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野、浪、贱的姑娘,为什么活得比你好?

作者 | 艾小羊


蒋方舟在《奇葩大会》上说自己是讨好型人格。


其实讨好型人格在中国姑娘里占比很大。按照传统的教育观点,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孩生下来,就是要讨好人的。


跟武大的一个心理学教授聊天,说起高岩的事儿,我们都很痛心,尤其看到高岩的同学说她特别乖巧懂事,特别听老师的话,并且尊重老师。


教授最近在做犯罪心理的研究项目,我问他,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完美受害者。


他说:“恶魔眼里的完美受害者,往往是我们身边那些乖巧懂事听话的女孩。”


最近发生的很多事,让我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教育女孩,才能让她最大可能地拥有抵御风险、远离噩运的能力,将她放飞于这个火热而又冰冷的世界时,父母不至于牵肠挂肚、深爱成害?

01


  • 一个女孩,想要人生顺利、不被欺负,甚至赚大钱、成大事,首先她要野一点。


教授还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他的一个咨询者,是性瘾患者,骚扰过很多女性。有一次,他在电梯里遇到一个长得乖巧文静的女生。


“你脸上有个饭粒。”他边说边伸手去摸女孩的脸,身体顺势紧紧靠过去。没想到女孩子一扭头,大声骂了一句“滚你妈的”。他当时吓得都石化了。


我问教授,为什么一个经常骚扰女性的坏男人,这么容易破功?他说因为他遇到了太多不敢说话的女孩。在他的印象里,女孩就应该是那个样子,即使她们反抗,也是咬紧牙关,用身体语言去抗拒,这样只能激发他更强的兽欲。


“人在黑暗中最怕什么?光明。女孩霸气十足的那声大吼,是一把劈开黑暗,让光明进来的剑。遗憾的是,在我们传统教育中,很少女生能在第一直觉驱动下,吼出这么一句。我们的女孩,都太文静了,真希望她们能野一点。”


我牢牢记住了这句话:真希望她们野一点。


女孩子的野,是保持本真的鲁莽和任性;她们不以“女性”的身份压榨和束缚自己,敢反抗权威,敢吼敢叫敢说脏话。


这样的女孩,如果不是放养的孩子,必然拥有开明的父母。在她们的成长中,没有太多以“女孩”这个身份为前提的管束。她们所接受的只有底线教育,而没有所谓道德伦理的教育,在底线之上,她像大树一样恣意生长。


蒋方舟说,任性是最被低估的美德。任性不是娇气、玻璃心,它就是野。有野心、性子野,敢大声说“不”,敢对招惹自己的人说“fuck you”。


02


  • 除了野,女孩还要懂得浪。什么是浪?及时行乐,穿喜欢的衣服,爱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


在我的成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是女孩一辈子的事。”


考大学选专业,是一辈子的事。

大学毕业选单位,是一辈子的事。

谈恋爱,结婚,是一辈子的事。


后来的事实证明,哪个也没成为我一辈子的事,在过去十年中,我的内存已经更新三遍了。


“女孩跟男孩不一样,不能有半点闪失。”这种保护,是一种特别隐蔽的歧视。


女孩想要活得好,就不要总想什么一辈子的事。无论爱一个人还是做一份工作,甚至你的身材、体重,都不是一辈子的事。


我女儿小时候,我因为不确定什么事情该管,什么事情不该管,咨询过一个国内顶尖的儿童心理学家。她告诉我一个“三不”原则:只要不伤害自己、不伤害他人、不伤害环境,都可以不管。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当我看到女儿在家吃饭像土匪一样,还是忍不住想说,你这哪儿像个女孩。


但我忍住了。因为她这样做,没有伤害任何人,她开心就好。只有在公众场所,我才会提醒她影响到了别人。


只要不伤害自己,不伤害他人,不伤害环境,放心去浪。喝最烈的酒,烫最野的头,睡最爱的人。我希望自己的女儿长成这样一个人:胆大、心细、有见识,她所拥有的全部人生经验都来源于自己的思考和经历,而不是长辈的恐吓与灌输。


03

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