人口最多、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东南亚已经为聚光灯下的时刻做好了准备。

惊悚片《灼人秘密》(Nina Wu)背后的团队在他们的泛亚地区合拍作品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一种注目”单元之后,被问及他们的反应时,他们向世界传达了一个简单的信息。

“我们希望我们的声音能够很大声并且能被清晰地听到。”这是他们对媒体的官方回答,也是整个东南亚电影制作人的共同观点。

因为这个多元化地区的市场在继续扩大,并为他们的电影和制作电影方式开拓了新领域。《灼人秘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影片表达的主题具有挑战性(灵感来自#MeToo运动和哈维·温斯汀的丑闻),并利用了马来西亚和缅甸的多元化人才库来进行摄制。

过去十年间世界对亚洲电影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中国电影业的崛起上,中国的亚洲邻国的电影业也同样有着显著增长,这些邻国一起满足了超过6.4亿人的娱乐需求。

近年来,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本土票房纪录都在不断被刷新,同时,这些地区正在建造更多的银幕,满足更多的人去看电影的需求。

主要的国际合拍作品——例如去年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拍摄的《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已经向全球业界展示了将该地区设置为故事背景的优势,而流媒体公司Netflix和HBO——都在新加坡设有总部负责监管公司在亚洲地区的制片工作——正在越来越看重当地本土的订阅客户和本土化的内容,以使他们不断扩张的内容库多样化。

“过去几年,东南亚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并且行业对该地区的兴趣在不断增加,”亚洲领先电影研究和市场集团Artisan Gateway的创始人兼总裁兰斯·柏夫(Rance Pow)说。

“人口众多的市场相对更成熟,市场入门标准更低,这为电影摄制和电影院建设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增长机会。这也意味着随着电影体验的普及,当地的创意产业将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下面介绍一下引领东南亚电影发展的五个主要市场的情况:

新加坡

虽然《摘金奇缘》的巨大成功引起了全球对现代新加坡生活的关注(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像的),当地电影产业的发展已经超过了其本土人口量级,新加坡是一座仅有580万人口的城市。

《摘金奇缘》在新加坡拍摄

HBO和Netflix以及Lucasfilm的亚洲业务总部位于狮城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在当地电影委员会的支持下,新加坡已经成功地将自己定位为区域联合制片中心。

2018年当地的浪漫爱情影片获得了市场成功,比如梁智强(Jack Neo)的《旺得福!梁细妹》(Lunar New Year hit Wonderful! Liang Xi Mei),而在类型片方面,越来越多的电影制作人试图将他们的作品进一步与流媒体公司合作。

过去一年中,新加坡出生的导演陈善治(Sandi Tan)的广受好评的Netflix纪录片《逃避者》(Shirkers)是一部关于寻找丢失(或被盗)的电影胶片的故事——它在圣丹斯电影节捧回了新加坡首个世界电影纪录片导演奖(World Cinema Documentary Directing Award)。

《逃避者》获圣丹斯电影节世界电影纪录片导演奖

展望未来,这座“国家-城市”将于2019年底发行的第一部怪兽电影引起了业内的好奇心。这部由新加坡Taipan电影公司制作,并由JD Chua执导的《生死环线》(Circle Line)讲述了一群陌生人陷入困境,在隧道中被训练对抗一个怪物的故事。

该片是由VFX和CGI动画制作的野兽,给它“生命”的艺术家维克多·马丁(Victor Marin),曾与奥斯卡奖得主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合作过。

“在新加坡,我们在电影节电影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在娱乐类型方面并没有那么多,”Taipan Films制片人Juan Foo说,“我们正在努力推动新加坡的视觉效果行业,这部影片将向世界展示,我们在视觉效果方面能做些什么工作。”

同样在2019年发行的是杨修华(Yeo Siew Hua)的《陌生眼睛》(Stranger Eyes),这是一部新加坡本土惊悚片,是他的惊悚片《幻土》(A Land Imagined)的续集,前作在2018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Singapor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18)的银幕奖中被评为“最佳亚洲特色影片”。

Foo说:“我们的国内市场充满挑战,但政府是新加坡电影业的幕后推手,最令我们兴奋的是,我们能为我们的电影寻找新的国际合作伙伴。

马来西亚

当地导演锡厄姆斯尔·优素夫(Syamsul Yusof)的惊悚片《伪信者2》(Munafik 2),是一部挖掘到当地市场对超自然现象激情的影片,去年在当地收获票房约900万美元,成为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马来西亚本土电影——它已通过Netflix公司从5月初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放映。

