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智库:新加坡面临的隐私与安全两难

澳智库:新加坡面临的隐私与安全两难

在疫情间,新加坡的生活变成了追踪、追踪、追踪。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必须扫描二维码来记录进入商场、餐馆、商店和写字楼。对于刚到岛上的人来说,这似乎是对人们日常生活和行动的一种不舒服的侵扰。不过,对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这一级别的追踪——为追踪新冠病毒接触者而引入——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的生活方式。

在非常时期必须做出调整,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包括更注重隐私的民间社会活动家,都普遍遵守新加坡的接触者追踪系统的原因。但人们适应这种监视的轻松程度也反映出,在这个城市国家,隐私常常被迫退居次要地位,而不是其他优先事项。

尽管《世界人权宣言》承认隐私权是一项人权,但新加坡宪法并没有规定隐私权。监视和隐私侵犯不仅是常态化的,有时甚至被积极提议。例如,一位执政党议员一直呼吁使用技术来监测和执行在人们自己家中的窗户和阳台吸烟的禁令,以此作为应对二手烟危害的一种方式。

新加坡政府是技术“解决方案”的热情采纳者,往往涉及收集越来越多的数据。新冠疫情只是鼓励了这种趋势:除了要求个人进出公共场所的二维码系统外,还有TraceTogether软件,一个蓝牙应用程序或加密狗,可以对密切接触者进行定位。

除了疫情外,还有其他一些进展给关注隐私的人敲响了警钟,但没有在其他地方引发太多关注。新加坡政府证实,已在全岛安装了近9万个警察摄像头,还将有更多摄像头安装。移民局和检查站管理局宣布,虹膜和面部扫描将成为主要的生物识别手段,用于出入境检查。作为政府智能国家计划的一部分,面部识别和验证也已开始推广,包括在路灯杆上进行测试。

今年年初,隐私问题一度成为公众讨论的话题,当时政府承认,与之前的承诺相反,数字联系人追踪系统收集的数据可由执法部门根据《刑事诉讼法》进行调查时获取。在公众的强烈抗议和批评之后,政府出台了立法,将执法部门获取此类数据的机会限制在调查严重罪行,如绑架、强奸、谋杀或贩运数量可判处死刑的毒品。

虽然新的立法是为了保护新加坡人的隐私,但它实际上也使接触追踪数据的使用合法化和正式化,而不仅仅是用于接触追踪。但是,即使数字监控继续快速扩张,关于隐私的讨论也已经足够平息了。

在新加坡,这种对隐私权缺乏尊重的现象对国家的不同阶层产生了不同的影响。虽然TraceTogether接触者追踪系统对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仍然是自愿的,但它(以及其他进行监控和监视的应用程序)对住在宿舍的外来打工者来说已经强制执行了好几个月。长期以来,打工者经常出入的地方也受到比该国其他地区更多的治安和监视。2016年至2020年间,“小印度”–一个深受南亚移民工人欢迎的地区–的警察摄像头数量猛增了6倍,从34个增加到约200个。

“无所隐瞒,又有何忧?”是新加坡人的普遍心态。人们知道在很多情况下会牺牲自己的隐私,但感觉不会受到不良影响。如果你不是在犯罪,又为什么要担心国家在收集关于你的数据呢?如果你不是一个外来打工者或监狱犯人,为什么要为那些不会影响你的事情而烦恼呢?(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