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ISIS!最后一批ISIS将被剿灭,他们竟乞求世人原谅

来源:搜狐网

走投无路!伊斯兰国组织坚守他们的最后一个据点

通过维和部队的望远镜,我们可以看到,在叙利亚巴古斯一片停车场大小的废弃土地上,散落着上百辆破旧不堪的卡车、简陋的帐篷,和一些包着头巾、四处走动的人。

这不是普通的中东难民营,这是ISIS在叙利亚最后的“阵地”和“堡垒”。

从上个月开始,叙利亚民主部队和世界维和部队将ISIS打得节节败退,迫使上千名ISIS伊斯兰圣战战士投降。

而仍在坚守着的残留部队,都龟缩在了这一块像一片垃圾场的地方。

打击ISIS的指挥官吉亚・福拉特(Jiya Furat)表示,目前还在对这片阵地中的战士和平民们进行劝降,在几天之后将发起总攻。

他说:“这是叙利亚仅存的ISIS部队,现在仍留在那里人,是最顽固和极端的恐怖分子。“

据战地记者说,在傍晚时分,不时能从对面阵地中传来ISIS战士们的口号声。

“伊斯兰国万岁!你们会遭到血腥报复的!”这是他们最常说的话。

而这几天,随着食物的不断减少,也有陆陆续续有很多士兵和妇女作为投降者从“阵地”中出来。

他们衣衫褴褛,形如枯槁,已经很多天都没有进过食。

当他们领到维和部队的救济粮时,一个个都像饿狼一样扑过去,瞬间就将食物分得精光。

但食物仿佛并没有改变他们的“信仰”。

十几名一周前就投降的伊斯兰妇女们,如今站在记者面前,用ISIS用来宣告上帝的统一姿势,食指指向天空,齐声喊道:

“伊斯兰国(ISIS)将在这里永存!”

还有些女人向记者们扔石头,并尖叫着喊道:“一帮猪!”。

还有一位女人攫住了一位女记者的头发说:“你没看过古兰经,你不感到羞耻吗?“

她还咆哮着辱骂女记者的穿着方式:“上帝会诅咒你们这些穿着像男人一样的女人们!”

即便如此,维和部队还是在尽力帮助着他们生存下去,给他们提供食物和水,并给他们保暖的毯子。

在过去的三天里,有超过7000人逃离了ISIS的大部队。

但对于47岁的女子乌姆·穆罕默德来说,这些投降的人都是“懦夫”。

至于同样逃出来的自己,她说:“女人离开,是因为我们怕给男人带来沉重的负担。”

在难民区,一个小男孩在他母亲身边走过时,还哼着ISIS的圣战歌曲,他身上穿的是维和部队发给的外套。

另一名ISIS妇女说:“ISIS不会结束,因为它的精神已经根深蒂固的植在我孩子的大脑中了,他会替我继承下去。“

Abdul Najiyya则声称是IS的会计师。

他说,我们的领导人偷了钱,然后逃走了。

这位30岁的白发男子对领导人失望,却仍对他的信仰充满信心,他双手合十为哈里发祈祷,并祝愿“会有更多征服来临“。

在附近,一名腿部受伤的大胡子男子在喋喋不休的咒骂维和部队。

“我只是因为受伤,才来投降的,”他说道, “我的心一直和ISIS在一起。”

一位女士说她来自大马士革,她说:“我们现在的撤离只是暂时的,将来还会有新的征服”。

她从遮住脸的面纱后面说道:“我们会寻求报复的,你们的身上都会流血。”

那政府和维和部队,会给他们“报复”的机会吗?

答案是不会。

就在前一阵子,19岁的“圣战新娘”沙玛·贝居姆作为“难民”的身份投降,想要回英国生孩子。

但英国政府阻止了她的美梦,并计划将要剥夺她的英国国籍。

英国政府发言人表示,沙玛·贝居姆罪孽深重,不应受到普通“难民”的待遇,而是要作为军事战犯来处理。

2015年,15岁的贝居姆和另外两名女生一同离开伦敦,来到叙利亚加入ISIS,其丈夫是一名为“伊斯兰国”作战的荷兰人。

在加入ISIS的这几年间,她策划超过5次恐怖袭击,埋过超过20多枚地雷,亲眼目睹着她的丈夫射杀过超过个200余人,包括4名手无寸铁的孩子。

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公开表示,美国政府也禁止阿拉巴马州长大的“圣战新娘”霍达·穆萨纳返回美国。

国务卿蓬佩奥随后表示,将会剥夺穆萨纳的美国公民身份。

24岁的穆萨纳4年前用大学学费偷偷买了机票,取道土耳其抵达叙利亚后加入ISIS。

来到叙利亚后,她在推特上呼吁美国的ISIS战士们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那天发动恐怖袭击,高喊要“流光所有人的鲜血”。

之所以拒绝接受这些ISIS投降的人,是因为ISIS这些年实在作恶太深。

这个操控着伊拉克和叙利亚等中东地区的极端恐怖组织,是上至政权、下至平民百姓都闻声色变的残暴统治者。

他们焚书坑儒,将一切当地文明的东西一律破坏掉,比如砸毁博物馆里的所有珍藏品。

4000多年历史的尼尼微古城,几天之内毁于一旦;哈特拉遗址在一天之内被夷为平地;还有数不清的尼姆鲁德古城、努里清真寺、巴尔米拉古城….

