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的“傲慢”和“无知”,将自己推入了疫情的深渊

美国新冠疫情连续两日新增破万,71岁的英国查尔斯王储新冠检测阳性,西班牙单日新增破7000,德国的口罩丢到了肯尼亚……与此同时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境内疫情接近尾声,严防境外输入,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陆续平安返程,我们的邻居日本和韩国的疫情也处于基本平缓阶段,虽然离“清零”还有一定距离,但至少能够控制。

西方人的“傲慢”和“无知”,将自己推入了疫情的深渊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1839年英国用鸦片“敲”开了中国的大门,虽然林则徐成为“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但已经来不及了。两次鸦片战争把中国推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在战争中缴获的中国军旗、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如今依然陈列在他们的博物馆里。就更不要提那些或购买或掠夺的文物了。(下图为19世纪往返中英之间运输茶叶的卡蒂萨克号,今天位于伦敦格林威治码头)

西方人的“傲慢”和“无知”,将自己推入了疫情的深渊

前几天英国疫情转入严重的时候,有一条新闻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携家人离开白金汉宫前往温莎城堡躲避。有人笑称像极了1900年“庚子国难”时慈禧逃离北京。虽然只是笑谈,120年后的历史如同轮回,何其相像!

西方人的“傲慢”和“无知”,将自己推入了疫情的深渊

我想说的是,中国的医疗并不差,但是中国有一点确实不如西方的是,因为中国人太多了,我们的医患比例确实存在问题。所以才导致了初期湖北部分失控(平时去医院看个普通肺炎医院人都那么多,更何况是这么严重的病毒),可是湖北有全国的兄弟姐妹在支持,西方就没有了呀!

关于西方人的偏见,我想讲个故事:去年我去英国旅行的时候,在温莎城堡附近找了一家民宿,房东是一位英国大妈,目测五十岁左右。住宿一开始并不愉快,老太太估计是更年期,特别特别特别絮叨。我刚到的时候还挺热情的,问我要吃啥喝啥不,我也就客气的说喝个咖啡吧。老太太的絮叨就开始了,认真的跟我说“你要跟我说‘please’,任何时候都先要说‘please’。”我一想也是,咱中国是礼仪之邦,别让人觉得咱不懂礼貌。(英国人确实喜欢强调“Please”,在他们眼中是绅士风度的表现。其实这无需指责他们小题大做,就像中国人办事说“请”字也是有礼貌的标志之一吧)

西方人的“傲慢”和“无知”,将自己推入了疫情的深渊

民宿客厅&餐厅

她突然问我:中国有多少人?我说“more than 1.4billion”。老太太一脸惊恐:“你sure?怎么可能?!!全世界才有70亿!”

你信不信的我们也是14亿啊,我说你不信就查查,老太太特别认真,马上打开iPad在Google上查,Google显示是14亿3千多万,又马上跟我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确实不知道”。老太太举动让我好气又好笑,磨合好了时候的聊天内容倒是很愉快,她问我在中国做什么,都去过哪些地方,旅行多少年了……

第二天离开的时候我跟她说:我希望有机会你去中国看看,中国和你去的时候不一样了。另外,你连中国多少人都不知道,说明你一点都不了解中国,你就更没有资格评论我们的事情。(本来想跟大妈合个影,她不愿意出镜也就算了)

西方人的“傲慢”和“无知”,将自己推入了疫情的深渊

米兰(图文无关)

此次疫情欧美防控糟糕的另一个原因是:东亚(包括中日韩)比较看重集体主义,而欧美更崇尚的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所以中日韩此次总体防控疫情都比较成功,我们接受的是“戴口罩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而欧美“要自由”,自己舒服了就行不管别人。在中西方从小到大的教育中就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说某一种主义到底是好是坏,因为都各有利弊,但不能因为崇尚其中某一种就彻底否决另外一种,就像我刚才说的不同的制度一样。

结果,西方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他们终于开始借鉴中国的方式,比如“方舱医院”。我之前说过,各国国情不同,不能一贯而论,更不能强求他们多少天盖一个“火神山”,但是“方舱”是最简单的呀,都有体育场馆、会展中心吧,反正现在也没展会没比赛,都拿出来呗。(下图为意大利的米兰之家,对面的会展中心已经开辟为方舱医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