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事件50周年 达因:大马人未汲取教训

今年是马国513种族冲突事件的50周年,但许多官方机密资料仍未公开使事件真相成疑。(今日自由大马)


作者

李国豪 


5月13日是马来西亚513事件的50周年纪念。

这一场爆发于1969年5月13日的流血冲突事件被马国官方定调为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种族暴乱事件。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共有196人在这场暴乱中丧命,439人受伤,其中大部分死者(143人)和伤者(270人)皆是华人。然而,根据民间和当年西方媒体的报道,死伤人数远高于官方所公布的数字,实际死亡人数极有可能达到600人。

马国政府精英顾问团主席达因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表示,马来西亚人并未从50年前的513事件中汲取教训。他指出,那场种族暴动的幽灵时至今日仍挥之不去,甚至有人总是刻意提起种族课题来分裂国家。

1969年的513事件造成许多华人和马来人因暴力冲突而丧命。(当今大马)

端种族主义者重提513事件威胁论

在希盟执政马国一周年之际,极端种族和宗教论调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达因告诉记者,极端种族主义者选择忽视马国人在马国独立过程中携手合作对抗英国殖民政府、共产党和来自印尼的军事威胁并最终取得的胜利,却沉迷于利用513事件来达到政治目的。

“……有一群人总是说“我们的地位被威胁”。我们之所以被威胁是因为我们不团结。如果我们团结在一起,没有人能够威胁我们,对抗我们。我们一起奋斗并取得胜利。”

“为什么要传递错误的讯息给我们的孩子?为什么?我们现在就团结在一起。历史是历史,我们必须接受现实,我们一起抵抗共产党,只要我们是团结的,一切就没问题。”

马国两大马来族群为首的在野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如今常常挑起马来人的种族情绪,希望依靠两党在2018年大选一共获得60%马来人选票的气势,在马国下届大选取希盟政府而代之。

达因指出:

“现在(种族课题被挑起)又再开始了,这对我们的孩子而言是危险的。”

达因呼吁马国的马来人必须向前看,而不是纠结于往事。他表示马来人应该接受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的事实,并与其他种族一起充分合作并前进:

“想想现在,想想未来,思考我们究竟怎么建立起这个国家……我们要嘛一起失败,要嘛一起成功,我们别无选择。”

达因在访谈中也提出自己对513事件发生的看法。他指出,当时自认是“最幸福首相”的马国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没有意识到在马来西亚人之中暗涛汹涌的种族仇恨。他认为事情早在1959年大选和1964年就已有征兆,直到1969年513事件爆发:

“他并没有发现那些敌人。所有人都在玩弄种族情绪……”

达因表示马来西亚人并未从513事件中汲取教训。(星报)

513事件的阴影始终缠绕着马国人

当年事件爆发时在日本公干的达因并没有特别指涉当年哪些人物涉及挑起这些事件,而马国政府在513事件爆发后刻意冷处理这项议题,在历史课本上也只对这一事件一笔带过。除此之外,513事件相关的官方资料,例如警方、医院等各公务机关的报告至今也仍未解密,导致513事件在马国人民心中一直是一股萦绕不去的幽灵,无法知晓真相的同时也害怕揭开疮疤会再度引起类似的流血冲突。

这样的恐惧心态也导致过去几年,当政者不时重提当政者倒台可能重新引发513事件的论调。甚至到了去年马国大选成绩揭晓当日,网络仍有不少留言呼吁华人留在家中,切勿出外庆祝希盟胜选,以免513事件重演让改朝换代功亏一篑的流言。

2018年大选迎来改朝换代的新页,但时隔49年后马国人仍受513事件的疙瘩所困。(互联网)

官方将事件定调为种族暴力冲突

马国官方将513事件发生的主因解释为马来人对国家独立以来的经济资源分配感到不满,而1969年5月10日的大选结果更显示马来人在政治方面的控制权有逐渐松动的迹象。

1969年的大选中,执政的联盟(Alliance,即国阵前身)在普选票部分无法过半,尽管在马国单一选区两票制的选举制度下仍掌握国会多数席次,但却首次丢失三分之二绝对优势,在州政府方面也丢失了吉兰丹和槟城的执政权,连首都吉隆坡所在的雪兰莪州政权也摇摇欲坠。

马国官方指控当时的主要华基在野党即民主行动党和民政党的华裔支持者在吉隆坡举行的胜利游行刺激了马来人的敏感神经,最终导致马来人和华人的暴力冲突。

事件爆发后马国随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时任马国首相,在种族课题上被视为温和派的东姑阿都拉曼被架空权力。一个由时任副首相拉萨(前首相纳吉的父亲)领导的国家行动理事会在这个背景下成立,接管国家政权并宣布国会和州议会停止运作。马国扶助土著并正式确立在各层面实施种族固打制的”新经济政策“(NEP)正是在那样的氛围中出台。在513事件后丧失实权的东姑阿都拉曼最终在1970年黯然下台。

