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大反对党,我也有第四代!

|关注“新加坡眼”,输入“旅游”“雅思”获得更多信息|

新加坡工人党今天下午进行中央执行委员会(即“dang中央”)选举,选出新任秘书长(新老大)

最终,41岁的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成为新加坡工人党的新党魁。

(工人党新秘书长毕丹星,图片来自工人党官网)


从2001年连任至今的,工人党原秘书长刘程强不寻求连任,不参与秘书长选举,因此不再连任。

(工人党原秘书长刘程强,图片来自工人党官网)


以下是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许振义博士的分析:


工人党是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在野党)之一,是目前唯一在国会里有选区议员议席的反对党。


与新加坡大多数政党一样,工人党党魁是秘书长。自1957年11月成立以来,工人党经历过三任秘书长,第三任是刘程强(任期:2001-2018)。第一任是马绍尔(David

Marshal,任期:1957-1972),第二任是惹耶勒南(Joshua Benjamin Jeyaretnam,简称JBJ,任期1972-2001)。刚当选秘书长的毕丹星是第四任。


刘程强是华校背景。他中学毕业于中正中学,后进入南洋大学。由于南洋大学关闭(与新加坡大学合并为今天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刘程强于1981年毕业于国大中文系,获得荣誉学位(在英式大学制度下,本科毕业成绩优异者颁予荣誉学位。不可与“名誉学位”混淆)。毕业后担任几年华文教师,因不认同教育政策而辞职,后下海经商。


刘程强1982年加入工人党,后来成为组织秘书(即中国所谓之“组织部长”)。1988年首次参加大选,以42.2%得票率落败。1991年,刘程强以工人党副秘书长(副党魁)身份参加大选,赢得后港国会议席。此后,1997、2001、2006、2011、2015几届大选连续胜利,并于2011年大选第一次为反对党赢得集选区国会席位,震惊岛国。


刘程强三十年多来参政,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很接地气。首先表现在竞选期间,他极其流利的潮州话政治演说打动了后港一带选民,后港本来就是潮州人聚居较多的地区。他虽然华校出身,浸濡政界卅年,英语虽然有较重潮州口音,但已经十分流利,无论在国会里与执政党部长或议员针锋相对,或是接受电视采访,毫无问题,而且思路清晰,反应很快。


刘程强接地气的另一个具体表现是,他选区内只要有居民到市镇理事会去租用组屋底层空间办红白事,他一定亲自到场吊唁或祝贺,如果是吊唁,必定送上挽幅。此举十分亲民,肯定拉近了他和选民的距离。据说后来执政党的一些议员也沿用了。


(刘程强吊唁用的挽幅)

(工人党议员署名)


刘程强刚出道时,辩论风格十分激烈,媒体赠予“潮州怒汉”封号。但,刘程强是明白人。在他之前,工人党在JBJ治下,屡屡陷入官司,主要是因为JBJ经常对总理、部长们发表没有根据的指责,在对方要求道歉并撤回不实言论之后,JBJ加以拒绝,因此被告。被告之后肯定败诉。刘程强不用这类激进手段,而是深耕基层,因此,一路稳扎稳打。工人党在刘程强十七八年治下,应该没有出过诽谤案。


刘程强领导的工人党,由于他个人的特点,有时难免被人认为是“华人政党”,其实不然。这次换作毕丹星担任秘书长,这方面的疑虑相信会少很多。


刘程强虽然采取的是温和路线,但是这不阻碍他发挥强硬性格。在新加坡政坛,执政党PAP是一枝独秀,反对党是一盘散沙。每次到了大选,反对党总会搞“团结”。其实,所谓团结,主要是协议划地盘,避免三角战。因为一旦发生三角战,必定分散反对党选票。有些肥肉(即执政党较弱的选区)大家都要抢,既然要划地盘,反对党之间就肯定要谈判。工人党不参与谈判,按刘程强的话,“道不同不相为谋”。一些反对党人抨击他,说他不顾“反对党的团结“,只顾工人党的利益。有些人对此言表示呵呵。反对党如果真能团结,早就统一成一个大党来跟PAP抗衡了,何必每到大选才来谈判抢地盘?之所以没法统一成一个党,就是因为谁也不服谁,谈何团结?


 刘程强领导的工人党当然不是完美的。最近的一个大问题是市镇理事会的1400万新元(约6700万人民币)累积基金问题。管理市镇是否应是国会议员之重要职能,见仁见智。但,既然这是法定职能,就有义务好好执行。相信到了下届大选,工人党是否有能力妥善管理市镇理事会,甚至是否有能力治国,肯定是一个主要政治课题。


无论如何,刘程强卸任工人党秘书长,是新加坡政治史上的大事。毕丹星领导的工人党是什么风格,将来大选会提出什么政治纲领?会采取什么战略?工人党是否延续温和路线?来届大选工人党是否大举西进(工人党传统票仓在东部 )?工人党将来是否还甘于仅仅扮演“副驾驶“(即PAP政府的监督人而非取代PAP)角色?这个角色还要扮演多久,工人党才有能力有信心角逐执政权?


刘程强1988年参选,1991年进入国会至今,2001年担任工人党秘书长,直至2018年。李显龙1984年进入国会,2004年担任PAP秘书长(按照PAP党章,如PAP执政,秘书长是总理当然人选)。从这个角度看,李显龙、刘程强应属于同期人。如今刘程强卸下党魁职务,李显龙也多次表示自己在70岁(2022年)左右要卸任。


看来如今新加坡最主要的两个政党都进入或即将进入第四代,不但PAP第四代已经浮出水面,工人党的第四代也悄然成型。PAP必须继续垄断执政人才,才能保持国会里的绝对优势(即三分之二以上议席);工人党要实现新加坡两党制,必须至少打下三分之一议席(目前10%不到),任务艰巨,必须加大吸引人才的力度。其他反对党也不会闲着。但是目前看来,其他反对党并无明显动作,领导者也还是那些人,甚至有点青黄不接,将来要有成就,如再不改革,恐怕不容易。

以下为2015年大选期间工人党群众大会的盛况:

由于工人党的主要标志是铁锤,因此一些支持者制作了铁锤气球前来助阵。

相关阅读: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