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IBM、摩根大通抢滩新加坡 攻占区块链贸易金融新要塞

在新加坡,一场没有硝烟的区块链贸易金融之战已经打响。

近期几则与新加坡相关的消息接连公布,层层勾画出其在全球区块链贸易金融领域的重要地位,以及R3、IBM、摩根大通等平台对新加坡这片贸易沃土的抢占。

12月19日,位于越南胡志明市的盖梅国际码头宣布,它已经加入了IBM和马士基联手推出的区块链贸易平台TradeLens。而在此之前,新加坡已是使用该平台的第一个东盟成员国。

12月20日,新加坡金管局宣布将于2020年1月28日起正式实施《支付服务法案》。这项法案将使新加坡成为少数几个对数字货币业务有明确监管的国家,会进一步促进区块链、数字货币在该国的合规发展。

互链脉搏观察到,近来新加坡已不再仅是区块链项目的合规出海节点,依靠其自身的贸易优势,新加坡正日渐成为“正规军”攻占全球贸易支付领域的“要塞”。从数字货币天堂,到区块链贸易金融高地,其转变,伴随着各国区块链项目的“抢驻”和本国政策的配合。

从2017年以来“抢驻”新加坡的项目就不断,有野心勃勃的将新元列为锚定货币的Libra;与新加坡开展多项区块链贸易合作的中国;与新加坡在区块链跨境支付领域保持密切联系的加拿大央行;近期与之开展数字货币合作的菲律宾银行;乃至新加坡自身。

而项目之间的竞赛,实质上更是技术平台之间的竞争。当前,新加坡已然成为R3、IBM、摩根大通等平台抢占区块链贸易金融领域的关键。

R3、IBM、摩根大通抢滩新加坡 攻占区块链贸易金融新要塞

新加坡之争:抢占区块链贸易金融“要塞”

最先行动的是R3和IBM。在2017年11月,香港金融管理局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交换了谅解备忘录,合作开发“全球贸易连接网络”,运用分布式分类帐技术构建跨境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两地及全球的贸易及贸易融资业务数码化。据悉,该平台便是R3和IBM等技术公司参与的技术工作。

在此之后,中国作为新加坡最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国,自然不甘示弱。

2018年4月时,中国就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商品贸易过程中全部关键参与者之中。中国四大国有石油公司之一,中化集团的子公司,完成了完全依赖区块链技术从中国向新加坡的运输汽油的任务,中化能源技术公司将汽油从中国泉州向新加坡以船舶运输形式发货。

其后7月份时,新加坡的公司也开始了相关的探索和实践。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电子政务服务提供商 CrimsonLogic 宣布推出一个以跨境贸易为重点的区块链平台。该公司由一家城邦政府机构和港口运营商所有,该平台是一个经许可的网络,由经认证的贸易合规公司作为节点运行和验证。据悉,平台由全球电子贸易服务公司(GeTS)创建。

而待到今年,摩根大通则是在新加坡开启了更为深入的区块链贸易金融相关布局。

5月时,新加坡金管局与加拿大央行发布联合公告表示,双方对加密数字货币的跨境和跨货币支付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支付试验。加拿大央行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这次跨境支付的过程中,通过使用哈希时间锁定合约技术,将各自的区块链项目Jasper和Ubin的网络进行了连接,据悉,这两个项目分别基于R3的Corda和摩根大通的Quorum。

其后11月份时外媒报道,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摩根大通合作开发了用于跨境支付的区块链原型。该原型可以允许用户在同一网络上使用不同的货币进行支付。新加坡政府旗下的投资公司淡马锡也参与了这款区块链原型的开发工作。同时据悉,该原型是Ubin项目第五阶段工作的一部分。

而另一边,Libra“进攻”新加坡的消息是今年9月报出的。

据彭博社报道,Facebook在一封写给美国参议员关于加密项目Libra的信中提到,支持该稳定币的法定货币可能还会包括新加坡元。因Libra最主要的场景就是跨境支付领域。其选择新加坡,不仅是在无法保证中国市场的情况下保障亚洲市场的顺位选择,更是想要借助新加坡贸易中心的背景,以贸易流转的方式,实现其货币全球化的抱负。

