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原发于2019年年中非洲之角地区沙漠蝗灾扩散,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增加了6400万倍,你没看错,就是6400万倍。

这导致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等国的灾害严重,而今年,诞生于非洲大陆的蝗群逐水草而居,有一支北上苏丹,并跨越了300公里宽的红海,来到印度等地。还有一支则选择南下,并在一夜之间飞过乞力马扎罗山,在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登陆,世界上2000多万人要面临粮食危机。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蝗虫有多可怕

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具破坏力的迁徙害虫。一个普通大小的蝗虫群多达4000万只,能在一天之内传播150公里。

水灾、旱灾、蝗灾是古代农业社会的三大灾害,因蝗虫能够飞翔,所以,古代的蝗灾,其影响范围不亚于水灾和旱灾。

其实对于80后、90后、00后城市里的孩子们来说,蝗灾算是一个遥远的名词,但现实中的东非蝗灾,恐怖度远超我们的想象,大面积的蝗虫群铺天盖地而来,成千上万只蝗虫聚集在一起四处飞行。

据肯尼亚政府报告:在该国东北部,仅仅一个蝗虫群就长60公里,宽40公里。

蝗虫独自呆着时,他们是绿色的温和状态(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夏天抓的蚂蚱/蚱蜢),食量少,飞行距离也就几十米,对农业形不成大害。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从地理位置上看,肯尼亚国土面积的2/3为干旱及半干旱地区,国内降水季节性,而干旱,就是蝗灾的诱因之一。

本次非洲蝗灾中的蝗虫,在英语中被称为“沙漠蝗虫”,原产于阿拉伯半岛,沙特阿拉伯,阿曼和也门。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此次蝗灾影响范围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算,此次东非蝗灾的蝗虫数量应在3600亿只以上;如果不加以控制,到6月份,此次蝗灾的数量将达到现有的500倍之巨,并可能会蔓延到非洲和亚洲的30多个国家,将成为全球粮食安全的重大隐患。

也就是说蝗灾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非洲饥荒。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新疆就是我国粉红椋鸟的主要繁殖地,每年5月到7月,粉红椋鸟就会成群结队迁飞到新疆筑巢、繁育后代。而这种喜食蝗虫的鸟儿已成为当地灭蝗主力军。

例如2018年,据央视新闻报道,在新疆尼勒克,一处位于新疆伊犁国道218线上的工地上引来一群椋鸟安家落户,生蛋孵卵。而这条正在建设的高级公路投资近五亿。

入侵亚洲、灭绝庄稼,70年一遇的非洲蝗灾,让两千万人面临断粮

但即使如此,所有这些生物手段,也只能治理中低密度蝗虫问题。

一旦蝗虫已经聚集,形成蝗灾,这些蝗虫天敌加起来,也只能捕食蝗灾的十分之一。

这时候,想控制蝗灾,只剩下大面积使用化学药剂这一个方法。而这会造成大面积化学污染。

而就目前非洲蝗灾而言,大规模使用飞机喷洒杀虫剂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该法杀虫率高、灭杀范围广,但成本高,而且以化学防治为主的防治方式只能应一时之需,不能保证长治久安。

但这次蝗灾发生在非洲,看看非洲目前的环境和经济状况,本来就水深火热的非洲贫困地区这次估计更是雪上加霜。

另外,由于蝗虫过多,即使得到有效控制,蝗灾最快也只能在今年6月得到控制。

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全球变暖导致这群蝗虫大军大杀四方的原因算是彻底落实了……

2019年的东非以干旱开始,以水灾收尾。这种高温、高湿的气候非常利于蝗虫的生存、繁衍。

另外,严重的蝗灾往往和严重旱灾相伴而生。我国古书上就有“旱极而蝗”的记载。近几年来非洲几次大蝗灾也都与当地的严重干旱相联系。

在2019年中,整个非洲地区遭受的干旱还在持续的加重,降雨减少。别是在非洲南部地区,已经出现了几十年来,甚至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加上气温飙升,特已经威胁到该地区数百万人的粮食安全和能源供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