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老公,世界上最怕死的人

文 | 米粒妈 (公众号米粒妈频道)

上周末,米粒爸一脸严肃地说,要找我谈谈。


坐下后,他痛心疾首地发问了:为什么他已经咳嗽一周了,我完全不在意他?也没主动说陪他去医院看看?


我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你不过是晚上咳嗽了几声而已,摆明了就是天气干燥,嗓子不舒服,没事跑啥医院!


听闻,这个1米83的大汉不干了,扶着胸口忧愁地说:


“我真的一咳嗽就胸痛,抽着的疼,我有种感觉,这!得!是!大!病!


并反复强调,我必须陪他去医院做个CT,全面检查下。


实在拗不过,我俩吃过午饭,顶着寒风就去了家附近的医院了。


可惜周末的下午,北京公立医院的急诊,连胸片都不照,CT更是没戏。


在返家的路上,米粒爸哭唧唧地说:“你看,又耽搁了一天,这病情可能又恶化了。”


一直在我耳边叨叨叨。


我实在忍不了,调转车头,去了家挂个号都500+的私立医院。


在门口,米粒爸又有点犹豫了:“这,有点贵吧?”

我一把将这个“病唧唧“的男人给抓了进去:查!全面查!倾家荡产地查!

在私立医院,护士小姐姐无微不至的带领下,这个男人先照了个胸片,查个血。

不到半个小时,就出了结果。

坐在宽敞的医生诊室,护士小姐姐给米粒爸泡了杯热茶后,医生指着胸片非常笃定地说:“先生,看您的胸片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用上CT了。

米粒爸急了:“不可能呀,我的胸一直扯着疼,一咳嗽更疼了,我觉得有些问题是必须得上CT才能看出来的…….”

医生又看了看胸片后,淡淡地说了句:

“先生,我们是私立医院,病人就是上帝。


不可能您要照CT,我还拦着的道理,但是吧,就您的胸片情况,真的信我一句,不用CT那个钱了,而且CT还有一周的辐射代谢期呢。“


见米粒爸还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小模样。


医生开口了:跟您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您这病就是得亏来得早呀。

来得晚点,您都康复了。

来得晚点,您都康复了。

来得晚点,您都康复了。


米粒爸落寞地摸了摸鼻子,我在旁边笑到飙泪。


这趟私立医院之行,前前后后花了我几千大洋,就靠这个段子回本了


回家后的米粒爸,除了开心自己身体很健康外,还有一个额外的收获:又给全家人买了一份高端医疗保险。


办完后,他在朋友群,语重心长地告诉所有人:“嘿,你们别说,私立医院的服务是真好保险钱我肯定能看回来。


以后,只要有点感冒的迹象,我都上医院瞧瞧去,多棒。”

我以为米粒爸会被朋友们给“鄙视”死,没想到,“炸出”一群同道中人(同款老公)。

首当其冲的,居然是米粒妈西雅图的学霸朋友。

这个藤校毕业、硅谷天才、跻身西雅图富人圈的“例子”这次特别不“争气”。


听闻了米粒爸的事迹,他直接在群里扔下了一句:“我得癌症了。”


当场把我吓傻

然而,还没来得及打电话问候,看到第二句,我就不想搭理他了:


因为全西雅图的医生都说他没得癌症,但他坚信他得了,认为医生都是“庸医”,毕竟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女人们都拿他当个乐,男人们却纷纷认真了。

在讨伐西雅图医生的间隙,又崩出来一个“神算子”。


说,昨天他2岁的女儿第一次流了鼻血,这个老父亲捶胸顿足地在群里下了诊断:“这一定是得了白血病!


因为他家一周前,刚换了新车,孩子肯定是被甲醛给害了。


闻讯,男人们想当然地开始给他支招,什么赴美治疗、新加坡医疗、日本医疗巴拉巴拉,热闹非凡。


我天,这群大兄弟别是要笑死我,好继承我的花呗。


那个哥们家的新车,孩子就坐了10分钟不到。

我提着最后一口真气告诉他:“北京的冬天,气候干燥,你家闺女鼻黏膜娇弱,要不要先试加湿器?”


2岁闺女的亲妈也终于爆发了:


“你们好歹都是读了一辈子书,有些还是读到了世界最高学府的人,我也是真长见识了


这会儿请你们麻利地散了吧!


该找妈的找妈,该找媳妇的找媳妇,相信我,凭一己之力,你们是过不好这一生的。”


(虽带点凡学)但太到位了!