除此之外,菲律宾国内的大型商业银行——菲律宾联合银行也有与新加坡做区块链贸易金融的探索。今年7月底时,菲律宾联合银行推出了名为PHX的稳定币,挂钩该国法币“比索”,以该行储备为后盾,专注于支付业务。其后,该行与新加坡第二大银行华侨银行达成了合作,将代币化的法币,从新加坡汇到位于菲律宾的坎蒂兰银行,成功实现了菲律宾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跨境汇款的首次尝试。

综上来看,全球各地、各平台围绕新加坡、以区块链贸易金融为焦点的战争已愈演愈烈。

R3、IBM、摩根大通抢滩新加坡 攻占区块链贸易金融新要塞

新加坡以开放包容的政策相辅


而新加坡之所以成为R3、IBM、摩根大通等平台争夺的焦点,主要因其自身的开放性和强大的贸易地位。

新加坡是高度依赖国际贸易的外向型经济体,具有较高的开放性。据1981年的经济开发指数显示,新加坡的经济开放程度达到61%-68%,同期的美国只有9%,日本为11%。而当前,其开放更进一步落在区块链领域,且与开放相随的就是先进性、进步性。

互链脉搏观察,零一智库曾统计2018年以来的区块链投资表现,中美两国在融资数量、融资金额上均领跑全球,其次便是新加坡和英国。同时,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研究员 Robert W. Greene曾表示,在 2017 年至 2018 年进行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中,有超过40%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

新加坡的区块链发展市场巨大,且监管相对开明。原本Libra在亚洲市场的首要目标是中国,但受制于监管,其最终的选择便是同列“亚洲四小龙”的新加坡。

另一方面是,新加坡自身国际金融贸易地位的强大。

互链脉搏观察世界银行官网数据,2018年全球总GDP为85.91万亿,贸易在其中的占比达59.443%。且从发展趋势来看,总额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占比全球GDP的比例越来越大。贸易已然是全球最大的产业,这就意味着谁若掌控全球贸易,就相当于掌握了国际话语权。

R3、IBM、摩根大通抢滩新加坡 攻占区块链贸易金融新要塞

(数据:世界银行官网)

同样,据世界银行官网数据显示,2018年新加坡贸易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达到326.195%,其历年占比最低的时也有229.053%。新加坡基于自身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发展背景,成为贸易的天然良港,在国际上具有较高的贸易地位。

R3、IBM、摩根大通抢滩新加坡 攻占区块链贸易金融新要塞

(数据:世界银行官网)

同时,新加坡更有着高度开放的自由贸易政策相辅。如大多数商品在进出口时关税为零,只对极少数产品征收进口税;新加坡承诺将进口许可证数目保持在最低限度,严格限制出口的商品数目极少;且新加坡毗邻港口和机场共设立了8个“自贸区”。

此外,新加坡电子政务建设具有相当高的水平,涉及通关的诸多环节均实现了无纸化、自动化和网络化。在这一发展的基础上,将贸易与区块链结合,也就成了各国、各平台看重新加坡区块链贸易市场的关键。

而新加坡也适时的推出了相应的政策,为区块链贸易金融项目在本地的发展打造了良好的条件。

早在2016年6月,MAS就推出了“监管沙盒” 制度,旨在为金融企业创新提供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而新加坡也一直以来都以其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高度开明的政策而闻名。

其后,却成为逃避监管、寻求生存空间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区块链项目的关键所在地。但事实上,新加坡的政策更多对优质项目的鼓励,对于交易所也在严格监管。如2018年5月时,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便发表了“对数字货币交易所和首次币发行项目发行商的警告”。并持续加强公众的金融教育,以确保公众意识到首次币发行的风险。

而近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更是持续推动对支付服务的监管。

从2018年12月,最终确定支付服务的新监管框架,包括数字货币,不属于先行监管范围的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有望在新的监管框架下获得许可。到2019年11月,《支付服务监管框架》被正式立法,并被命名为《支付服务法案》。再到近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宣布将于2020年正式实施《支付服务法案》。

该政策明确了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从制度层面,助推了新加坡地区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贸易金融、跨境支付领域的发展。

在区块链平台抢滩、国内政策助推的双重作用下,新加坡已成为区块链贸易金融高地,更是各国、各平台发展区块链贸易金融的要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