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半数打工仔月入在2万人民币以下 “薪情”不太好……

2018年新加坡年满15岁有收入的居民人口约为215万4900人。(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起“薪情”,新加坡人的心情似乎总会有些许沉重,除了得担忧每月会不会钱不够用,赚得多的,得担心被人拗请客;赚得少的,或许又会莫名地觉得难以启齿。

想问问别人的“薪情”如何,比较看看年龄、学历乃至性别有没有对自己的薪金产生任何一丁点影响,却又害怕问起这件事有点不礼貌……

红蚂蚁在这里帮蚁粉勾勒一下新加坡大致的“薪情”。读完后觉得自己爽领高薪的,欢迎请红蚂蚁吃饭;觉得自己薪金不理想的,去找老板讨:“为什么别人有,我没有!(红蚂蚁声明:后果自负啊!)

说起“薪情”总让人尴尬。(海峡时报)

2018年月入中位数为4437元
根据2018年的统计数据,年满15岁的新加坡居民当中,68%拥有工作收入,人数约为215万4900人

新加坡居民(含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每月工作总收入中位数(Median Gross Monthly Income from Work)为4437元,比2017年的4232元多了205元

回到10年前,2008年的居民每月工作总收入中位数是2897元。十年后的2018年居民月入中位数一共增长了1540元,或53.2%,达到4437元,经通货膨胀调整后实际增长30%

必须注意的是,4437元是去年全体居民的月入中位数。

如果按各年龄层来看,15至19岁居民的月收入为1170元,接下来各年龄层的月入水平和年龄大小成正比,也就是说年龄越大,薪金越高。居民月入在40至44岁年龄层达到高峰,高达6150元

45岁是居民月入的分水岭,45岁起居民月收入呈现反转趋势,随着年龄增加而递减,并在包含已届退休年龄的60岁及以上组别达到低点,该年龄组别为2352元

如果扣除65岁以上的退休人口(2017年以前的重新雇佣年龄顶限为65岁),2018年55至64岁居民的月入中位数为3179元

40至44岁群体的月入最高。(叶安琪制图)


超过一半有收入居民月入未达4000元
不过,4437元作为月收入中位数,可能还不足以完整呈现新加坡受薪阶级的收入架构,所以蚁粉看到这里若发现薪金未达这个标准也先别急着抱怨哦……

《联合早报》报道,在全新加坡拥有工作收入的大约215万4900人当中,有超过一半(56.2%)的人月入未达4000元

换句话说,月入只要超过4000元就比逾半有工作收入的新加坡居民还要高了(在这条线以下的红蚂蚁已哭晕在厕所),属于新加坡的中等收入群体。

扣除红蚂蚁这种尚在努力想爬过4000元门槛的受薪人士,新加坡其实还有一批很Atas(上等人)的“超高收入者”。

有工作收入的215万4900人当中,有大约16万4100人的月入超过1万2000元,换个说法就是每100名有收入的新加坡居民中,有七人的月入超过1万2000元,属于“超高收入者”。

(联合早报)


学历与性别影响收入
如果以学历来看,2018年数据显示中学以下学历的新加坡居民月入中位数为2000元、中学学历为3110元、中学以上学历(不含高等教育)为3168元、专业文凭为4309元、大学及以上学历为7450元

虽说学历越高,待遇越好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但是这组数据却切切实实让人看到学历越高,薪金可以飙到多高,书中自有黄金屋啊。

《联合早报》报道,2018年数据也显示男性和女性的月收入也存在差异。年满15岁居民中,男性仅占48.4%,但在拥有收入者当中,男性却比女性多,占了53.3%,女性只在月入少于2000元的群体中占多数,其余收入群组中都以男性占大多数。

不过,在上文提到月入超过1万2000元的“超高收入者”群体中,尽管男性仍占68.7%的多数,但这个比例比起2008年的76.5%已然降低。

偷偷算一下自己月入排行老几
看到这里,蚁粉应该大致对自己的月入水平有个底了。

不过如果想要更细致地比较自己和同年龄层、同性别乃至同学历群体的月入水平,红蚂蚁必须推荐一组很实用的工具。

蚁粉不妨玩玩看,看看自己的薪金在新加坡排行老几,也记得在面簿留言互动哦(免惊,红蚂蚁不会真的叫你请客)!链接在此:https://interactive.zaobao.com/2019/income-calculator

【更多好读】* 在新加坡这样养老比较靠谱?*日本老龄员工月薪资不到500新元 新加坡算不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