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怎么了?外籍客工在居民楼底层休息遭大叔破口辱骂:你不能在这里睡觉!

拍视频的青年说,大叔以为自己对新加坡法律很了解,当“警察”找客工麻烦。


作者

侯佩瑜  

信客工在组屋楼下纳凉小憩的画面,蚁粉都司空见惯了吧。这些像红蚂蚁一样辛勤的客工,在新加坡炎热的天气中顶着大太阳,汗流浃背地工作大半天,趁着午休的空档找个凉快的地方小睡一下充个电,大家应该都没有异议吧。

一名客工在西海岸路的组屋底层午休。(海峡时报)


但,这名相信是住在惹兰登南加(Jalan Tenaga)一带的大叔却非常有意见,还很无理地破口大骂躺在组屋底层小休的客工。

事件发生在昨天下午1点左右,地点是惹兰登南加第660座组屋底层。

这飙骂一幕被魔术师钱洁洋(26岁)目睹,他还拍下了部分片段,过后把视频上载到面簿。钱洁洋形容,大叔的行为很不人道,让他觉得非常恶心

钱洁洋写说,一名客工刚吃完午饭,躺在个没有挡到任何人的角落小休,这名60来岁的大叔走过(看到这一幕),非常愤怒,立刻上前质问客工。

大叔没有称呼客工Mr,直接就喊对方“Oi Oi Oi”,还说: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睡觉?你不允许在这里睡觉!这里是我的家!你不能在这里睡觉!你在这里干嘛?!”

他说, 大叔不停飙骂,客工几乎没有机会反驳。以下就是钱洁洋所拍下的视频,让蚁粉先感受一下大叔是多么无理取闹,客工是那么无奈。

视频中,这位大叔说话很不客气,除了比手划脚,还带F粗话骂客工:

“没人知道你他妈的是谁好吗?如果你不确定你可以去电梯那里看通告。警方说的。”

客工尝试辩解却频频被打断。

“如果你躺在这里啊,我会报警。我没有叫警察来,你很幸运了,明白吗?你来这里工作,就要懂这里的法律-新加坡法律,okay?”

蚁粉大概会问为何拍个没头没尾的视频?原来钱洁洋听大叔怒吼可怜的客工,觉得对方欺人太甚,忍无可忍出嘴相救,所以才没空拍视频。

钱洁洋说:“大叔以为我会支持他,显然我不会,他最后无法反驳我的话、我的警告、我的责骂,就立即离开了。”

钱洁洋接受《联合晚报》采访时说“我当时问大叔说,客工在那里休息并没有打扰其他人,也没有妨碍走道,何错之有?” 

他形容,大叔继续喋喋不休地抱怨,还声称要报警阻止客工在组屋底层睡觉,结果纠缠了六七分钟左右,就气愤地转身走向其他组屋。

钱洁洋说,他过后劝客工无须在意阿叔的指责,客工也露出无奈的神情,继续留在那里休息。整场闹剧才这样落幕。

大叔对客工比手划脚大骂。(截自视频)


钱洁洋在面簿上也分享了把视频PO上网的原因。他说:

“如果你不赞成大叔的行为,请转发!这不是为了羞辱他,而是要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在任何情况下,当你看到外籍客工躺在那里休息时,任何人都不应该把自己当权威,向别人质问和吼叫!多么可耻的行为!“ 

不知道是钱洁洋号召力强,还是大叔的行为真的很可耻。视频上载不到一天,就有近1万人转发、1500多人点愤怒,2500个留言,网民一面倒抨击阿叔,直指阿叔是“神经病”、丢尽国人的脸面,甚至气得在留言中爆粗“问候”他。以下这则是没那么粗暴的。

也有比较斯文的网民只是说大叔可能正当更年期,所以态度很不好。

心底比较好的网民,也稍微提醒了大叔一下,别忘了谁(客工)帮你建房子。


还有网民发起要到大叔组屋底层睡觉的活动。

但也有较冷静的网民猜想大叔是不是精神上真有问题,所以才会口出狂言。

也有人继续调侃那个反咬Go-Jek司机绑架她的女乘客,问是不是因为他是孟加拉人?

有网民顺带提醒大叔底层不是你的家,是属于大家或建屋局的公共场所。


其实,建屋局从1970年代开始把组屋底层腾出来,提供居民一个聚会和交流的平台,他们也可以在那里举办社区活动、庆祝会、婚礼或丧礼等。

所以说,组屋底层在促进种族和谐及社区凝聚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让不同背景、年龄和种族的居民都可以在这里活动,拉近彼此的距离。

附近的居民告诉《联合晚报》,不时在楼下看见客工吃饭、休息,但从未听闻他们滋事或对居民造成困扰。

杨流成(60岁,罗厘司机)就说,

组屋附近有客工宿舍,所以常会看到一些客工坐在楼下。“他们可能独自坐在楼下打电话给家人,或者只是想要休息一下,居民都认为无所谓。”

看来这位暴躁大叔,需要跟以下这位3岁小孩子学学如何尊重外籍劳工朋友。尊重他人的道理,一个3岁小孩都懂,而这位大叔吃盐比小孩吃米还多,都还没搞懂。没有看过这名小暖男和外籍劳工的温馨故事,可以点击这里


【更多好读】

*

三岁男童赤子心 与外籍劳工做朋友

*

摘叶子被罚2000元的客工 终于看到曙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