拉萨在513事件后取代东姑阿都拉曼成为马国政府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互联网)

马国学者认为513事件是一场夺权阴谋

官方对513事件导因的说法数十年来始终面对民间和学术界的质疑,而当年事件的所有相关文件目前仍未解密,外界始终无法一窥事件的全貌。2007年,马国学者柯嘉逊根据英国政府相隔30年解密的机密文件撰写了《513解密文件:1969年大马种族暴乱》一书。他爬梳了英国驻马最高专员署人员的观察报告、外国通讯记者所撰写的新闻报告及外交圈子内流传的机密文件,最终提出一套与官方说法迥异的论点。

柯嘉逊在其书中提出513事件其实是为了推翻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所策划的一场政变。他在书中阐述,当时有许多巫统的政治人物涉及主导马来人反制在野党华人支持者的游行,并挑动马来群众的种族情绪,以此架空在种族政策方面实行温和政策的东姑阿都拉曼。

马国学者柯嘉逊引用英国解密档案提出了和官方说法有所不同的513事件导因。(星洲日报)

各方敦促政府公开相关机密资料

柯嘉逊日前(13日)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强调,随着513事件迈入50周年纪念,政府应该解密相关档案,以便让真相重见天日。他指出,公开真相并不是为了追究责任,而是为了给事件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一个交代,并让各族群达成真正的和解。

“英国有30年的解密政府档案政策,我们过了50年难道还不足够?我们必须尊重历史,要知道更详细的真实叙述。在南非有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为何我国不可以有?”

柯嘉逊表示,通过设置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即可要求当时的受害者家属、军队、警方、媒体和医务人员等提供相关资料,还原当年的历史真相。

由于马国政府至今仍未解密513事件相关档案,导致外界对真相往往只能雾里看花。(互联网)

埋葬逾百位513事件罹难者的双溪毛糯513墓园在周六举行的公祭礼上,工委会成员及受害者家属等出席者也一同呼吁政府解密513事件的机密档案。维护513墓园工委会陈亚才告诉《星洲日报》,马国人应该正视历史,并从中得到启发和汲取教训:

“每次大选政治人物常重提513事件,用来进一步加强恐惧或加深族群对立气息,这种论述跟做法是错误的,从今以后不该再用513事件作为恐吓手段。马来西亚人遭受513事件残害太深、太久,应该到了从不同层次解惑,打破阴影的阶段。”

“唯有充分解惑和解除掉事件曾经带来的负面影响,国家才能放下包袱,让各民族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迎接更光明的未来,这也是50年后谈513事件的意义所在。”

双溪毛糯513墓园每年皆会举办公祭仪式悼念513事件的罹难者。(透视大马)

马哈迪:研究看看

然而,即使马国去年经历了政党轮替,如今的希盟政府恐怕未必有多大意愿释出更多513事件相关的资料。马国首相马哈迪在今天的一场记者会中受询及政府是否有可能仿效曾实施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针对513事件成立一个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同时解密513事件相关资料时,仅轻描淡写地回应了一句:

“我们会研究。”

当然,红蚂蚁也必须提醒蚁粉,马哈迪在1969年也曾经是对东姑阿都拉曼的种族怀柔政策提出强烈反对的一员,并随后在1970年写下了主张马国有必要施行有利马来人种族政策的《马来人的困境》。在一些513事件的非官方说法中,马哈迪也被视为有份推翻东姑阿都拉曼的巫统少壮派成员之一。

马哈迪针对政府是否准备解密513相关档案仅轻描淡写地表示:“会研究”。(互联网)

另一边厢,马国内政部长慕尤丁也表示政府未接获任何公开513事件调查档案的正式要求,并强调政府着重的是“未来”:

“重提这些旧历史有什么意义呢?这些事情(513事件)应该作为一个教训,更重要的是,政府应该要专注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并着眼未来。”

从1969年爆发513事件至今,马国释出的唯一一份官方报告由当年在事件爆发后执掌国家政权的国家行动理事会所公布,唯其余细部可供一览513事件全貌的相关政府资料一概被列为机密文件。

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揭露真相并非解开疮疤,或许对马国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和其他种族人士而言,直面伤口的创痛才能彻底省思,并抛开深埋在心中那股挥之不去的阴影,让种族课题不再成为共同前进的绊脚石。

【更多好读】

*

被种族和宗教主义绑架,马哈迪陷困境新加坡成冤大头

*

马国政客炒作种族宗教课题,随时可能擦枪走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