有时候,面对这些怕死到无知的男人,你就是哭笑不得。


米粒爸在我心中,其实一直都挺伟岸的,办事靠谱程度也是令人惊叹。


我也“厚着脸皮”,秀过恩爱。

可只要一涉及到身体相关,他就彻底进入知识盲区,有点虎拉吧唧的,生活的短板短得很厉害。


这周,他又嚷嚷着眼睛不舒服,生怕自己瞎了。


于是,买回来这一大堆药。

米粒姥姥还以为他在进补呢,有心劝一劝。


没想到,米粒爸的脑回路,直接晃晕了老太太。


他告诉姥姥,有一个研究,秋冬季雌性社鼠的生存能力高于雄性个体;此外,将雄性和雌性的小白鼠同时暴露在病菌的环境中,雄性出现了更多的患病症状,


所以,从动物基因来看,有些病痛只侵害他(男性),米粒姥姥作为女性,自带强壮因子,不懂他这种天生的弱小。

我1米55的亲妈仰望着1米83的老公,嘴动了动,实在不知道该说啥,叹了一口气,走了。



晚上,米粒妈把这个事当奇闻分享给闺蜜时,没想到,世上的男人千千万,没有一个不怕死。


大家都有同款老公,米粒爸一点也不孤单。

闺蜜A,是个室内设计师,不用坐班。

向往田园的生活的她,上个月刚在北京近郊租了一个小四合院,才住一个月就回城了,回来的第一件事打算先把老公给换了。


这故事太欢乐了。


说是,有天晚上,一只小老鼠跑进了厨房,在喝水的老公,马上拿起了铁锹,闺蜜以为这个男人会赶走或者打死老鼠。


没想到,她老公只是拿铁锹盖在了那只老鼠身上,大喊闺蜜赶紧来处理一下:他现在很怕,手都在抖,不敢再看了!




这就算了,压死闺蜜的最后一根稻草是:


前几天,卫生间又撺出了一只大老鼠,她老公吱啦乱叫把她叫过去,再一把把闺蜜推进卫生间,然后把门死死地拉住。


闺蜜都要疯了,一边无助地打老鼠,一边大声地骂老公,十多年夫妻感情,原地破灭。


第二天,闺蜜收拾完行李,牵着儿子,果断回城,目前只想离婚。

太有画面感了,米粒妈脸都要笑抽了。


大家聊嗨了,拿出了各自奇葩的老公们。

(话说,闺蜜们的老公,米粒妈都认识,没想到一个个表面看正正常常的大叔们,实际上却如此沙雕。)



闺蜜B,在互联网大厂做运营,忙到亲妈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她老公一人回老家时犯痔疮了,于是,在当地做了个小手术。

做完手术后,哭着喊着让闺蜜回去看看他,闺蜜求爷爷告奶奶地请了2天假,结果一进病房就傻了。


她老公挂着呼吸机奄奄一息,闺蜜哭着问婆婆:这是什么情况啊?


婆婆和医生很无奈地说,是她老公自己要强行吸氧的,再过两天可以出院了…….


进手术室前,她老公还写了一份遗嘱。


闺蜜说,算下来,这些年,她老公写的遗嘱,都可以铺满一间书房了。


要不是因为写的内容都是把北京的房子留给她,她早就放弃这个人了。


还有远在美国的闺蜜C,老公美国人,是个上个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的男人,按理说,她是没啥可说的。


然鹅,这个经历过枪林弹雨的真.大兵同志,在陪老婆顺产时,看见血后,直接晕!倒!了!

闺蜜说,不是那种悠悠地倒下,而是咚的一声,直接倒地。

医生们全围上去抢救他老公了,扔下了正在生产的她。


闺蜜最后发表总结:男人都这样,认真就输了。


这是无解的,上帝估计都没有办法。

提到上帝,米粒妈突然想起有人说的过一句话:

上帝也挺难的,面对一个身材一米八的壮汉父亲;一个身高一米五的柔弱母亲。


为啥他老人家要毫不犹豫就把生育的责任交给母亲,也是经历了一番深思熟虑的。

想要人类不灭亡,天选之人,只能是女人。



有个插画家画过一组超形象的插画:


同样是感冒,妈咪啥也没耽搁,孩子、工作一把抓;而爹地则把自己照顾得相当不错……

得了乳腺癌的妈咪,除了没头发外,跟个正常人一模一样,带娃做饭,十项全能。

反观得了流感的老爹,早早地就把自己放进了被窝。

我小时候,一直没有搞清楚,为啥回家,永远下意识都喊着:妈,我饿了;妈,我要喝水……

当妈后,我有点顿悟到了,跟着爹,根本没饭吃。


昨天,我又绝望地发现,男人怕死,是天生的。


下午米粒踢球时,用力过猛,脚的大拇指撞红肿了,他直喊疼。


医院一照片,发现有极其极其细小,医生说,一个月内不要剧烈运动就行了,上学不受影响,石膏都不用打。


回家后,他打电话哭诉这件事。


我安慰他,不要哭了,最多一个月就好了,晚上吃点啥?


他说,想吃点脆骨、骨头汤,这样大拇指好得快点。

晚上,他含着热泪跟我说,让我嘱咐姥姥一定好好照顾他,多吃点骨头,可千万不能让他瘸了呀……


彻底服了。

家有同款老公、儿子的点个【在看】,说出你的“遭遇”,咱们不妨比比谁家更奇葩~~


END


※ 往 期 推 荐 ※

救命!家里的熊孩子不能再多了!新加坡这些避孕方法赶紧收好
姐姐考进南洋女中,弟弟就读GEP天才班!博士妈妈靠的竟是“不鸡娃”
省钱!新加坡9家最便宜的体检配套,20新币起~

狮城辣妈x育儿群
扫描小编芝士奶盖的二维码,手动拉你进新加坡同龄育儿群,和同龄孩子的父母,一起成长~


扫码私信小编入群
备注:孩子出生年份,如2015
 你的每一个“在看” 
 我都认真当成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