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我靠英语成为五百强老总

在北大读书时,我做勤工俭学,一份工是给厉以宁老师当助教,另一份工是给一位历史学教授的孩子教英语,五块钱一个小时,这在当时已经算是很高的报酬了。等到工作去了新加坡,得知周老师的消息也就慢慢少了。等我回国后,我一直在打听这个周晓鹏老师在哪里去了?有人说他退休之后到别处去教书,还有人甚至说他已经百年归世了。

我一直在找,终于找到了他。我到三角山去讲课的时候,他也跟着一块儿去了。可惜人有旦夕祸福,今年收到了他得癌症的坏消息,临终之前他想要我去看他一面。待我去时,就像回光返照,他看起来很正常,还要坐起来。他说:“我没事啊,就是担心走之后姑娘怎么办。” 我问他和孩子是否需要帮助,他并没有提出要求。不多久,噩耗传来,他走了。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让我痛苦万分,很久才缓过来。这便是我的第一个老师。是他培养兴趣,助我入门。

第二个老师是卢祥福,是我在黄州中学插班时的老师。这么多年,老人家一直在帮助我、支持我,为我鼓劲儿。在我的人生处于低谷时,媒体找到他,他一再为我鼓与呼。等到我回国又重新回到央企工作时,他更是高兴万分。我也专门抽时间到湖北看他。后来我爸80岁大寿时,他还亲自参加,甚至要拿红包,被我拒绝了。我说所有的人都可以给,唯独您不能给。等到你80岁、90岁的时候,我安排人给你过生日。他始终关心我,给我写诗,70多岁的他甚至还加我微信,跟我沟通。卢老师始终不变的关怀,一直让我感动不已。

我第三个老师——也是最重要老师,便是我的母亲。因为我的出生,她辞掉了教师工作来抚养我,还有我的妹妹、弟弟。在我很小的时候,她便教我读《三字经》、《诗经》、《增广贤文》等古文经典。几十年后,很多内容我还能倒背如流。她一直教我做人的道理,告诉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她给我讲“凿壁借光”、“孟母三迁”这样的故事,给我的学习注入榜样的力量。可以说,没有母亲的教导,便没有我的发展于成长。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这个时候我与大家共享三个老师的故事,再次凸显教师的重要性。最后,我想结合个人经历,谈谈对教育的四点看法:

第一,教师被誉为世界上最崇高的职业,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学生成长道路上的指路者。正所谓“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嘛!启功先生将这八个字解释为“所学要为世人之师,所行应为世人之范”。因此,教师首先要加强自身的道德和学识素养,树立榜样,做到言传身教,身教重于言教。

第二,母亲是学生最好的老师,尤其在中小学阶段,在孩子心智还不成熟的时候,母亲的一举一动都是孩子模仿的参照物。母亲教授给孩子的不仅仅是显性的知识,更应该在“春风化雨”中以开启心灵,培养情操为目的,培养孩子的创新精神和自我学习的能力。我的母亲便是这样的好老师!

第三,“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钱学森的这一问成为教育界的关注焦点和长久以来无法解决的困惑,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术”的转变。简单来说,在教育上的“术”即教学方法,不管是吉姆•罗杰斯还是成功学大师安东尼•罗宾,他们所提到的培训人的方法,和中国教师的育人方法有很大的差别。具体来讲,从小升初、中考到高考,我国教育导向主要是以应试教育为主,与之相对应的是“填鸭式”教学法。但据我的国外留学和教学经历来看,西方国家的教学则以互动为主,主要是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和自我钻研精神。

再者,培养学生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老师需要重视的任务。习总书记在看望北京师范大学一线教师时,曾提到,古人说“传道、授业、解惑”,教师职责第一位的就应该是“传道”。

第四,政府应鼓励一些致力于改善国内教育的人员成为志愿者,服务边远地区。就我个人来说,清华大学会安排我去贵州等边远地区做业余教师。以一种义工的方式兼职教师,不仅是对贫困地区教育的改善,也是对自我灵魂的提升。

本文作者陈九霖为前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世界五百强企业前副总、法学博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