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为了避嫌,新加坡应做最后一个同中国建交的东盟国家

新加坡是一个华人比重占到75%以上的东南亚国家,按理说新加坡那么多的华人,他们应该会早一点和我们建交,但是实际上他们却是最后一个同中国建交的东盟国家(1990年才建交),这是为什么呢?这中间有什么阻力?

da8486208f94d5242cfeb3ba897c0e24.jpeg

事实上,新加坡完全可以早一点和中国建交,甚至可以在改革开放之后立即就与中国建交,但是他们并没有,这并不是因为他们遇到了什么阻力,而是因为他们主动拒绝了。

1975年,拉贾拉南(时任新加坡外长)访华时,曾表示说:新加坡不能冒头,我们应该在印尼、马来、泰国等东盟国家与中建交或复交后,再与中国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拉贾拉南的这句话当然不是他的观点,而是李光耀的主意。

7b30f7977174391315f81711f8bd0ec9.jpeg

1976年,李光耀来华访问时表示:如果中强大了,对新加坡绝对是一件好事,因为两国的文化和历史紧密相连,新加坡不可能与中作对,但是眼下两国建交的时机还不成熟。

什么是时机不成熟?难道要等到东盟国家都和中建交了,时机才能成熟吗?如果站在新加坡和李光耀的立场上,我们或许可以理解他们的这种做法。首先,新加坡是一个国土面积只有719平方公里的小国,也就上海市区那么大,他们没有自然资源,以至于新加坡饮用的淡水都必须依赖隔壁的马来西亚。新加坡还是东南亚较为特殊的一个国家,这个特殊体现在其国民成分上,印尼和马来在历史上对华人做过什么事情,我们就不必说了,新加坡当初之所以被迫独立,就是因为马来要强化马来人作为主体民族的优势,避免马来人和华人的冲突。

435168ce9e04917e8be0ba13dfa63e81.jpeg

在政治方面,新加坡更加倾向于西方一些,他们保留了英国人的制度,也是英联邦的成员国之一。在经济方面,新加坡和我们的贸易往来其实也很少,或者几乎没有,他们更加依赖周边的邻国。

376e0c740af20ebbea795ecf1820b518.jpeg

在施政时,李光耀多次强调过,比如削弱各民族的种族意识,塑造“新加坡人”的意识,建立一个多元民族共存的新加坡,而不是某一家的新加坡,李光耀对于所谓的“华人沙文主义”或者“大民族主义”提防的很紧。1978年11月,李光耀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新加坡华人具备和中国完全不同的经验及历史,所以,新加坡华人不同于中国人。”

afa26f3703206268d7b02a4a8956f90c.gif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