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DorAemon

4月21日,新加坡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111例,累计确诊9125例。这也是继4月20日单日新增病例1426例后,新加坡单日新增再次破千。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新加坡关停所有非必要公共场所

目前,可能大部分人对新加坡疫情发展了解不多,或者并没有特别关注。

年初时候,新加坡也曾因总统李显龙的一段演讲被解读为采取“佛系抗疫”而备受争议。当时,李显龙判断,新冠病毒只是感染性高,致死率较低,并不是那么恐怖;基于此,新加坡可能在某个节点不再采取隔离控制措施,转而要求轻症患者通过家庭医生和社区诊所治疗,将医疗资源集中于治疗重症患者。

但是新加坡的所谓“佛系抗疫”,并不是真的无所作为。早在今年1月3日,新加坡就已经在樟宜机场设置体温检测,主要针对从武汉入境的人员。1月23日,武汉封城后,新加坡于1月28日对有武汉旅行史人员实施14天居家隔离;29日彻底禁止武汉地区入境新加坡。

这一系列措施下,新加坡疫情一度得以有效控制。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通过新加坡疫情趋势图可以看出,一直到3月中旬前,新加坡确诊病例都处于低位,单日新增一般不超过两位数,甚至有时还实现了0新增。

但是,新加坡的防控效果没能保持到最后,进入3月后,新加坡全国出现多起聚集性疫情,确诊病例呈指数型增长。

4月初,新加坡实施了被称作“断路器”的封国措施,要求除了特殊行业外,全国实行在家办公、学校停课;餐饮业仅提供外卖服务,禁止堂食等措施。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华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呢?

三言财经采访了一个新加坡籍的当地华人家庭,通过一家三口人在疫情下的生活,了解新加坡目前的生活、工作状况。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户外活动场所也被禁止使用

军先生、青女士和Marisa是在新加坡工作、生活将近30年的华人家庭,他们向三言财经讲述了2020年疫情之下的新加坡。

疫情初期:经历过国内的恐慌,新加坡“佛系”抗疫更有安全感

今年1月初,武汉疫情刚爆发时,Marisa一家人恰好在国内探亲,并计划和在中国的亲戚们一起团圆过年。这是他们旅居海外多年以来,几乎是每年必做的传统项目。

然而,随着1月23日武汉封城,继而全国开始史无前例的封闭抗疫,Marisa一家人也迫不得已在国内过了一次“宅春节”。

当时中国疫情发展情况令Marisa母亲青女士感到紧张,看着武汉病例数与日俱增,疫情全国蔓延,每个人其实心里都发慌。

而且,当时新加坡虽然是除中国外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但相比武汉以及全国其他地区,新加坡区区几十例还并不令人感到太过于恐怖。而且这些确诊病例绝大多数都是境外输入,青女士认为政府防控得当,新加坡应该比国内更安全。

1月底,在国内“煎熬”大半个月的Marisa一家人终于等到了返回新加坡的日子。不过,回到新加坡后,却发现可能在中国呆着反而更好。

“当时我们回去后,才发现新加坡的状态和国内完全不一样。”青女士说。

当时,新加坡不提倡老百姓外出佩戴口罩,而且并不停止举办人员密集的大型活动。这让在国内体验过一段疫情肆虐紧迫感的青女士一家人感到忧心。

“也可能是国内气氛太紧张,不让出门,出去就得戴口罩什么的,弄的我们回到新加坡后有些害怕”。青女士回忆道。

而Marisa则判断当时新加坡这种政策,可能是出于医疗物资需要优先供给给最需要的人群。“新加坡是一个小国,全国可能不如北京一半大。这种情况下,哪怕只确诊几例都是需要警惕的”。Marisa称,如果医务人员都无法保证医疗物资供应,新加坡恐怕经不起这样的瘟疫。

疫情爆发期:内心充满Fear,盼着“封国”

3月起,中国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并且看到恢复正常生活的曙光。青女士一家人也觉得危机可能已经过去,毕竟新加坡很长时间以来,虽然有零星病例增长,但是整体还是可控的。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谁也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如同魔鬼一般,开始迅速在新加坡爆发。进入3月后,新加坡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开始逐渐增高。

“那段时间,情况感觉有点像国内初期了”,Marisa对三言财经说,“大概就是3月初起,新加坡每日病例增长都是逐日刷新纪录这种。以前每天增长个2、3例,后来发展到十几例”。

“当时政府、媒体报告说多数病例都是境外输入,这意思可能是说让我们安心,就是新加坡还没有严重社区传播。”青女士描述,“但新加坡就这么大点地方,无论是境外还是本地,我感觉区别不大,每天新增的越来越多,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来说其实很危险了”。

伴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大规模爆发,新加坡压力也越来越严重。政府开始逐步要求全国国民保持社交距离,“餐厅、娱乐场所也逐渐的开始搞‘社交距离’了,政府要求这些地方减少聚集,排队都要离远一点这种”Marisa说。

