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轨率全球第一?我们是怎样丧失对婚姻的敬畏的?

作者 | 周冲


《人物》曾经采访潘绥铭,问他:“这些年来,最让你意外的变化是什么?”


潘绥铭说:


“最意外的是中国的婚外恋。


无论男女,比例都在上升。尤其妻子的婚外恋,是全世界比例最高的。


中国大约每3个丈夫和每7.5个妻子中,就有一个曾经出轨。”


出轨这头房间里的大象,终于逼到我们面前。


如果说,十几年前,出轨还只是斜风细雨不须归,如今已是雨骤风狂,满地残花,成为婚姻中最寻常的无法承受之重。


如下图所示,2000年,男性出轨率是11.8%。到了2015年变成了34.8%。翻了3番。


女性出轨率达到13.3%。同样翻了3番。

这组数据直接击碎我们对岁月静好、白头偕老的幻想,将出轨的普遍、婚姻的残酷,直接推到我们面前。


一个社会学专业的朋友说:“这还只是调查问卷,问卷还存在主观承认与否的问题。”


也就是说,在婚外情这种事上,“我干了”,并不等于“我会承认我干了”。


出于心理上的自我保护,出于自我美化的需要,出于隐私的保全,出于忘却,出于愧疚,哪怕有,许多人也会选择“我没有”。


至此,真正的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我们对婚姻如此草率?


为什么曾经代表了两性关系最美好、最神圣状态的婚姻,近些年非议重重,麻烦重重?


 01 

夫妻根本不相爱


钱钟书在《围城》里说过一句话: “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资本了。” 


男男女女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相亲的时候,权衡结婚对象的时期,我们奔着对方的条件而去。


你有三室两厅,我有SUV;


你是公务员,我有事业编;


你有短婚史,我离异无孩;


你肤白貌美显年轻,我身材中等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条件去遇见条件,身份去遇见身份,资源去遇见资源……至于“我是谁”,“我们是否相爱”,那是无关紧要的。


哪怕这是婚姻中最重要的因素。

《消失的爱人》剧照


潘绥铭说过,中国夫妻中,只有30%是真的相爱的,剩下70%根本不相爱。但是他们也照常过。


可是,结婚时的将就,向条件无限妥协,最终都会证明:草率的开始,必然有痛苦的过程。


大家都不爱,哪来的动力修正自身呢?


太难了。


于是,在激情冷却后,夫妻就会疏于沟通,争吵不断,互相贬损,冷漠成性。


过程太痛苦,爱太匮乏,婚姻又无法结束,许多人就会出轨。


 02 

婚姻是一个孤独的修行地


2016年8月8日,艺术家杨烨炘在上海街头,创作了一个大型行为艺术,名叫“孤独沙发”。


在现场,上百张双人沙发排开。


穿着睡衣的女子,站在双人沙发上,手举标语,向世界发声。


她们象征着盼夫归、等郎回的女人们。


她们用这种方式,向缺席的丈夫说话:


她们说:“你要我,还是要你的BOSS?”


“我不要名牌包包,我只要你抱抱。”


“今晚不回家,再也别回来。”


“再贵的烛光晚餐,比不上你回家吃饭。”


“我做了一桌你爱吃的菜,只有我一个人吃。”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四周了?”

《非诚勿扰》剧照,图为有钱人的离婚仪式

《花样年华》剧照,图为两个有家庭的男女的互相取暖


还有一种情况是,夫妻二人担心孩子从此没有爸,或者没有妈,又没有能力给予孩子更好的照顾,于是一直将就。


我们都知道,任何矛盾与麻烦的应对之策,都是疏——沟通、疗救、离婚,不是堵——窝在婚姻里,怄着气,憋着火。


堵,只会产生更多矛盾,更多麻烦。比如一夜情、养小三、包二奶……


 04 

出轨成本很低


《完美陌生人》里,七个多年老友聚在一起吃饭。


进餐时,有人提议:从此刻开始,我们所有的手机来电都要接听,所有的短信都要公开。


这么一公开,完蛋!


他们发现,大多数人都是不忠者。



其中还有人出轨了在座的某个对象。


真是细思极恐。



而《美国丽人》里,夫妻二人都有了自己的婚外性伴侣。


妻子有了秘密富商情人; 


丈夫也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青春女孩。



《昼颜》中的利佳子,干脆将出轨,当成一个拯救婚姻、拯救自己的方式。



这些现象的背后,都暗藏一种信息:出轨太方便了。


观念的开放,出轨的便捷,约约约的方便,都保证了只要你想出轨,都能找到一个对象。


而它的代价对于明星来说很大,对于普通人则很小。


成本小,代价小,诱惑大,回报大,那就是一桩性价比极高的交易。


于是一个接一个的已婚人士,都走在了出轨的道路上。


 05 

其他原因


此外,无性婚姻、压力太大、寻求刺激、缺乏安全感……都会导致出轨。


当道德滑坡,当出轨成本低廉,当你能轻而易举地,与丈夫或妻子之外的人发生关系,当婚外情能免于责罚,一个出轨时代必然到来。


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会一点一点地,不知不觉地,失去对婚姻的敬畏。


我们会开始时一头热血,结束时一地鸡毛。


也会在自己不忠之时,毫无愧疚地说:我只不过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