Pinewood Iskandar马来西亚影视城获得了2420万美元的政府资金,用于吸引国际制作

2018年,第一次有多达三部马来西亚本土影片的票房超过3000万马来西亚林吉特(合720万美元),这反映了该国电影行业在健康成长,业内预计今年马来西亚还将会有一些新的突破。

在奖项方面, Netflix公司支持的《十字路口》(Crossroads:One Two Jaga)独领风骚,尽管这部惊悚影片以警察腐败为中心事件,但是已经通过了政府审查。

该片的导演是Nam Ron,获得了六项马来西亚电影节(Malaysia Film Festival)的奖项,包括最佳电影奖、最佳导演奖和最佳演员奖(Rosdeen Suboh)。“这将激励和鼓舞我继续制作、探索此类主题的电影。”导演在获奖时回应当地媒体关于电影政治敏感主题的报道时表示。

《十字路口》由当地电影界资深人士Joanne Goh的Jazzy集团制作,该集团正在戛纳电影节上,支持导演赵德胤(Midi Z)的最新影片《灼人秘密》的放映,这部影片将在“一种注目”单元放映。

《灼人秘密》是与缅甸的Montage电影公司、中国台湾的丰收9路娱乐公司和德国的River Flow电影公司共同制作,反映了赵德胤的多元化背景(他出生在缅甸,现在在中国台湾)和Goh对Jazzy集团的跨境野心。

《灼人秘密》将在戛纳电影节的“一种注目”单元放映

“对于马来西亚来说,《十字路口》是一部非常敏感的影片,” Goh说,“但马来西亚方面非常积极。政府有资金用于国际联合制作,这有助于我们找到合作者。我认为我们的电影取得了成功。”

马哈蒂尔政府(一年前在纳吉布·拉扎克因为1MDB腐败丑闻中垮台后当选)似乎有意支持本土电影。Pinewood Iskandar马来西亚影视城等得到国家支持的主要行业发展基地将继续得到支持。去年11月,该设施获得了1亿令吉(合2420万美元)的政府资金,用于吸引国际制作。

越南

越南是东南亚人口第二多的国家,今年年初黎文杰(Le-Van Kiet)的《二凤》(Furie)在市场中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其收入约2000亿越南盾(合860万美元),并成功在北美电影院(600,000美元)放映。

这部惊悚片的制片人、编剧和主演吴青芸(Veronica Ngo,在《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中饰演Paige Tico),该片成为越南史上票房最高的影片,甚至超过了《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二凤》的成功是建立在去年当地喜剧票房大片《超懵巨星》(Siêu Sao Siêu Ng)基础上的,《超懵巨星》的当地票房超过1000亿越南盾(合450万美元)。

黎文杰的惊悚片《二凤》在当地票房收入860万美元,成为越南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影片

越南也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多地接待好莱坞主流影片拍摄的地方。斯派克·李为Netflix拍摄的《五滴血》(Da 5 Bloods)和麦可·曼为FX 公司拍摄的《顺化1968》(Hue 1968)都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在该国拍摄。

“有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我想你可以说主要是由Netflix推动的。”印度支那制片公司(Indochina Productions)的执行制片人尼古拉斯·西蒙(Nicholas Simon)说,他们公司在越南及东南亚地区广泛开展业务。

“有很多项目(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其他电影公司)正在观察。(越南)政府非常支持电影业,当地电影产业已经开始起飞。他们现在拥有一个健康而有特色的电影世界。”

《落红》5月15日在美国上映

在电影制作的另一端,与《二凤》这样的本土票房胜者一起,越南艺术影片也继续在全球的电影节中产生影响,包括Ash Mayfair导演的《落红》(The Third Wife),这部影片2018年在多伦多电影节首映后,就预定在5月15日通过Film Movement公司在美国影院上映。

根据Artisan Gateway公司的Rance Pow的说法,这些都是市场在变化的迹象:“影院的发展建设以及当地电影业不断增长的技能和专业知识正在推动越南影片市场的扩张。”

