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选开打,“储君”亲征热点战区,李显扬究竟参选吗?

  |关注“新加坡眼”,输入“9”获得生活黄页信息|
今天是新加坡2020年大选提名日。
提名日是什么?就是各政党和独立的准候选人到某选区进行提名,顺利完成提名程序之后,就成为本届大选某选区的候选人。
提名一结束,各区出现各党竞选海报。这是张挂在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PAP竞选海报。

人民行动党武吉知马党支部外也插起了党旗。

成为候选人之后,如果该选区有竞争,那么接下来的9天竞选期内就得进行PK,最后在7月10日的投票日一决高下,得票多者独赢,哪怕只比对手多一票。
(往届大选提名站现场总会聚集各党支持者,名副其实地摇旗呐喊,异常热闹。本届大选因为遇上新冠疫情,严格控制现场人流,如此场面不复重现。)
如果提名之后你有2组/个或以上对手,那么就成了多角战。一般来说,多角战会分散反对党候选人的选票,对人民行动党有利。
但是,近年几次大选和补选成绩显示,一些已经形成“品牌效应”的反对党如工人党,在多角战中直接碾压其他反对党对手,根本不给“同行”任何机会。
如果提名结束之后没有对手,那么就“不战而胜”,当选该区议员。
(往届这种人山人海的群众大会盛况,由于疫情影响,本届也不复见。)
新加坡是西敏寺议会制度(Westminster System),在大选中获得简单多数议席的政党成为执政党。新加坡新一届国会有93个议席,成功取得至少47个议席(47席对46席)的政党将成为执政党。
作为政府一把手,新任总理将从执政党的当选议员产生——获得大部分议员信任的将成为总理,一般来说,就是执政党党魁;新任总理之后从执政党的当选议员中挑选、委任部长。这跟美制总统制选举有基本的差别。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来看看本届大选成功提名情况。由于截稿时间紧张,暂时只能做简单分析评论。
一、192人竞选93个议席
除了原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本次参加大选的有其他10个反对党(在野党),一共竞争全国93个议席。  未来9天竞争较为激烈的几个热点选区估计是:
阿裕尼集选区
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党主席林瑞莲领军亲征,捍卫这个工人党自2011年就执政的集选区。
2011年大选,阿裕尼首次落入工人党手中,是人民行动党第一次丢失集选区;2015年大选,工人党虽然得票率下降,但成功捍卫阿裕尼。与2015年大选一样,对手人民行动党在本次大选中没有派出部长级候选人,而是基本保留了2015年竞选该区的原班人马,5人保留了3人。人民行动党前主席林文兴说,这是因为这个团队过去几年一直在该集选区服务选民,所以大选理应由他们上阵。
这当然是个原因,我个人判断还有另两个原因。其一,派部长级人马到阿裕尼,如果落选,损失惨重;其二,人民行动党延续了2015年大选在阿裕尼的战术,即“胜固可喜,败亦欣然”。
上一届大选,工人党团队以50.95%得票率险胜。本届大选,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前议员陈硕茂都退出阿裕尼团队,而由新任党魁毕丹星、党主席林瑞莲领军。
工人党过去一两年面对市镇理事会财务风波,风波仍未平复。工人党是否能成功捍卫阿裕尼?如果失守,工人党甚至反对党在国会是否全军覆没?万众瞩目。
东海岸集选区
东海岸集选区也是历来选情激烈的集选区之一。
后港单选区
后港单选区是历来最受瞩目的单选区之一。1991年,工人党刘程强首次拿下后港选区,得票率52.8%,之后,1997、2001、2006、2011、2015都由工人党蝉联。
在之前的这6届大选中,刘程强代表工人党出征4次,方荣发代表工人党出征2次,皆当选,但得票率在过去两届下降。本届大选,工人党在后港换将,由陈立峰出战。陈立峰过去三年都活跃于后港,在接见选民活动上协助原议员方荣发。
人民行动党则由上一届的候选人李宏壮再度出征。
波东巴西、武吉班让、武吉巴督
其他几个热点单选区大概是:
1. 波东巴西单选区继续由司徒宇斌留守,对垒人民党的乔立盟。这是反对党老将詹时中从1984至2011年蝉联二十多年的选区。
2011年大选,人民行动党司徒宇斌以50.4%得票率(114票微差)险胜,并于2015年扩大战果,以66.41%得票率蝉联。
本届大选,波东巴西大概是人民行动党囊中物,而且应该仍是大幅度获胜。但,由于波东巴西与詹时中个人紧密联系,在新加坡政治上具有象征意义,人们还是对此十分关注。
2. 武吉班让单选区是人民行动党的传统铁票区,2015年得票率为68.4%。本届大选,人民行动党由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原议员连荣华出征。连荣华是政坛老将了,民望不错,尤其在华社中人缘很好。
连荣华的对手是民主党的淡马亚医生。淡马亚形象很好,他是传染病专家,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医学系担任教授,也是国大医院传染病科高级顾问医生,在新加坡抗疫工作中出力不少。
淡马亚也是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日前,他获选为国际传染病学会下一任会长,是首名在这个学会出任高职的新加坡人。他将于2022年正式就职。
