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的日子 | 感谢让我在新加坡遇见更好的自己

文/骑士何蕊

我在去新加坡之前,当时的我可以毫不自谦得说—扔人堆儿里愣是找不着!就这样顶着一头爆炸的卷发,身着一身朴素的花衣,手拖一个旅行箱,身背一个帆布包,单枪匹马来到这个我上小学时就从≪调色板≫,≪人在旅途≫…电视剧中知道并向往已久的国家工作。

我在新加坡的日子(1)296

人常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什么”花园城市”,”亚洲四小龙”…最初当我真正接了这儿的地气后,就一个感觉—额滴神呀,额要回呀!

那这是为什幺呢?先从住说起,当中介公司的人带我们来到这个六人间的小房子门口,睡在上铺的那个女孩淡淡的看了一眼我们时,我的心瞬间哇凉哇凉的。架子床?让我睡它?心正在极速落向冰点时,那个貌似印度人的新加坡单身老男人—房东说话了:”你们关门时不要太大声,洗完澡地上不要有水,一个人在房间时不要开空调,衣服只有几件时不要开洗衣机…”我真想弱弱得问一句”我们能干什幺?”好吧,遵照中国古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后来我们每天都谨记着这些”家规”,过着”非常6+1″的生活(一个单身老男人+六个女孩)直到我又经历了几次搬家后,最后住在了”自由王国”—一个中国留学生做的二手房东的房子里,在那里度过了一段非常惬意的时光。总之,对工作生活在新加坡的很多中国人来说,租房是大家都头痛的一件事,没搬过两三次家,没被新加坡房东”管教”过,只能说”您就偷着乐吧!”

我在新加坡的日子(1)900

那人呢?这儿的人又如何呢?当我头几天上班时,就领教了在这里什么才是”顾客就是上帝”!我工作的公司是新加坡最大的书局,每天面对的是无数世界各国的顾客,其中以当地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居多,每个国家的人都操着他们自己认为最正宗的英语来和我们交流。那天当我竭尽所能说了一段自我感觉还算不错的英文算是答复了一位印度顾客的提问后,只见她很疑惑得看着我,生气得问我”你能和我讲英文吗?”当时被雷到了,这个段子也成为了日后我自黑的法宝。加上因为语言障碍,业务不熟…隔三叉五客户对我的投诉(后来才知道,投诉是这个国家的一个特色),就更是加深了我想回家的想法儿。

我在新加坡的日子(1)1177

那同事们呢?来到这儿,才知道原来我自以为是优点的”能说会道,热情开朗”是不用发扬光大的,你只需要默默得,妥妥得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带我的师傅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当地华人女孩,正是在她事无巨细,在我看来有时就是吹毛求疵的指导下,才成就了我日后成为我们店年底促销书的”销冠”

气质美女的内在修炼中重要的一环—“书海的熏陶”怎幺能少?除了在我们大众书局里每天都可以阅览到大量的竖版港台畅销书和来自大陆的各类书籍,更棒的是还可以在闲暇时去红山图书馆阅览。在新加坡的各个社区图书馆里,不论你来自哪个国家,只要你只是读而不借的话,在这儿都是免费的。每当午后慵懒得躺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的沙发上,伴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那郁郁葱葱翠绿得阔叶植物,悠闲得翻阅着祖国的≪青年文摘≫,≪读者≫…,那种亲切美妙得感觉真的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我在新加坡的日子(1)1546

就这样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两年的光阴中,每天与各国,各省的各色人等描绘着属于我们的故事,慢慢得眼开了,心静了,气顺了,人平了,路通了,天大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人无数,高人指路。在潜移默化中,在无数泪水和汗水的浇灌中,修养好了大气,磨砺出了品质,于是气质就由然而生了

气质有了,外在的美又是怎样炼成的呢? 首先就是身材的变化,由于这里四季如夏,从早到晚那扑天盖地的湿热感觉(虽然室内一般都安置了空调),让人常常毫无食欲。再加上乡味难改,眼见着各国美食摆在面前,就是难忘那舌尖上油泼辣子的诱惑。好在有时我们下班晚了,每日有着不同国家的缤纷水果(有些是在国内见都没见过的)在等着我们,于是身上的肉肉就随着日子一起慢慢变少了。

我在新加坡的日子(1)1865

于是乎很多美美的衣服也就可以任衣发挥了。这里很多的服饰都来自韩国,香港…款式很潮,而且价格普遍不太高。就拿我在阿迪达斯总店买的一件短袖来说,记得标价才八十多新币(1新币=5人民币),我找店员朋友打完折才约四十新币,尤其买很多大牌时不必考虑是否水货。那么问题来了,和小伙伴们血拼的结果是:回国时满满一大箱的服饰,化妆品…要怎样才能不被超重罚款?

这就是我—一个气质美女在新加坡的修炼”秘笈”。写此文之时恰逢国父—李光耀先生辞世,对于我这个直接亦或间接尊享了新加坡带给我们的一切的中国人来说,只想像很多当地人一样说一声”Tkank you ,Mr Lee!”感谢让我在新加坡遇见更好的自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