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奇案:未婚妻潜水却神秘失踪,他拽出海面的只有绳子…

“谋杀”


这是一个极具黑暗色彩的词汇

让人感到惊悚的同时

也开始浮想联翩



大到种族歧视、极端信仰主义

小到私人情仇,钱利纷争


一切可以成为“谋杀”的起源

往往就是最常见

以致最容易被人忽略的

1963年到1965年

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

而后又退出马来西亚 

并且宣布独立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

新加坡发生了一起“奇案”


未婚妻神秘失踪

潜水活动变成“潜水案”


未婚妻潜水没了动静

最后拽出海面的……


却只有一根绳子 

这当中究竟是怎样起承转合

且看且知道


事发地点:杜阿岛


杜阿岛是巴厘岛中的一个姐妹岛

是印度尼西亚的旅游胜地

每年会有很多游客去那里度假


如此美丽的地方

自然也是情侣游玩打卡首选

然而……

潜水却无故失踪???


1963年的一天下午

在杜阿岛附近的海峡里

有一个年轻的新加坡

女人正在海底潜水

她叫陈洁妮


这片海峡的深度大约在10米左右

陈洁妮全副武装

配备着氧气罩、引导绳和脚蹼

在深不见底的海水里游来游去


当陈洁妮在水下畅游时

她的未婚夫孙阳就待在海面的小船上

不知过了多久

他忽然意识到未婚妻

好像在水下逗留的时间太长了


他拽了几下连接在

陈洁妮身上的引导绳

但是水下却毫无反应


他开始用力拽

却感觉那边的重量很轻

一拽之下 居然直接把绳子拽上了船

—— 但是绳子那端

却没有陈洁妮的任何踪影

她到底去哪里了???


杜阿岛附近的这片海

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

但实际上海底下的情况非常复杂

暗流、旋涡很多

难不成陈洁妮已经发生了意外???

