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拼命夺斧护学生,新加坡社会各界沉痛哀悼


|在微信中搜索小坡生活 小程序,查看新加坡生活分类信息|
昨天(7月19日),立化中学发生命案。一名16岁的中四生涉嫌手持斧头砍伤一名13岁的中一生,后者不治身亡。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知情人说,“斧头男”的班级就在案发厕所旁,案发时他们正在吃午餐。嫌犯当时就握着斧头站在门外,目光茫然又涣散。


在案发后,校内一名体育老师拼命勇夺斧头并当场将他制服。另一名老师则快速疏散班里的老师和学生。
涉嫌用斧头砍死学弟的中四生目前已被捕,在7月20日将在谋杀的罪名下被控上法庭。
16岁少年今早在谋杀罪名下,通过视讯被控。根据控状,被告涉案时间于昨天上午11时16分至11时44分之间,地点是立化中学的四楼厕所内。
主控官庭上向法官申请将被告还押至樟宜医疗中心进行精神评估,得知他曾是心理卫生学院的病患。他于2019年因企图自杀,曾被送往心理卫生学院接受精神评估。
由于被告未满18岁,主控官也申请禁令(gag order),恳请法官以保护被告为由,让媒体不得报道任何可泄露他身份的资料。
法官批准主控官的申请,下令媒体不得报道任何会透露被告身份的资料,并将被告还押至樟宜医疗中心进行精神评估,于8月10日过堂。

新加坡校园曾发生过类似砍人案件。

过往案例一:2009年3月2日,南洋理工大学一名21岁印尼籍毕业班学生在导师办公室与导师讨论论文,刺了导师背后一刀,之后在校园里一座桥上坠落死亡。调查显示他是自杀。

过往案例二:2015年3月9日,ITE西部学院一名17岁学生与另一学生起争执,用面包刀划伤对方左手臂、后背和左耳后方。争议起因与伤者女友有关。

嫌犯被判改造。学生在在校园中涉嫌杀人的,昨天是破天荒。
教育部长亲自到现场
新加坡社会各界哀悼
教育部长陈振声在探访发生命案的立化中学后表示,当局将尽全力帮助师生和家长渡过难关。同时也会和警方密切合作,调查这起事件。
陈振声表示,学生家长若有任何需要援助,一定要让教育局知道。学校和教育部的辅导员将会尽力提供帮助。
新加坡社会各界为年轻死者进行哀悼。陈振声将脸书头像更改为灰色的立化中学校徽。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将头像变为了灰色。他今早(7月20日)在脸书上透露,初步调查嫌犯可能是从网上购得的斧头。他表示家长碰到最糟糕的其中一个情况,就是从校方那里听到自己孩子被杀害。对死者家庭深表哀悼。

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表达了他的哀悼。他说:“我们对立化中学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和悲痛。我立即想到的是失去孩子悲痛的家庭。他们的痛苦和损失是无法想象的。”

昨天(7月19日),在惨剧发生几个小时后,便有民众自发穿黑色衣服将鲜花放置在校门口以示哀思。
(鲜花放在立化中学门口)

《新加坡眼》APP网友林嘉西边雨在“狮城茶馆”发帖表达了沉重的心情。

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
敲响社会警钟
事发后,电台名人Joakim Gomez在Ins上鼓励学生们如有任何问题一定要和辅助员或自己信任的人交谈,并告知你们永远不是一个人在对抗这般困境。

目睹命案的孩子应在近期进行密切观察,若出现忧伤症状,包括哭泣、恐慌症、害怕上学等,应及时进行问询找专业人士协助。
而涉嫌谋杀的学生,在去年疫情期间便曾有自杀倾向,这敲响社会对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警惕。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助理院长吴木銮表示,即使在新冠疫情之前的2018年,新加坡的自杀率就上升了10%。年龄在10至19岁的男生自杀率是历年最高。对于儿童自杀,部分原因可能是社交媒体曝光率的增加,以及父母对孩子们的期望增加,导致了儿童承受更多的压力。2019年的一篇文章也显示,越来越多新加坡顶尖学校的学生被转介到心理健康研究所接受治疗。
疫情期间,世界各地的虐待儿童案明显增多,这对年轻一代已然构成公共健康威胁。在此特殊时期,父母在与年幼孩子相处时,很容易出现关系处理上的困境。那些在年幼时曾遭遇虐待经历的父母,在这个时期更纠结如何与自己的孩子相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亟需解决这一问题,以增强全社会的心理韧性。
吴木銮教授与唐百文撰文提出,为了应对疫情下儿童心理健康问题,各个国家有必要引入一些新的干预措施。
首先,学校应实施同伴计划,使儿童有能力提升自己的福祉。通过对选定的儿童进行培训,可以使他们具备积极倾听和响应的能力。一般来说,让孩子们学会相互支持,将有利于建立一个安全的学校氛围。那些经历过家庭暴力的孩子也会更愿意与训练有素的同伴或值得信赖的成年人谈论他们的经历,从而使他们获得恰当的帮助。
第二,不应使有施行家暴风险的父母处于孤立难援的境地。政府和社会应及时介入以帮助他们应对复杂的心理问题,共同走出困境。由于心理健康失调对低收入家庭的打击更加频繁和强烈,只要疫情还在持续,就应该为这些父母提供额外的、有充分补贴的育儿支持。包括在下班后提供心理健康小组治疗课程,以及为他们的孩子提供课后活动项目。
在疫情期间遭受虐待的儿童,负面经历对其心理健康的影响可能是终身的。因此,作为公共健康促进工作的一部分,我们需要更加重视对他们的保障——让孩子们可以与学校里值得信赖的同伴和成年人分享他们的家庭烦恼。另一方面,有家暴倾向的父母不应该被视为 “敌人”,而是那些应获得额外资源的人,以完成养育“COVID一代”的艰巨任务。在亚洲,家庭价值观非常重要。由于父母普遍重视儿童的学业,儿童同时被置于持续的压力之下。这种情况下,政府需要采取行动,减轻父母和儿童的负担,并通过推进一些预防措施提高家庭幸福感。如果我们付诸行动,那么这些在危机下的经验(痛苦的过程)将有可能变得更有价值。
主要参考资料:Global-is-Asian,2021年4月23日,星期五
作者:Gwendolyn Thong(唐百文),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公共政策硕士毕业生;吴木銮,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副教授、助理院长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来自于作者,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或其他机构组织的观点。
相关阅读:

编辑:YHC、XY

新加坡眼
新加坡眼

眼观新加坡国事家事大小事,一眼千年,一眼万里|网站:www.yan.sg |微博:新加坡眼 |Facebook:新加坡眼 Singapore Eye |联络我们:[email protected]
1039篇原创内容

Official Account

《新加坡眼》视频号你关注了吗?

点击下面视频,可以看到更丰富的内容!

或直接搜”新加坡眼“也可以找到我们的视频号~

固定布局                                          — END —

— END —
跟进新加坡时事,点击文末阅读原文Read more
小坡生活 | 房屋租售 | 二手闲置 | 求职招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