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地中海的蓝—马耳他篇(下)

戈佐岛

早上起来收拾退房,今天我们要搬家到戈佐岛(Gozo)上去住了。我们让酒店叫了辆的士送我们到塞尔科瓦轮渡码头(Cirkewwa Ferry Terminal),因为挺远的,35欧元。额……我们的(jia)确(zhuang)不知道有直达巴士过去。

之后乘坐轮渡,到对岸戈佐岛的姆贾尔轮渡码头(Mgarr Ferry Terminal),时间表在这里。

http://www.gozochannel.com/en/schedules.htm#tabscurrent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即可打开)

大约每45分钟发一艘船,航程约20分钟。从主岛的塞尔科瓦轮渡码头坐过去不用收费,从姆贾尔轮渡码头返回主岛则需要付4.65欧元,公交卡不通用。船相当的大,可以看见有人把私家车开进底层的船舱过海。

到了姆贾尔码头,就有好多白色的出租车在码头出口揽客。我们预定的酒店在Xlendi渔村,前面提到过戈佐岛的公交线路以Victoria (Rabat)巴士总站为中心,所以从姆贾尔码头到Xlendi渔村,必须先坐巴士到Victoria (Rabat)巴士总站,然后再换乘往Xlendi渔村的巴士。大包小包的,似乎无法可想,还是打的吧。码头对面就有一个白色的牌,清楚地写着从此处打的到岛上各处的价格,真心透明公开。从这里去Xlendi渔村16欧元,于是我们心(kai)情(kai)复(xin)杂(xin)地上车了。

从码头到Xlendi渔村大约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沿途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教堂,到处张灯结彩。司机告诉我们现在是Feasta。回来之后我Google了一下,似乎是戈佐岛每年夏日必会举办的Village Feasta。各种彩灯装饰着教堂和街道,入夜之后应该会很美丽。

总算到了海湾,沿着海湾围着几家餐馆和咖啡厅,一个小小的迷你超市,一个冰淇淋店,就组成了这个小渔村。

这里只有一家真正的酒店,价格昂贵,我们预定的其实有点类似AirBnb,没有前台,人到了之后打电话,主人才从附近跑过来开门,从一个酒吧旁边的小门进去,楼梯上去大约有三层,每层有两三个客房。

这是一个真正的一房一厅,各种家居设施一应俱全,十分干净整洁。落地窗和阳台正对着海湾,因为是二楼,完全无遮挡的无敌海景。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已经在路上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真有些累坏了,可是看到海我们又立刻兴奋了起来,很快地安顿好就出门了。

Xlendi小渔村及海湾

在行程安排那节,我提到过应该在戈佐岛多住几个晚上,三个晚上最佳。老实说我们在做攻略的时候有点小看了这个小岛,想着芝麻大的一个岛,可能一天就能跑完,而其实我们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预留了两个整天的时间却依然留下了许多遗憾。

就拿我们眼前的这个Xlendi海湾来说吧,这个小小的海湾让我们如此流连忘返,整个下午直到晚上的时间都泡在了这里,依然意犹未尽。

这是一个美丽的天然游泳场,是潜水员训练的基地,附近还是优良的潜水圣地。

从不会游泳的小宝宝,到自由嬉戏的弄潮儿,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娱乐方式。

除了海湾,周边的高地也是户外徒步爱好者的天堂,顺着海湾可以一直走到最远的那个灯塔,那之外是一片地势奇特,人迹罕至的海滩。

入夜之后,海边的餐馆咖啡馆就热闹了起来。我们楼下的这个咖啡馆居然提供中餐菜单,尝试地点了两个,果真是熟悉的家乡味道。我们满怀惊喜地问服务生,厨师是不是中国人,他们居然点头称是,实在是意外之喜。连续两个晚上都在这里用餐,第二天晚上一时兴奋,菜点多了,三个人吃得都走不动了,只能打包回酒店。

女儿嘴馋,吃撑了还要吃冰淇淋,不过小渔村的冰淇淋真的好吃又便宜!

Xlendi海湾的夜景,点点渔火,又另有一番意境。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无法在这里看到完美的日落,本以为这里面西,应该是可以看日落的,可惜对面那片海崖把落日的海平线挡住了。

住在这里的两个晚上,我们尝试着寻找观看日落的角度,老公甚至徒手爬上了对面的高崖,然而高崖之后只是更多的平地和僻静的小路,完全没有看到日落的可能。

不过从山顶高处欣赏小渔村,风景也是相当别致的。

从姆贾尔港口到Xewkija镇

我们曾经从姆贾尔港口,徒步上山,寻访从远处看到的这个美丽的教堂 – Lourdes Chapel。

这个教堂位于面海的高地上,掩映在一片花丛之间。

哥特式的尖顶从很远的地方都可以看得到。站在教堂门口俯瞰姆贾尔港,美丽的港湾尽收眼底。

教堂没有开门,我们只能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感觉还是远观漂亮,近距离观看没有什么特色!