然而当新加坡警方介入调查之后

才发现事情并不完全符合孙阳所述

陈洁妮离奇失踪的背后


竟是一桩策划了

整整三个月的阴谋



   。。。

三个月前

也就是1963年5月底

孙阳与陈洁妮在

新加坡的奥登酒吧相遇


孙阳24岁

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受过良好教育

看上去十分温文尔雅


陈洁妮22岁

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便辍学打工

跟孙阳相遇时

她正是奥登酒吧的服务员


她当时已经离开之前的丈夫

带着一双儿女勉强维生


孙阳遇见陈洁妮之后

便向她大献殷勤

隔三岔五来找她

这让陈洁妮受宠若惊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相遇里

陈洁妮也对孙阳着了迷

好像在他面前

她只需要天真、单纯

两个人的感情快速升温

他们很快便成为了正式的恋人



征兆:一次有惊无险的意外


有一次

孙阳开车和陈洁妮去吉隆坡游玩

在返回新加坡之前

孙阳提议

希望陈洁妮能跟他一块买份保险


理由是这趟路挺远的

而且是自己开车

万一出点意外不太好

买份保险有个保障


陈洁妮觉得有道理

两人都买了保险

好巧不巧

在返回途中的某个转角

他们果然出了事故


据孙阳说

事故原因居然是

有狗在叫,吓他一跳


在慌乱中

他一顿猛烈操作,又是踩刹车

又是打方向盘

结果撞在了马路边沿上


而同时陈洁妮

也忽略了那时自己的爱人

驾车技术已经十分成熟

这个事实


在这场事故中

孙阳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陈洁妮受了伤

但不是很严重


不过汽车算是报废了

最后他们乘火车回了新加坡



从吉隆坡回到新加坡之后

孙阳劝说陈洁妮应该多买点保险

陈洁妮本来就对孙阳言听计从

再加上之前的意外

陈洁妮便同意了孙阳的提议

在孙阳的安排下

她在许多保险单上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三个月后

1963年8月27日

相距孙阳和陈洁妮的第一次相遇

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时间


他们租了一艘小船

到杜阿岛潜水

驾驶船的船夫叫约瑟夫


他们在海峡中间抛锚

然后陈洁妮戴上潜水腰带

潜入水中

孙阳和船夫约瑟夫在船上等待

大约10分钟之后

陈洁妮浮出水面

她想让孙阳也下海

陪她一块潜水

孙阳给陈洁妮换了一个氧气罐

然后让她先潜下去

孙阳穿着泳裤

站在船上检查他的潜水装备

也准备潜水



但是孙阳却发现他的氧气罐在漏气

里面的垫圈出毛病了

约瑟夫帮忙摆弄了一阵子

但没弄好 而这段时间 

陈洁妮一直在海底潜水

这个时候

孙阳拽了拽引导绳


绳子是回来了

但是……陈洁妮消失了

孙阳问约瑟夫:

“她人呢?你赶紧看看

附近的海面哪里有气泡

看她还在不在这里?”


两个人站在船上

默默地向四周广阔的海面

看了一会儿

但什么也没发现


孙阳:“这可怎么办?”

约瑟夫:

“咱们去报警吧,水警能帮忙。”


两人乘船赶到附近的小岛上

找到了一个水警

这位水警另外请了五个渔民

潜入海中寻找消失的陈洁妮


最终他们没有找到陈洁妮

只找到了她潜水时穿的脚蹼

脚蹼从头到尾都断了

但是断裂口非常齐整

不太像是被海水和岩石撕裂坏的

反而像是某种利器的切断面


而最反人伦情理的是

在整个搜救中

孙阳一直站在船上


他穿着便装连脚都没有湿

没有丝毫慌乱

看起来十分“正常”


当时在场其他人员的反应

似乎都要比他的来得更真实

潜水变案件


陈洁妮消失16个月之后

已经到了1965年

孙阳被新加坡警方逮捕

罪名是故意谋杀


7天的审讯之后

孙阳不慌不乱

对答如流、毫不露怯

这让检方有点头疼

这里有一个大问题:

陈洁妮只是失踪了

并没有找到她的尸体


所以无法确定她已经死了

可既然不能确定她已经死了

那就无法指认孙阳“谋杀”她

案情转折点:检察官和船夫


高级检察官萧添寿出场了

他决定先从其他方向

寻找突破口


01

有猫腻的孙阳的家属


他首先指出孙阳的家属

曾经向船夫约瑟夫行贿



在各种压力之下

约瑟夫在法庭上坦白

孙阳的哥哥曾送给他一罐奶粉

他收下了



但他觉得自己喝有点浪费

于是低价卖给了别人

卖了四块五新币(约22元人民币)

还有一次

孙阳的哥哥带约瑟夫

去见孙阳的律师


而律师说要弥补

约瑟夫一天的误工费

就给了他三十新币

(约150元人民币)的补偿

不过事实上

船夫约瑟夫的一天

最少挣三四块新币(17元人民币左右)

最多也只挣过二十新币

(约100元人民币)

这一通指责之后

孙阳没有那么嚣张了

02

潜水专家

萧添寿找到一位潜水方面的专家

这位专家在法庭上解释

在深海中潜水的时候


一旦丢失脚蹼的话

潜水者很难保持平衡

动起来相当费劲


而且陈洁妮的潜水经验并不丰富

她丢失脚蹼的时候

肯定非常慌乱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陈洁妮的死亡几率很大

她的尸体应该是被海水

带到了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03

 “三问三答 ”揭案情马脚

萧添寿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

开始阐述案情

并且对孙阳进行“三大问”



潜水地点及动机

萧添寿】:

“人们都知道杜阿岛海峡

并不是非常适合潜水

你为什么还要带她去?

而且,你为什么不下海?

却让陈洁妮下海?”


