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史上首位参加奥运公开水域泳赛的她是如何赶上奥运末班车?而她最期待奥运赛事结束后吃这个…

640?wx_fmt=gif

“我刚开始游泳的目标是参加东运会,并赢得一枚奖牌。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参加奥运会,我走得比我想象中还要远。我没有遗憾了。”

640?wx_fmt=jpeg

23岁的刘俐杉是我国首个参加奥运的公开水域泳手。(邝启聪摄)

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尽管公开水域泳手刘俐杉的征奥之路并不像我们过去所看到的那样热闹,但她仍很感激自己拥有参加奥运的机会,这场比赛结束后她将离开泳坛,翻开生活新篇章。

参加奥运女子10公里公开水域项目的运动员只有24位,亚洲人只有三个,刘俐杉不只是榜上唯一的东南亚泳手,她还是新加坡史上首位获得该项目参赛权的运动员。

即将23岁的她对个人首次奥运之旅非常期待。她上周在华侨银行游泳中心告诉《联合早报》说:“这次的比赛不容易,天气会很热,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来自欧美,我希望我能排名前20位。我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只希望能游出自己引以为豪的表现。”

刘俐杉还笑说,奥运选手村有邮寄服务,她已迫不及待要在那里写明信片寄给朋友们。

“比赛结束后,我还想要吃奥运村里的麦当劳,毕竟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寸步难行,不能离开选手村。”

这名新加坡国立大学传媒毕业生差点在三年前退役,后来她从仰泳转战公开水域,找到新目标并坚持到现在。

她坦言:“2017年我没达到东运会参赛标准,我尝试了公开水域,然后参加了东运会,还赢得奖牌,从此开始这段奇妙的旅程。2018年对我来说是个很辛苦的一年,我失去了游泳的动力,我游不出我想要的成绩,所以我想要退役了。我以为我会在2019年退役,因为我不认为我有机会去奥运,但中国在世锦赛获得参赛席位,日本身为东道主也有比赛资格,所以理论上我还有一点希望。”

秉着运动员生来不轻易服输的精神,刘俐杉让自己放手一搏,这样她也能安心退役,毕竟已经竭尽全力了。惊喜的是,她上个月在塞图巴尔奥运资格赛是除了日本选手以外成绩最好的亚洲选手,因此搭上奥运列车。

一开始尝试公开水域时,刘俐杉是害怕的,毕竟脚底下黑漆漆一片,不知道有什么生物经过。“一开始时我当然害怕,而且新加坡的海不干净,所以我不只怕水肮脏,也怕水里面有什么东西。”

澳洲比赛被水母蛰 去多哈没带潜水服


640?wx_fmt=jpeg

(邝启聪摄)

最让她难忘的一次比赛经验在2019年,当时在澳洲的海里有很多水母,刘俐杉在比赛中途被水母蛰到。在多哈比赛时的印象也很深刻,那里天气常年酷热,她理所当然认为海水是温的,但去到后才发现水只有15摄氏度至16摄氏度。

她笑说:“水真的很冷,需要穿潜水服,但我都没有带,所以最后只好跟朋友借泳衣比赛。”

公开水域选手们在比赛时不会遇到海豚、鲸鱼或鲨鱼等大型海洋生物。主办当局会有直升机巡逻现场,确保周围是安全的。

为了保持水分和体力,工作人员会在补给站用喂食杆提供饮料或食物,让选手中途能喝一两口补充能量。

刘俐杉去过东运会和亚运会,虽然她没参加过共运会,但职业生涯已经没有遗憾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去奥运,我整个生涯真的没有遗憾。我10岁开始参加游泳比赛,16岁加入国家队,至今已23岁。小时候梦想参加东运会并赢得奖牌,我在2017年吉隆坡东运会做到了。我没想过自己能走得这么远。”

退役以后,刘俐杉不排除她还会回到泳池,因为她喜欢竞技的感觉。

说说自己最喜欢游泳的三件事?

“我喜欢公开水域的概念,喜欢在水里的感觉,也喜欢运动过后能吃很多的感觉。”

640?wx_fmt=png

扫一扫以下的二维码:

640?wx_fmt=png

关注【东京奥运会】专页

记者:陈芷馨

640?wx_fmt=gif
如何优先看到“新加坡鱼尾文”内容?从“订阅号消息”点击“新加坡鱼尾文”进入我们的公众号点击右上方按钮将“新加坡鱼尾文”设为星标

640?wx_fmt=gif

640?wx_fmt=gif 

新加坡鱼尾文已开通视频号

用微信扫一扫 关注新加坡鱼尾文

640?wx_fmt=jpeg

640?wx_fmt=gif

一只爱生活、文艺范的小鱼尾狮带你了解新加坡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情领略小岛深处那些鲜为人知的文化魅力~ 新加坡《联合早报》旗下产品

640?wx_fmt=gif

640?wx_fmt=gif

640?wx_fmt=pn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