继续往内陆走,我们看到远处有另一个塔尖高耸的美丽教堂。

我们冲着它继续走,随即很惊讶地经过了一片貌似荒废的村庄。

读了它的门牌我们才知道,这里是Bethlehem f’ Għajnsielem,模仿圣经中关于耶稣诞生故事而建造的村庄。

这里每年只有十二月才会活跃起来,150个演员们会聚集在这里表演,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参观。

而在我们走过此地的此时,整个村庄寂寂无声,时不时会看到鸡,鸭和其他小动物们,在积着厚厚灰尘的木屋门口和杂草丛生的院子里觅食。

官网在此:

http://www.ghajnsielem.com/bethlehem/index_frame.html

终于走到教堂门口了,查了地图,这里叫做Ghajnsielem Parish Church,不知为何,教堂居然没有开门,只能在门口拍拍照了。

随后我们乘坐巴士,到Xewkija镇去寻访戈佐岛上最大的教堂 – St. John Baptist Church。

这座拜占庭风格的教堂正在为准备晚上的Feasta而忙忙碌碌,门口已经立起一些彩柱,和宗教色彩浓郁的雕塑。

看得出来这个教堂并不古老,然而规模确实挺大。

有一个老人问我们是否愿意捐款三欧元,然后可以上去参观教堂天顶,我有些惊喜地把钱交给她,然而天顶的风光实在令人失望。

蓝窗(Azure Window)遗址

犹豫再三,我们最终还是寻访了蓝窗遗址 – 这是一段令人唏嘘的旅程。

从Victoria (Rabat)巴士总站乘坐巴士311号直到终点,就可以到达蓝窗遗址。

当巴士在山坡上转弯往海边开下去的时候,眼前应有一个威风凛凛的巨型方窗,那场面应该是非常震撼的。

(网络旧照)

如今我们只能看到一片布满巨大碎石的海滩,让人不禁联想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巨型方窗是如何轰然倒下,刹那间粉身碎骨的。

如今海滩的碎石之间,积起了一滩一滩大大小小的泻湖,成了孩子们和小鱼儿的乐园。

退潮的时候,沿着当年方窗的基座,可以一直走到海的中央,欣赏视野宽阔的海景。

在马耳他的很多海岸线上,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海崖,呈90度直插入海面,险峻而壮观。

往回走的路上,我们看到这样一片沙滩,一柱一柱或高或低的叠石,是在缅怀逝去的蓝窗么?o(╥﹏╥)o

蓝湖(Blue Lagoon)

到达戈佐岛的第二天,我们去蓝湖打卡。

蓝湖在可米诺岛(Comino),这个岛位于马耳他主岛和戈佐岛的中间,从主岛的塞尔科瓦轮渡码头,或是戈佐岛的姆贾尔码头都有游船可以送游客上岛游玩。比较常见的是参加可米诺岛的一日游团,我们是自由散漫惯了的人,还是决定自己上岛。

姆贾尔码头的马路对面可以找到一把黄色的阳伞,这里专门运送散客往返可米诺岛,由四个船公司联合运营,每天提供11趟往返的游船服务。有两种票可以选择,10欧元的票只管往返,15欧元的票可以让游客返程的时候乘坐2:15或4:15分的船,该船在返回戈佐岛之前,会带游客从海上绕行可米诺岛,参观那些被海水腐蚀而形成的天然洞穴。

买好船票就在船上等着,坐满了就开船。一艘船大约能坐二三十个人,在这样的旺季里也还没有坐满。

下船的地方就是蓝湖了。天哪,真的好蓝啊。

好多穿着泳装游泳的人,稍微平坦一点的地面都被他们的阳伞和毛巾占据了。

继续往里走,人慢慢少了,路也越来越难走了。

像鲸鱼的小岛,中间的洞像不像鲸鱼的眼睛?

海水太清澈了,白的是沙,墨绿的是水草和岩石,没有水天一色,却比水天一色更震撼人心。

隐藏在山坳那边的就是水晶湖(Crystal Lagoon)了。

天哪,这里简直美得没谁了。水实在太清了,那些小船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

红色的皮划艇。

其实我认为还是从高处俯瞰比较美,如果真的坐在皮划艇上,视觉效果倒没有这么惊艳了。如果时间允许,一天爬山一天皮划艇可好?(Θ∀Θ#)

我们一直走到圣玛丽塔(St. Mary’s Tower),这里是可米诺岛的最高点,从这里回望水晶湖和蓝湖,那些小岛像是散落在海面上的珍珠。

我们乘坐2:15分的返航船,它带我们绕行可米诺岛的西海岸线,我们得以从海面上再次重温了刚才步行走过的美景。

不过在船上看的海岸线风景不如站在高处欣赏更漂亮,更有震撼性!

