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封城日记|付的是公寓高价,住的是劳工铁床

995c38798e3f0dafa8c37f18432b190d.gif

万事通说

付的是公寓高价,住的却是……

816f512d3130a6aba4ae5a2b490f27fb.png
疫情趋势刚刚减缓两天,又增加了。看来疫情反复无常,要折腾一阵子了。
阳台上的葱,终于长成了。中午已经剪了几根,撒在面上当佐料,特别的“香”。付出,还是有回报的。只是桌子上“四朵金花”谢了一朵,不免让人有点伤感。花开花谢,世事无常。
7413f99e646373e1bfa7372fd45d5446.jpeg怀念在工地宿舍的时光

记得15年之前,刚来到新加坡的时候,我就住在兀兰工地。那时候宿舍是用集装箱搭建的,两三层楼。虽然简陋,但也整齐规划,有厕所,有洗澡池,有食堂。每天早上起床,先跑去办公室打卡,再回宿舍洗脸刷牙。当然最开心的就是有这个食堂了,承包给食堂经营者,好像叫Steven,很和蔼的一个人,负责上千号人的饭菜。有些工人原来有做过厨师,所以换着花样露两手做些特色菜。江苏籍的工人会酿酒,把剩下的米饭酿成米酒,倒也充分利用回收资源。于是周末大家小聚,杯斛交错,自娱自乐,好不自在。
后来自己创业当小雇主分包,总包就不让我住了(哈哈,开玩笑的)。随后政府政策越来越多,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很难在工地建宿舍办食堂。下班后,大家都匆忙回宿舍,不是赶着上巴士,就是赶着回去多睡一会。挺怀念在工地宿舍的时光,大家光着膀子,天南海北的瞎聊,那叫一个痛快。那时候的宿舍可能脏乱差了一点,不过挺有人情味的,有“烟火气”
7413f99e646373e1bfa7372fd45d5446.jpeg客工宿舍的租金堪比公寓
最近的劳工宿舍问题,成为众矢之的,公众话题。据早报网报道,截止昨天,S11榜鹅劳工营确诊了2275例,“住在宿舍的32万3000名客工中,已有1万1419人染病,感染率为3.54%”。据报道人力部批准的43个宿舍,有20多万个床位。劳工宿舍的集中管理,由于人口密度过大,俨然成了此次病毒的温床。但劳工宿舍的费用,居高不下,一直是建筑业内小雇主们的痛。在家无聊,上网查了有关报道,细心算了一下有关费用,吓的一夜无眠。
bfda46c939a87e09eabed99d41d9628f.jpeg
1,根据“阻断器”之前的宿舍管理条例,宿舍人均面积不得少于3平方米。像S11榜鹅宿舍的设计,一个房间42平方米,住12人,每一层共用一个公共厕所(8个隔间)和冲凉房(8个水龙头)。各种其他设施齐全,听说里面还有电影院,还是Golden village经营的,可谓是宿舍中的霸主!怪不得其公司领导年纪轻轻就能接受<Business Times>的采访,还被推为宿舍协会主席。看看人家的成功故事,想想落魄不堪的自己,不禁喝口二锅头压压惊!
2,打开S11 Capital的网站,迎面而来的是“全新加坡最便宜的劳工宿舍”的推广页面。朋友告诉我,里面一个12人的房间,大概有42平方米,收费需要3600新币一个月,这个还是长期按房租费,临时的按床位散租的,需要360元左右。也就是说,一个月每平方米的租金是$85.7/㎡($3600/42㎡)
3,打电话给房地产中介的朋友问问最近的行情,结果也是一顿抱怨和哭诉行情不好。我问他普通三房公寓月租多少啊,结果又是一阵专业解释,分地点、分楼盘、分新旧。。。我说非中央区均价,他说3000到4000新币吧。根据URA网站有规定,非关联入住个人最多可以住6人。算了,我们按照行情好的算吧,也算3600新币。一套三房公寓的面积也就90平米,说不定还算多的吧。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数字,一个月公寓的每平方米的租金是$40/㎡($3600/90㎡)
如下表所示:
aa7afcf1d61c0901cda92ec0e1b63df3.jpeg