但是情况越来越糟糕,根据3月23日新加坡卫生部的统计数据,90%的患者在入境时均呈无症状状态。这也导致了新加坡出现很多确诊病例但是源头并不清楚的情况。

“内心充满Fear”,Marisa如是说,“我不知道武汉最开始那段时间人们是什么样的心理,但是我个人觉得,3月份的新加坡人也和武汉人差不多。”

4月1日,新加坡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000例;而且随着疫情发展,新加坡也出台强制性政策,要求国民外出必须佩戴口罩。

采访中,青女士告诉三言财经,目前,新加坡对于外出不戴口罩者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罚款50新币,第三次则罚款150新币。

4月3日,鉴于疫情发展情况紧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再次发表演讲,宣布将于4月7日起实施为期一个月的全国“封闭”措施。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只有图中八种工作可不受隔离措施限制

该措施也被称作“断路器”,即4月7日起,除了银行、诊所、超市、餐厅以及公共交通等基本服务外,其他所有工作场所关闭一个月;其余非必要工作场所工作人员都实施在家办公措施;所有大、中、小学、学前教育中心以及托儿中心都关闭,所有学生在家学习。

“我们一家人盼着封闭很久了”。

宅生活:安全感增加,但口罩难买,部分食品限量供应

新加坡开始全面封闭后,Marisa一家在近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感到一丝安心:终于不用抱着恐惧感去上班了。

宅在家的日子和以往其实差别并不大。白天,父亲和母亲以及Marisa分别在自己房间的电脑前办公。除了偶尔交流几句还有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外,房间里安静的就好像平时所有人都外出工作一样。

“在家办公反而比以前更忙,我每天要处理非常多的事情,光接收邮件都顾不过来”,Marisa对三言财经表示。

青女士在新加坡一所学校教中文,孩子们开始在家上网课。这对于青女士来说压力也非常大,每天都要为第二天上课的课件做准备,“在学校时候,弄电脑这些事情不会的话还可以问问同事,现在每天都得自己做,不会的问题求助起来也比较费劲”,青女士说。

一家人只有在下班后,用晚餐时一起聊聊天。谈一谈当天的工作,或者说一说自己对新加坡目前状况的看法。偶尔吃完饭大家还会一起看电视,不过大多数时候,晚饭后大家都是各回各屋。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户外椅子也被贴标示禁止使用

“我本身就是那种‘宅女’,所以很久不出门我也不觉得怎么样。但是以前每逢周末,会和朋友去喝一杯什么的,现在去不了还蛮难受的”。对于不出门社交,Marisa并不是特别在意。

为了减少出门次数,青女士一家人每周采购一次。

首先,要出门采购,口罩就是大问题。虽然新加坡要求国民出门必须佩戴口罩,但是市场上口罩难求。

起初,政府表示会给每家按期免费发放口罩,但截止目前为止,青女士一家只领到一次免费口罩。而且这种口罩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医用口罩,是可多次使用的布制口罩。

疫情爆发后,新加坡出现抢购口罩情况,口罩要么没货,要么价格非常贵。所以,每当需要外出购物时,青女士只能重复使用仅有的几个口罩,回家时再通过喷洒消毒液或者加热等方式消毒。

其次,采购生活必需品,也存在抢不到的情况。青女士称,整体上每天家人吃的用的是能买到的,政府针对部分食品采取限购措施。例如,蔬菜每人30元新币封顶,鸡蛋每人不可购买超过30颗。

除此之外,米、面每天不定时上货,卖完为止。这类食品,就需要尽早购买,经常性会被抢购一空。

全封闭后确诊病例仍然暴涨,新加坡需强化防疫措施

在采访中,青女士和Marisa均比较赞同新加坡针对新冠疫情的防控手段。Marisa认为,病毒是一种“一视同仁”的生物,无论人们是穷是富,都有被感染的可能。中国防控新冠肺炎的措施证明,在疫苗研发出来以前,只有通过严格的隔离措施才能遏制病毒蔓延。

不过,Marisa也透露道,新加坡仍然有一小部分人存在“歧视”心理,认为新冠病毒是中国大陆带给全球的灾难,但持这种观点的仅占少数。

“李显龙最开始说封闭期到5月,但是现在确诊病例数暴增,我估计封闭措施可能要更严”。Marisa一家人都认为应该将封闭期延长或者采取更严格的防控措施。

疫情下的新加坡华人生活:从佛系到罚款管控,口罩难买,食品限量供应

樟宜机场2020年4月和2019年4月照片对比,目前已空无一人

当前,新加坡以及东南亚恐成为新冠疫情新的爆发点。而东南亚诸国由于发展原因,医疗条件和医疗资源均较差。如果新冠病毒在东南亚爆发,或将造成比欧美更严重的灾难。

“我心里充满恐惧,但是恐惧也能够让大家正视病毒,做好防护,人类必胜!”Marisa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