这个家伙骑着水摩托在我们的船边上来了个急转弯,甩起的水把全船的人都打湿了,有一个美国人的相机还因此坏掉了,一路咒骂。我们的船长开足马力,在蓝湖附近把这个淘气的男孩拦住,狠狠教训了半个钟头。

老实说我们对蓝湖游览时间的估计严重不足,只安排了半天时间,所以整个游玩时间很紧张,除了老公在路途中不甘寂寞地跳入水晶湖中游了会,又到蓝湖泡了一下水外,我和女儿全程只是欣赏,没能下水玩,真的很可惜,建议蓝湖安排一天的行程,会玩得比较轻松开心。

海边到处是美女,很养眼哦!

我们遗憾的放弃了维多利亚城堡(Citadel)- 这座城堡从中心巴士站就可以看到;Ta Pinu教堂 – 这座教堂以其灵验著称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请愿的信徒;拉姆郎沙滩(Ramla Bay)-  一个有着橙色沙滩的海湾;还有吉干提亚巨石神庙遗址(Ggantija Temple)- 一个保存完好的比胡夫金字塔还早800年的史前神庙遗址。

如果能在戈佐岛多住一个晚上该多好啊。(☆_☆)

从戈佐岛返回主岛的那天,我们乖乖地乘坐了公共巴士,其实也还好,只是路上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马耳他主岛第三天 – 三姐妹城和鱼市

终于又回到了马耳他主岛,这回我们的住处是瓦莱塔古城深处的Valletta Merisi Suites。

公交车只能开到瓦莱塔古城门口的巴士总站,于是我们拖着行李箱走进瓦莱塔古城。城门进来就是一条大路,两边的商店鳞次栉比,街上都是游客。

瓦莱塔古城的形状像条鱼,正中心的“脊柱”就是我们走进来的这条大路,广场宫殿教堂大都集中在这条路上,此外有数不清的小路,像“鱼刺”一样从“脊柱”伸向古城的四面八方。

根据地图导航,我们离开了“脊柱”,走进其中一条“鱼刺”,稍微走了一会,就出现了下行的楼梯,智勇双全的老公勇当搬运工。

总算没有楼梯了,却出现了一条青石板小路,皮箱拖在上面,令人心疼的吱嘎乱响。

到酒店门口了,按门铃没有人,Whatsapp联系了店主,说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又等了好一会,她推着婴儿车出现了,好吧,带娃的女人,迟到也只能体谅了。店主一边抱着娃一边麻利地帮我们办理check-in手续,收了钱把钥匙交给我,指点了房间里重要物品的位置就离开了。

这个酒店看得出来刚刚装修,有些地方甚至还在装修中,屋内设计是那种洞穴风格,红砖装饰的墙面颇有品味,屋内陈设新而整洁,拍出来的图片很美。然而从进屋那一刻起我就感觉屋里味道不对,似乎混杂着发霉,厕所下水道和新装修的油漆味,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难闻的气味。我检查了一下四周,发现卫生间有一扇小窗开往街道方向,窗口距离街道只有两米多高,一直开着它肯定不安全。可是把这扇小窗关了之后,那恶心的味道就更浓了。我立刻把卫生间门关了起来,把空调打开,过了一会总算空气清新了一点。纳尼,我们总不能不用卫生间吧?

哎,Booking上可以放图片,可是没法把味道给你闻闻吧?我订房的时候曾经读到有一个Review说这个酒店看起来美却十分不舒服幸好只在那里住了两晚云云,可是Review没有详细描述到底是如何不舒服,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由衷地感叹幸好我们只在这里住两晚啊。

屋里不舒服,就只能增加户外活动了。(T﹏T├┬┴┬┴

三姐妹城(Three Cities)

从酒店出来继续顺着“鱼刺”走到海边,就是码头了,船往来很密可并不是每艘船都开往三姐妹城的,坐船的时候要问清楚方向。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吧,我们就在对岸码头上岸了。

三姐妹城,指的是维多利沙(Vittoriosa )(亦称比尔古Birgu)、圣利亚(Senglea)(亦称L-Isla)和考斯匹库(Cospicua )(亦称Bormla),是三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古老城市。

三个城市环绕着格兰德港(Grand Harbour)的小海湾,最早的马耳他居民就聚居在这里以渔业为生,如今码头上密密麻麻停满的各种小游艇,依然是马耳他海运财富的象征。