一对比,吓死宝宝了,宿舍每平方米的租金费用比公寓高出一倍还不止。如果按照宿舍标准,一人3㎡,公寓则可以住30人,租金为120新元每人每月。当然,不能这么比较,只是自己臆想推测而已。
4,哇,看来经营宿舍倒是个好生意,恨不得自己早点没发现这个秘密,只会“搬砖”,不会织网。于是上网又去查了一下有关宿舍经营者。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都是一些大佬,不乏是建筑业的前辈和金融大资本家。我就纳闷了,这些有钱资本家怎么不去搞地产发展,反而打起了经营宿舍的生意。想想不免心里凉凉,只怪自己书读的太少。 852161a60ee12ffd363fd86d1b1cd9e7.jpeg
上图的老大位置Aik Chuan建筑,可能大家比较陌生,似乎不在建筑“江湖”很多年,比较专注劳工宿舍经营管理去了。不过提起其母公司,Evan Lim家族,你肯定惊讶不已。
根据<Business Times>采访记,排行老七的S11两个宿舍年营业额达7000万新币,做建筑的小雇主们,把钢筋、水泥、混泥土材料和你我都算上,得需要多少个小雇主年产值的总合啊。那个经营“西雅宿舍”和学生宿舍连锁的上市公司胜捷企业,网站上各种财务报表列的很清楚,只是“搬砖”的自己看不太明白,也无法与大家分享,不过你们可以随便去看,看得懂的记得私信给我哦。
这帮大佬们,不是建筑前辈,上市公司大亨,就是资本新贵,怎么不去做点高大上的金融和网络生意,好好提高一下行业生产力,开拓海外投资发展,倒这么关心我们劳工兄弟的住宿和生活。掩卷沉思,不知道是劳工的荣幸还是小雇主的悲哀。
耳边又响起政府的号召,要求所有地主给租户减免租金,延迟交租金,让租户更有时间度过苦日子。尤其那些享受政府地产税免除的地主,必须要回扣给租户,否则严惩。于是悄悄的问问桌上剩下的三朵“金花”:“每个月上缴的宿舍租金,是否也可以减免一些吗?”,“泪眼问花花不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911bf5bce5f038d20ea0cc34f4a58591.jpeg
阳台外时而阳光普照,时而大雨倾盆。清明刚过,不禁让人思绪万千,想起国父李光耀先生治理下“居者有其屋”的组屋政策,让小红点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2015年先生千古,万人空巷,举国哀悼的情景,至今印象依然深刻。
如果组屋也像公寓那样放给市场自由发展,相信很多国人的住宿还不如现在的工人宿舍。哎,“时势造英雄”,也叹民生之艰难。HDB大楼还挂着潘受先生的遒劲大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读罢,不仅让人精神一抖,既然能解决几百万人的组屋,不愁安置不了几十万的劳工宿舍。
目前的政策,雇主为租金不堪重负,劳工为上下班的距离而苦恼。只是宿舍是用来给客工住的,不是给投资家们用来赚钱的。
(本文只是个日记,仅供自己随想随记,并不是时事评论,也不是科学研究,引用数据和图表如有错误,敬请原谅,博君一笑而已。)
本文作者:狮城小谷主
efd8cbdb04c341143b491cea6774815f.gif
bde1e7e7af5658a9177581d70a481f0a.gif

♡ 新加坡疫情日记|别人的错误,凭什么要建筑业来买单?♡ 新加坡封城日记 | “阻断器”后,额外成本正在阻断建筑业未来♡ 新加坡封城日记 | 风光的背后,不是肮脏就是沧桑
e41622cf1628fd3603b448fcfcf1eeb7.png
 1 新元 = 4.9897 人民币1 人民币 = 0.2004 新元(*截稿前更新)
加个“星标”,不错过新加坡万事通更新!

8ce037e955ed6e4e1dd54116ece947be.gif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