孙阳】:

“因为上次去那里潜过水的时候

我们并没有遇见危险

而且并不是我不潜水

而是我得讲究礼貌

女士优先,您懂吧?”

事发后的反常反应

萧添寿】再次质问:

“当你发现陈洁妮消失的时候

你为什么不立即下海找她?”


“你告诉约瑟夫你不会游泳

可实际上你是个游泳高手”


“就算你当时被吓到了

不知道怎么办

可到后面渔民下海找陈洁妮的时候

你还是站在船上

不潜水,没动作,连脚都是干的

麻烦你来解释一下

为什么你不下海寻找陈洁妮?”


孙阳】:

“是这样,她是我的未婚妻

我很在乎她,肯定想找到她

但是我一直在观察海面

根本没有任何气泡从海底冒出来”


“所以你明白吧

她这肯定是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

我能怎么办?

那么大的海,我上哪去找她?”


 保险受益人

萧添寿的最后一次质问

是关于保险的


【萧添寿】:

“我们来聊聊保险的事情吧

陈洁妮的意外险保险额度

高达40万新币(约200万元人民币)

而她只是一个薪300多块新币

(约1700元人民币)的酒吧服务员”


“她还有两个孩子要养

她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给自己买保险?”


“而且最让人奇怪的是

这些保险的受益人

居然是你孙阳的母亲


可陈洁妮从来没有见过你妈

就算你们马上要结婚

她也不至于把受益人

写成她从来没见过面的婆婆吧?”


“另外,据保险公司反馈

在陈洁妮消失的第二天

你便找到保险公司要求理赔


一家公司拒绝了

你就换另一家保险公司

这十个多月里

你一直没有闲着

到处找保险公司要钱”


“你说说

如果你不是凶手,谁是凶手?”

孙阳】冷笑:

“陈洁妮的确因我而死

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我也确实该死

但我没有谋杀她

你们不能往我身上泼脏水”


“陈洁妮很单纯,但她并不傻

买保险这个事情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之所以把我妈选为受益人

那是因为她知道我很爱她

马上就要娶她了

所以不管写谁的名字都是一样的”


“而我之所以到处找保险公司要钱

那是因为陈洁妮还有两个孩子呢

总得有人出钱照顾他们吧

我想对这两个孩子负责”


总之,我问心无愧



检察官萧添寿抛出的这三个问题

虽然孙阳都一一做了回复

但是其中的漏洞也暴露在了

陪审团和法官的面前

他们心中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不过,真正的结局还要再等一阵子

因为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


船夫约瑟夫跟进


根据警方的调查

其中一家保险公司

曾找到船夫约瑟夫

给了他6000新币(约30000元人民币)

希望他在法庭上把“事实”说出来


约瑟夫说

自己已经把所有看到的东西都说出来了

他的确看到陈洁妮消失以后

孙阳很冷静,丝毫不慌


除此之外

他并没有看到别的事情

也不能作证说

“孙阳就是杀害陈洁妮的凶手”

大环境背景转变


陈洁妮失踪案

正好卡在新加坡的两个历史节点上:


—— 1963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

那一年陈洁妮失踪


——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

宣布独立

这一年孙阳开始接受审判


而且在这之前

新加坡的司法从来没有处理过

没有受害者尸体的谋杀案

这起谋杀失踪案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但是不管大历史的背景

是多么波澜壮阔

这一起案件也终究要有结果

最终陪审团一致认定:


孙阳有罪


当时的法官也说了一番话:


“孙阳,你杀害了那个

年轻的女孩陈洁妮

她唯一的缺陷就是不幸爱上了你

她把一切都献给了你

你却为了钱杀害了她”


“你非常狡猾

巧妙地掩盖了你的罪行”


“你非常冷血

而且胆大包天”


“但今天

是时候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了”


案件结果


孙阳被判处死刑


被判处死刑之后

孙阳要求上诉

然后依旧保持着处变不惊的神态

每天在监狱里读书看报


直到1966年11月

孙阳父亲到监狱告诉他

新加坡枢密院驳回了他的上诉

这意味着孙阳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他马上就要上绞刑架了

这个消息对孙阳来说

犹如晴天霹雳

他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瞬间泪流满面


但很快孙阳又恢复镇定

因为他认为

都没有发现陈洁妮的尸体

凭什么定我的罪?