圣约翰骑士团最初来到马耳他,继而定都瓦莱塔之前,曾在比尔古定居,因此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宫殿,教堂和要塞,这些建筑远比瓦莱塔的更为古老。

这里可以说是马耳他文化的摇篮。

被骑士团最终放弃的三姐妹城,如今是马耳他平民安居乐业的处所,漫步其间,可以让我们一窥马耳他市民的平凡生活。

马尔萨什洛克周日渔市(Marsaxlokk Fish Market)

每个周日早晨,马尔萨什洛克会有颇具规模的鱼市,各种新鲜的海产让人目不暇接。我之前非常想安排周日早晨来这里,可是行程怎么都排不过来 – 马耳他的公交实在让人心绞痛啊。

所以我们只能在黄昏的时候来到这里,没有了鱼市的喧嚣显得有点冷清,黄昏时分这里还有些逆光,那些彩色的小船大都躲在阴影里,拍照效果并不好,费劲吧哈才得了这几张看的过眼的。

马耳他主岛第四天 – 瓦莱塔

我们把在马耳他最后的剩余时间全部花在了瓦莱塔这座美丽的古城。

来来来,先看看打卡景点。

圣约翰联合教堂(St. John’s Co-Cathedral)

在欧洲看过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教堂,我自认为见多识广应该是不太容易被什么东西惊艳到了,然而从我踏入圣约翰联合教堂的那一刻起,我的嘴巴就没有合拢过,那金碧辉煌的教堂内饰简直是亮瞎了我们的钛合金眼。

圣约翰联合教堂以圣约翰骑士团的守护神 – 施洗者圣约翰 – 命名,是第一座真正完全属于骑士团的教堂,它落成的当天,即象征着圣约翰骑士团由伯尔古正式迁都到瓦莱塔,成为马耳他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

这大约是骑士团最辉煌的时代,在以后百多年间骑士团的成员们不断丰富这座教堂的艺术内涵,数代大团长埋骨于此,让这里最终成为了圣约翰骑士团永远的精神家园。

大教堂内部有八个小礼拜堂,分别归属于骑士团的“八语”骑士(骑士来自法、德、西、意、英、葡等六国,当时法国骑士来自三地,所操语言不同,按语言分支),每个语族在自己的小礼拜堂里供奉自己的守护神,小礼拜堂内葬着本语族骑士团首领的遗体。

眼前我们所见,到处都极尽奢华,其间装点着许多精美的壁画和雕塑,将巴洛克奢华精致的艺术风格推到了极致。

主堂旁边有个侧门通向一个小的祈祷室,里面陈列着著名的巴洛克画派大师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的名画《施洗者圣约翰被斩首》,非常值得去一饱眼福。

(网络图片)

据说这位大师希望用这幅画来洗清罪孽从而可以重新取得他的骑士称号,这是卡拉瓦乔唯一一幅签上他本名的画,也是他画过的画幅最大的祭坛画,可惜里面不允许拍照。

 

上下巴拉卡花园(Upper and Lower Barrakka Gardens)

上巴拉卡花园是古城的高地,俯瞰格兰德港(Grand Harbour),远眺三姐妹城,是欣赏拍摄三姐妹城远景的最佳角度。可以看出这里是从前的军事要塞,炮台瞭望塔随处可见。如今这里成了瓦莱塔市民的城市花园,每天中午十二点,这里会准时鸣放礼炮,吸引了很多游客观看。

下巴拉卡花园则柳绿花红,风光旖旎,园内有几处罗马风格的花园和寺庙。

除了这些打卡的景点,瓦莱塔古城内到处都是惊喜,等待着耐心的游人去细细发掘。

很喜欢马耳他这些落差极大起起伏伏的街道,随手一拍就满满的岁月感。

建议踩好点之后起个大早去拍,光线正好,还没有那么多来来往往的车。

入夜后的古城,古老的建筑在光影里有一种另类的美。

我们在古城中发现这家极富艺术感的冰淇淋店,店员们会根据你的要求,把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做成小小的花朵,简直让人无法下嘴呀。

必须隆重推荐一下这家咖啡馆 – Caffe Cordina –

他们家的原味可颂就这么简单粗暴地击中了我们的味蕾,好吃得让人流泪。

黄金湾(Golden Bay)

我们最终还是在傍晚乘巴士来到黄金湾(Golden Bay),很美的一个海湾,然而对于我们这些整天对着海的人,这里实在不如古城吸引人啊。︿( ̄︶ ̄)︿

我必须承认马耳他给我的惊喜远远超过预期,它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如此别具一格,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那些心灵曾受到的撞击依然如此清晰,我喜爱这样的旅行,带着许多不确定,意外和惊喜,那些美好的经历将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历久常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