摩苏尔人民只能阅读ISIS指定的伊斯兰教书籍,其他书籍一律不准看,电视节目也不许看,如果有人违反,将被处以鞭刑或者斩首。

男人必须留胡子,女人必须穿黑色长袍,出门必须有男人陪同,违反者都也被处以鞭刑或者斩首。

一名被逮捕的ISIS武装分子说,自2014年加入ISIS以来,他已经处决了近500人左右。

“任何我们看不顺眼的人,我们都可以随时处决,以任何方式。”

在一开始长官培训他斩首的时候,他还觉得非常困难,但渐渐的斩首对他来说变得越来越容易。

“一次7、8、10个,30或者40个,就像杀鸡一样。”

不仅是臭名昭著的斩首,ISIS的许多酷刑都令人耸人听闻,残酷手段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回到中世纪。

比如一名被俘叙利亚士兵被ISIS处“坦克决”,即用坦克碾压致死。

骨骼被坦克履带压碎的声音甚至掩埋过了人的惨叫声。

每天都有伊拉克平民被当众斩手

逼着父亲向女儿处以石刑。

动不动就将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将几名士兵用火刑活活烧死。

他们奸杀淫掠,无恶不作。

一名叫侯赛因的ISIS武装分子说,他曾经一年内强奸了伊拉克近200名妇女。

他表示,ISIS地方指挥官允许他们强奸雅兹迪教派等少数族裔的妇女,想强奸多少都行。

一名ISIS士兵在视频中公开谈论性奴女孩:

“无论谁,都可以卖掉他的性奴,也可以把他的性奴当作礼物交换。”

“今天是神指定的分配日,每个ISIS圣战士都有份儿。”

2014年,ISIS武装分子涌入辛贾尔,试图灭绝雅兹迪人,男性村民和年老妇女都一一被屠杀,而剩下超过5000名年轻女性就被抓去沦为“性奴”,遭受ISIS军人长期轮奸和虐打。

年仅6岁的女孩、少女、年轻母亲都无一能幸免。

ISIS发明了一种针对女性的刑罚,叫“the Biter”。

只要ISIS成员发现性奴不听他们的话,就会用一个类似铰剪的Biter将她们的肉剪下来。

有经历过这种严刑的女性透露,痛楚比生产还要痛,而且伤口和疤痕长时间才能愈合,当地女性饱受心灵和肉体摧残。

2015年,一名9岁的女孩被十几名ISIS武装分子人强奸,最终致其怀孕。

2016年,ISIS恐怖分子强奸了一个10岁的女孩,并将其余拒绝和他们发生性行为的女孩活活烧死。

2017年3月,一名12岁的女儿被ISIS轮奸后,被ISIS用火点燃,送到医院后已经四度灼伤,浑身被烧焦的和碳一样,在母亲的怀中过世。

2017年5月,ISIS武装分子将一名母亲关进牢狱,不给饮食,关了她整整3天。

之后看押者送来一盘食物,盛有米饭和“肉食”,等到她狼吞虎咽地吃下肚,ISIS武装分子才微笑地告诉她,盘中的肉是她年仅1岁的儿子被杀害后烹制而成。

2017年7月,ISIS一下子活埋几十名伊拉克儿童。

2017年9月,ISIS抓走250名孩子,把他们送进了工业混合面粉用的搅拌机内搅碎,孩子们就像面粉一样被碾碎了。

不仅对女人和孩子杀人不眨眼,他们还训练幼童杀手。

在这段ISIS自发的视频里,一名成年恐怖分子将手枪上膛后递给了这个男孩,他瞄准一名锁在铁丝栅栏上的囚犯,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后,视频随即结束。

两岁的小孩,正是天真无邪、可爱的天使,ISIS 却要将他们变成魔鬼。

ISIS 训练了大量的未成年人,甚至部分小孩从小的训练便是为了以后进行自杀式人肉袭击,因为孩子更不容易被侦察到。

一名ISIS成员将他的两名小女儿,一个9岁,一个7岁,送去当人肉炸弹,在离别视频里他问女儿,你们会害怕吗?两个女儿说不会。

这个名叫阿巴斯的孩子才7岁,在真正引爆自己前,他害怕了,他颤颤巍巍的和身前的大人们说,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虐待平民,奸杀妇女,残害孩子,简直是无恶不作。

看到这些暴行,不禁感叹,这世间真的是存在恶魔的。

而如今这些投降的ISIS的成员们还在幻想着被以“难民”的身份对待,不得不觉得十分可笑。

她们并没有丝毫悔过的意思,依旧认同以前的价值观,只是觉得回去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条件而已。

对没有丝毫愧疚和反悔之心的恶人慈悲,就是对所有善良的遵纪守法的好人的不负责任!

当她们无数次践踏人性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也不配再被人性的对待。

但放他们回去,就是对无辜群众的不负责。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义不会错过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这么多年,人类终于将要除掉了这个疥癣之疾,还当地百姓一个安宁的环境。

而等待着这些ISIS成员的,也许只有军事法庭对他们最公正的审判。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领导说了您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

点好看,真的会变好看哦~!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