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的人口众多——而且电影市场潜力巨大。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个世界上人口第四多的国家(拥有超过2.6亿人口,占美国人口的80%),整个群岛只有1700块电影银幕。印度尼西亚的投资协调委员会(Investment Coordinating Board)统计,相当于每10万人拥有0.4块银幕。在美国,每10万人拥有14块银幕;在中国,这个数据是1.8块。

但随着印度尼西亚政府放宽对电影院外部投资的限制,情况正在快速变化。据预测,未来三年内印度尼西亚的电影银幕数量将增加一倍,达到3000多块。

“我们预计会有数量上的显著增加,因为本地和国际电影公司都能满足这个市场的银幕容量潜力,好莱坞影片以及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影片和当地的本土电影都可以在这个市场中放映。”

Artisan Gateway公司的Rance Pow表示。票房收入已经在快速增长,印度尼西亚政府报告2017年的观影人次超过了4200万人次,而2015年约为1600万人次。

去年,青少年影片《Dilan 1990》成为有史以来印度尼西亚票房第二高的本土影片,观影人次约为630万(相当于1770万美元的票房)。在过去的三年中,诞生了三部进入史上票房前五名的影片,海外资金正在帮助推动印度尼西亚电影产量的增长。

2018年票房最高的本土影片——动作喜剧片《212勇士》(212 Warrior)——是印度尼西亚的Lifelike影业和20世纪福克斯合拍作品。

《212勇士》

“我们制作了很多电影,这些电影中大多都是瞄准当地市场的,本土电影行业能够不断发展对我们而言非常好,”莫莉·苏亚(Mouly Surya)说,她的《玛琳娜的杀戮四段式》(’Marlina the Murderer in Four Acts)是2018年印度尼西亚提交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竞赛片。

莫莉·苏亚的《玛琳娜的杀戮四段式》是2018年印度尼西亚提交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竞赛片

“有很多人对制作电影感兴趣——过去10年里有很多新电影公司成立,”苏里亚补充说,“现在关注的是他们是否会留在这个行业里,以及我们电影业的增长是否可持续。”

泰国

2018年夏天,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都在关注泰国北部一个被水淹没的洞穴中救出了12名年轻足球运动员和他们教练的事件。

汤姆·沃勒(Tom Waller)也是对这个事件感兴趣的电影人之一,这位泰国-爱尔兰导演今年将把这个真实故事改编之后搬上大银幕。有关这个事件其他版本的影视作品也即将推出——包括Netflix泰国公司制作的迷你剧——但由CAA的媒体融资集团支持,并由De Warrenne影业公司制作的这部沃勒的电影将首部发行上映。

“我们的电影只是一部泰国电影,但却非常具有国际元素,”沃勒说,“事实上,我们制作的这部电影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每个人都想制作一部关于救援的电影,(但)因为我从事国际合拍工作,我能够从两个视点来处理这部电影:泰国和西方。这不是预算7千万美元的版本,但我们希望人们接受我们讲述的故事。”

国际合拍片经常会以泰国为背景,早在李小龙拍摄《唐山大兄》(The Big Boss)的 1971年就有了,这部影片首次将标志性香港明星的才华告知了好莱坞。

《天才枪手》在国内外受到热捧,全球票房约为5000万美元

泰国电影局(The Thailand Film Office)1月份的报道称,2018年有74部国际合拍片在泰国拍摄,并且国际制片公司开始从最近公布的15%退税中获得奖励,只要这些国际合拍公司在当地的制片消费超过5000万泰铢(合160万美元)。

在本土电影方面,出乎意料的《天才枪手》(Bad Genius,2017)以其全球性的青少年故事唤醒了泰国电影在全世界的商业潜力。

影片的全球总票房约为5000万美元。去年泰国本土票房最高的影片是幻想浪漫爱情片《三面娜迦2》(Nakee 2),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该片的主演都是当地广受欢迎的电视明星,是从一部成功的电视剧改编而来——但没有到海外市场。这部电影是领军公司M影业和当地Channel 3电视台联合制片的,仅在泰国附近的越南和柬埔寨上映。

《三面娜迦2》

“大多数泰国影片都是在本土摄制的,由泰国的电影公司系统提供资金,”沃勒说,“《天才枪手》引起了共鸣,我们都知道,如何制作一部在中国或海外其他地方取得成功的电影是没有公式的。但我们确实有非常有才华的电影人和让人感兴趣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