很快 孙阳想到另外一招

他向司法机构申请

检测自己的精神状态


这是许多罪犯的惯用伎俩

他们一旦看到自己再也没法狡辩了

就赶紧说自己是个精神病

以求免遭死刑


这会就需要心理学家

和犯罪学家们出面了

各位专家前前后后

跟孙阳进行了多次会谈

也跟孙阳的父母、兄妹

都进行了深入交流


最后专家们认为

孙阳的智商高达到128

精神也很正常

所以不能免于法律惩罚


1967年2月6日

孙阳上了绞刑架

他的妹妹为他收尸

案情延伸

综合上所述

我们大概能够知道

孙阳是那种以自我为中心

狂妄且存有侥幸心理的人


这跟他的性格和生活习性有关



01

偷钱

孙阳自己承认

他从十岁开始偷盗

最初偷家里的、偷邻居的

然后去偷商店的

有一段时间他迷上了车

于是偷他父亲的钱去买车

而他父亲发现钱丢了之后立即报警

警察经过一通调查

发现就是孙阳偷的钱


他父亲质问孙阳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阳回答:

“是我偷的钱呀,怎么啦?”

他父亲一怒之下

把孙阳撵出家门

他在外面游逛了好多天

后来他妈心疼他

让他赶紧回家

他才跟他爹和好

02

贪污


孙阳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据孙阳以前的班主任回忆

他是个挺机灵的孩子

很有冒险精神

不过就是有点目中无人

过于自信

当孙阳步入社会开始工作时

他去当过老师

但是连着换了好几所学校


也没能安顿下来

而他的工作态度也很差

甚至还贪污过学校的钱

后来被学校发现

他又东拼西凑把钱还给学校

才算了事

03

寻找刺激


老师的工作没做之后

孙阳觉得当个飞行员不错

参加了一个飞行员培训班

很快拿到了私人飞机驾驶证


但他却肆意妄为

驾驶着公司的飞机进行低空飞行

时常驾驶着飞机

掠过水面和椰子树的树顶

然后他的飞机驾驶证就被吊销了

紧接着也被公司开除了

04

大奖赛事故


1961年的时候

他参加了新加坡F1国际大奖赛

但他搞出个事故

造成一名行人死亡


随后他被逮捕

被罚了30元新币(约150元人民币)

不过很奇怪

他并没有被追究更多的责任



05

欲望与现实


1962年

此时孙阳已经离开学校七年了

仍然一事无成


他决定去学习法律

他有信心在18个月内拿到法律学位证书

但他没钱交学费报补习班

只能看书自学


后来孙阳父亲给他找了

一个保险推销员的工作

但孙阳只想赶紧搞钱

不管怎么搞都行


搞到钱他就能去英国学法律

拿到法律学位

然后他就能成为人上人

过体面的生活


可能这就是

“潜水案”的导火线源头

在干保险推销员的时候

孙阳就想到了用骗保来搞钱


至于这笔钱干不干净

是不是沾上了人血

他一点也不在乎


可以说

孙阳的许多目标看似明确

但是飘无定点 随心所欲

他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段

会伤害到其他人


无知和放纵

最终将他导向犯罪和死亡


这个案子好像带我们

回到了旧时新加坡

看完后有何感想

留言区一起讨论吧

把椰子设为星标哦!





移民

留学

吃喝

新加坡

旅游

教育

鞭刑

工作

省钱

历史

特产

遛娃






看够了吗?点击更多精彩内容~





爱椰子请给我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