3. 武吉巴督单选区由行动党原议员穆仁理对垒民主党徐顺全。2016年,武吉巴督单选区人民行动党议员王金发因婚外情事件辞职,该区议席悬空,5月7日进行补选投票。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对垒民主党党魁徐顺全,以61.2%得票率取胜。
徐顺全早年参政时,采取激进态度,形象不好,2015年开始转为温和。2015年大选他与淡马亚等联手攻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以33.4%得票率落败。本届大选,他转战单选区,再次对垒老对手穆仁理。
动员能力极强的人民行动党已在Jalan Jurong Kechil 张挂起本届大选的竞选海报
武吉巴督单选区现存一个课题是2019年11月的一场组屋火灾,有人伤亡。在那场火灾中,组屋的消防栓被人上锁,消防人员撬开锁头后,却发现消防栓没有水供。此次火灾会不会在本届大选中发酵?有待观察。
二、人民行动党换将又换阵
人民行动党本届大选换下了20多个议员,其中包括前总理吴作栋、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前部长雅国、林勋强、林瑞生、高级政务部长李奕贤、政务部长陈振泉,还有网民很熟悉的国会议员李美花等。
这种换将是正常现象。人民行动党多年来坚持自我更新,在每届大选总会更换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议员。
本届较为少见的是,几个行动党部长的“换阵”,也就是转移阵地。
例如王瑞杰离开耕耘多年的淡滨尼集选区,转战前两三届选情危急的东海岸集选区,迎战工人党。王瑞杰是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是内定的第四代总理,此举可视为“储君亲征”,东海岸一役战果如何,可视为王瑞杰的一大政治考验。
三、陈清木效应
新成立的前进党党魁陈清木医生(1940-)是政坛老将。本届大选,他召集20多候选人,以反对党党魁身份参加西海岸集选区大选。
西海岸集选区是人民行动党票仓,2011年和2015年两届大选得票率为66.6%、78.6%,陈清木当年在这个地区曾多年获胜,并且是高票得胜。
时隔多年,如今“重返”西海岸,陈清木能否有所建树?当年的“陈清木效应”会不会重现?尤其现在对手团队有两个一把手部长坐镇,一个是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另一个是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陈清木要啃下这块硬骨头恐怕不易。
1980年,陈清木首次在人民行动党旗帜下参加大选,以83%得票率获胜。
陈清木与新加坡第二代总理吴作栋是中学同学。
之后参加过多届大选,不但“召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而且还“胜以大捷”。他是行动党的“选票保证”。他几届大选的平均得票率为77%,2001年最后一次以人民行动党候选人身份参加大选,得票率飙升到88%。
在2006年大选之前,行动党循例让部分议员引退,陈清木是其中之一。
担任议员的20多年中,陈清木以敢怒敢言闻名朝野。当年国会表决通过官委议员议案时,他不顾执政党党鞭约束,径自投了反对票。1997年金融危机之后,他反对政府引进外国移民的政策,受到政府包括李光耀的强烈反驳。
2011年,新加坡总统选举。陈清木参加竞选,以0.35%得票(7382票)的微差险败,无缘总统宝座。政府意属的陈庆炎博士当选总统。
四、李显扬不参选
《新加坡眼》先前《李显龙胞弟李显扬正式加入反对党阵营》一文判断,李显扬不会出来参选,而是以自己的名气为前进党加分。
今天提名结束之后,李显扬已确认不参选。
李显扬是名人,更是能人。即便抛开李家的背景,他本身的资历就不是仅仅只当普通议员的材料。他如果出来竞选,得考虑一个大问题——如果选胜了,那是理所当然,如果选败了,如何光彩下台阶?
即便选上了,将来5年得积极参加国会辩论、接见选民、处理选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务,这是不是年已57的“少帅”所愿意承担的?
五、冠病阴影
目前,冠病疫情肆虐全球,经济下滑严重,全球面对百年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形势。
高度外向的新加坡,也面对前所未有的困境。
一般来说,在危难时期,选民人心思静。然而,本次疫情来势汹汹,前途未卜,抗疫责任和功过未定,选民如何给人民行动党政府评分?如何选择未来五年的政府?如何决定未来五年国会里的反对党代表?
今天只是提名日。在提名日之后,选民会收到投票通知,在9天的竞选期和1天的冷静日之后,于7月10日前往投票。
在这10天时间内,各种状况都有可能发生,都有可能影响选情。
选情如何,须在这10天内认真观察方知。
相关阅读:

  • 今增119,累计42432 |  暴雨初歇涨水方退,新加坡国会已解散,正式进入大选模式

  • 面对“无根据指责“,执政党新人昨早矢言“坚定立场 证明自己”,傍晚却闪电请辞

  • 差点当上新加坡总统的前议员,成立了一个新反对党

欲了解更多相关新闻,请看新加坡眼脸书Facebook,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Read more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独立视角|平实报道|深度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