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ISIS血腥恐袭,被击毙的新加坡人引各国关注

 

在最近发生的严重菲律宾暴乱中,在被击毙的恐怖分子中,居然发现了新加坡人!

 

 

这是第一次确认:有新加坡人直接参与暴乱恐袭并导致严重伤亡。

前两天,菲律宾南部的恐怖分子快要拿下马维拉,31名士兵被残忍杀害,灾难还在继续—-一般上恐怖分子都是在单点攻击后,立即闪人。

在被击毙的12名恐怖分子中,竟有一半是外籍,其中更有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的参与

新加坡人一向被认为比较“乖”,爱排队,爱投诉,又“怕输”,是谁居然成为恐怖主义的“死士”,抛尸他乡?

不光是民众诧异八卦,世界各国政府和媒体,都盯上了这个人。

新加坡内政部最新公布消息里,一名叫穆哈穆德·阿里的新加坡男子从20年前,就开始在菲律宾南部从事恐怖活动。

 

但关于穆哈穆德·阿里的相关信息,各方说法不一:比如,他究竟死没有,或具体死于何时?

 

2012年,菲律宾军方说用凝固汽油弹打击恐怖分子,成功干掉这家伙。

 

然而,五年后菲律宾的恐怖袭击里,说起被击毙的恐怖分子,新加坡内政部第一个提到的人,还是他。对他是否死于2012年还是今年,尚未置可否。但是可见这人是去菲律宾“搞事情”的新加坡恐怖分子的“头号种子选手”。

 

对于他的身份,菲律宾和新加坡说法也各执一词:路透社援引菲律宾军方说法,穆罕穆德·阿里,又名Mauiyah,曾在新加坡正规部队里任少校!但是新加坡国防部则回应,说此人从来就不是新加坡军方一员,也不是少校。

 

路透社报道截图

 

要知道,新加坡以前,潜伏的新加坡恐怖分子,每次都来不及动手搞点事,就被内安部给拿下了。已让全社会一片哗然。李显龙总理都要出来借机教育一下人民群众要居安思危。

曾闹得举国风声鹤唳的马士沙拉末事件,跟这次恐怖事件比,也没真的干成啥。

过往四次新加坡人自我激化、计划参与恐袭(后面我们会具体回顾),次次抓人都是大事。

就是为了防范本地恐怖分子的成长。虽然也明白,早晚新加坡恐怖分子会造成伤害……只能说,社会各界需要更加小心预防。

来看马拉维暴乱的严重程度:

5月23日,菲律宾棉兰老岛的马拉维市忽然发生了暴乱,当地的安全部队试图抓捕ISIS(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通缉犯,伊斯尼隆·哈皮隆(Isnilon Hapilon),却以失败告终。

 

马拉维是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一个天主教自治市

恐怖分子持枪在街头巡视

这之后,起码有100名ISIS武装恐怖分子占据了这个城市。他们劫持人质、焚烧房屋,还在建筑楼顶悬挂ISIS旗帜,就连警察局长都在下班途中被斩了首。

恐怖分子在市内焚烧建筑

马拉维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火光和爆炸声,难道是传说中的“人间炼狱”?

疯狂的恐怖分子不仅攻占了公立医院、三所学校和市立监狱,还控制了市内的主要街道,以及通往该市的两座桥梁,这是整个马拉维市被全面攻陷的节奏?!

ISIS的恐怖分子不仅焚烧天主教设施,连伊斯兰教建筑都一把火烧光

戴着黑色旗帜和枪支弹药的武装分子,在街上直接和军方发生火并。

当天晚上,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紧急宣布:对整个棉兰老岛实行戒严。而那一天,杜特尔特正在访问俄罗斯。

 

也是那个深夜,他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时坦言:“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得到武器支持与援助。因为我们在美国下的订单,都被取消了(言外之意是美国要给他点colour see see?!)。”会晤结束之后,杜特尔特连夜赶回菲律宾主持大局。

 

在新加坡境内,又有多少残余?毕竟就在这几天,除了马拉维暴乱,恐怖分子在全球范围内也太过“动作频频”了!

5月22日晚,Ariana Grande在英国的演唱会发生爆炸,22人死亡,至少59人受伤,ISIS宣布对此负责;

据警方透露,为了增加伤亡,21岁的自杀式袭击恐怖分子还刻意在爆炸物里加上了钉子、螺母!

5月22日晚,泰国曼谷的一家军人医院发生爆炸,25人受伤,伤者多为老人,怀疑为伊斯兰极端组织恐怖分子所为;

5月23日,叙利亚霍姆斯市的一座发电站附近,发生了一起自杀式汽车炸弹爆炸,4人死亡30人受伤,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指责是ISIS实施了这次爆炸。

5月24日,印尼雅加达汽车站发生爆炸,ISIS宣布对此负责……

就在今天(5月26日),埃及恐怖分子向一辆满载着基督徒的巴士开枪扫射,至少23死、25伤……

虽然现在很难说这些恐怖事件里,有没有来自新加坡的恐怖分子参与,但有激进分子潜伏至东南亚国家包括新加坡,为ISIS的恐怖活动提供援助,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之前,新加坡政府也曾逮捕过,涉嫌参与恐怖活动、或是鼓吹伊斯兰圣战的人!

1,2003年至2006年,在新加坡定居的“逃马”马士沙拉末在印尼策划了两起爆炸案,并且计划通过劫持飞机、甚至直接用炸弹袭击樟宜机场。经过多次逮捕、越狱,他直到2009年4月才被真正逮捕归案。

被捕时的新闻画面

2,2015年5月,一名新加坡马来族19岁少年被警方逮捕:他在网上接触ISIS恐怖组织的宣传内容,动念到叙利亚参加武装战争,准备加入“伊斯兰国”恐怖活动中去!

在被捕前,他不仅接触相关人士、了解前往叙利亚的方式,还做了后备预案,如果去不成IS,咋办?嗯,他还有另一个计划,就是在新加坡搞恐怖袭击!“详细考虑”了在新加坡攻击关键设施和刺杀领导人的办法,还计划用诸如刀子等武器在公共场所发动攻击以“制造恐慌”……

 

3,2016年1月20日,新加坡一举逮捕了27名恐怖分子,这批人都是孟加拉客工,其中的26人属于一个秘密的宗教研习小组。

他们全面接受卡伊达精神领袖的极端思想,也支持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及卡伊达基地等极端组织,还会寄钱回乡资助当地的极端组织(孟加拉客客工累死累活一天的薪水是18~20新币,换句话说辛辛苦苦干足一个月,也只有区区不到500元,在新加坡简直就是最低生活水平线,还要捐钱给恐怖组织,常人难以理解)。

4,2016年7月30日,新加坡逮捕了在Facebook页面鼓吹圣战、洗脑他人参与恐怖活动的楚菲卡。当时,李显龙还专门发表长文,谴责以楚菲卡为首恐怖分子的卑劣行径。

 

5,2016年8月,又有两名新加坡人因为涉嫌准备参与ISIS圣战被捕,其中有人,居然是因为听了印尼的电台节目而被“洗脑”,随时准备前往叙利亚参加战斗。

以上的这些事件,被逮捕的新加坡人或是客工,都只是在“计划”、“涉嫌”参与极端恐怖活动,直到这次,真正发现了有新加坡人直接参与了残忍的恐怖暴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