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女孩被割头摘器官,让人想到了新加坡40前年虐杀四童的悬案


|关注“新加坡眼”,输入“物流”“雅思”获得更多信息|

1月30日下午5点,马来西亚一名11岁的女孩向妈妈要了一马币(约0.33新币)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到附近的商店买东西,此后失联。 

2月9日,她的遗体在北根一个甘榜的油棕园里被村民发现。

图左为女孩的自行车,图右是她的证件照,来源:《中国报》

女孩的母亲查丽哈接受采访时痛哭,透露女儿的死状十分惨烈,头部几乎断裂,手脚被捆绑,体内的多个器官被摘除。


昨天,马来西亚警方逮捕了一名20多岁的嫌犯,该男子是最后和女孩接触的人。


村民指认发现遗体的地点

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

这样的虐杀,行径恶劣令人发指。不禁让人联想到了40年前,在新加坡芽笼发生的一起震惊全岛的命案,四名孩童被残忍虐杀,案件一直悬而未决。


那时,芽笼峇鲁大牌58的一间一房式组屋里,住着一对华族夫妻。丈夫叫陈昆财,妻子叫李梅英,两人有四个孩子:大儿子陈坤鹏,10岁;二儿子陈坤林,8岁;三儿子陈坤松,6岁;四妹陈琴丽,5岁。


夫妻俩买了辆小巴车帮学校接送学生,丈夫开车,妻子照顾孩子。

校车示意图

1979年1月6日农历腊八 ,天气闷热。

这天早上,看似一切如常,然而恐怖的乌云正在一步一步笼罩这个清贫的家庭。


6:35左右,夫妻俩人离开家,孩子们还在熟睡中,与往常一样,为了让孩子们多睡会,李梅英会在7点打电话到家里,把孩子们叫醒去上学。然而这天她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


以为是孩子们睡得太沉,于是李梅英打给邻居,邻居去敲门,但没有任何回应。


早上10点,夫妻俩送完学生后回到家,那扇门后, 是令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屋子里到处都是喷溅的鲜血,四个孩子倒在浴缸的血泊中,全都没有了呼吸,每个人身上都有数不清的刀伤,应该是被人用利器反复捅,每个人的头部都被砍了多刀,四妹的脸几乎被毁容,从现场遗体的姿态看,大儿子为了保护四妹,手臂几乎被砍断。四个瘦弱的尸体,一具叠一具,血肉模糊、鲜血泉涌,厨房的一个水池里全都是血水,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


之后经法医检查,每个孩子身上至少有20多处刀伤

当年新加坡的各大报纸,也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则新闻,全岛哗然!


左图是四个孩子的照片,右图是奔溃的父母 图片来源:SPH

更吊诡的是,虽然现场血迹横飞,但是凶手杀人之后,还清理了自己的血脚印和手印,他似乎是有备而来,凶器是从厨房拿的刀,且已经清洗完毕,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一切,竟发生在短短的35分钟里(6:35-7:10。究竟是怎样的人,凭借着怎样的心理素质,才能在如此残忍地杀害四个孩子后,有条不紊地清理并离开现场?

愤怒的是,至今,凶手一直未被抓获。


警方调查发现,大儿子手上抓着几缕头发,很有可能是和凶手搏斗的时候抓来的。因为头发较长,警方怀疑作案者可能是名女性。


看到这大家可能会说,有了头发不就有了DNA,有了DNA不就离破案近了一大步。


可惜40年前,还没有DNA检测技术。警方只能用最原始的调查方法。他们发现:


1、门窗完好无损,没有破门而入的痕迹。难道是孩子主动开的门?那么凶手很有可能是熟人;警方也不排除,凶手是拿复制的钥匙开门进入的;

2、没有丢失财物,排除了谋财害命的可能性;


警方也曾经传讯过很多嫌疑人。


 嫌疑人一:长发妇女 


案发第二天,警方传讯了两名可能与凶案的有关的妇女,但是她们很快被无罪释放。

 怀疑对象二:赌徒 


李梅英的兄弟告诉媒体,凶手可能是个赌徒,陈氏夫妇是一个华人借贷协会的成员,这名赌徒之前就因为借贷的事,经常骚扰陈家,而李梅英说自己家从没有和这样的人有过牵扯;


 怀疑对象三:衣服沾血的夫妻 


一名自称是目击者的人说,当天看到一对夫妇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其中一人衣服上血迹斑斑,但随后确认只是一个恶作剧,可能是在玩变装游戏;


 嫌疑人四:搭德士的马来男子 


大巴窑一名德士司机说,案发当天8点左右,他曾载过一名20多岁的可疑男子,在Kallang Bahru路96号街区附近上车,从地图里看到,上车点离案发地点,步行只需要18分钟,且8点这个时间点也是符合的。



司机说,“这名男子的身体左侧有血迹,他在劳明达街下车时,随身携带的一把刀’砰’的一声撞在了出租车门上。”(此刀并非作案工具,凶器是厨房里的刀)这引起了司机的注意。

司机描述的这名男子,后来被证实为经常去陈家串门的邻居,且每天都会去他家借电话,孩子们都喊他叔叔,在警方的安排下,出租车司机指认出这名邻居就是坐了他的车的人。


在大家以为凶手被抓到了的时候,由于证据不足,这名马来男子在关押两周后,被释放了。后来他搬了家,踪迹不详。

警方前后走访了100多户居民,依旧没有任何线索,至此此案走进了死胡同。

半个月后,临近春节,还沉浸在丧子之痛的陈昆财收到一张贺卡。贺卡的正面是四个孩子嬉笑打闹的合影,背面则写着“阿财阿英,你们现在断子绝孙啦,哈哈哈。” 

落款是用华文写的杀人犯


这几乎证实了是熟人作案,因为他用了”断子绝孙“,夫妻俩在生了四个小孩后,做了绝育手术,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且对方用了阿财阿英的昵称,这就更证实了凶手是身边的人。


这张贺卡上的文字让人细思极恐、后背发凉,言语间透露着挑衅。但是仅凭这张贺卡,警方也无从下手。


这个案子让人最难受的地方,就是总是感觉已经无限接近破案,但又差了点什么,最后成了悬案。


案发六年后,新加坡警方依旧在紧密侦查,但依旧没能破案:


调查陷入了僵局,这件事也渐渐被人们淡忘了。五年后,李梅英完成了绝育复通手术,成功的生下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人也改了行,卖掉了小巴车,改做塑胶生意。然而,悲伤,从未离开过这个家庭。


时至今日,为何会如此残忍地杀害这四名孩童,可能也只有凶手自己知道了……


相关阅读: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独立视角|平实报道|深度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