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的日子|我是新加坡的儿媳

第一次认识新加坡是1995年,在南京,刚认识男友来自新加坡,冷冷的冬天里,他请我吃他家乡的肉干,看六角形的硬币,讲述这样一个四季温暖的岛国,在一位二十岁少女的心里,那是一个怎样奇妙遥远又无限向往的地方。

6407

男友的新加坡人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他正直,专情,认真。仿佛一切早已认定,在他求学五年期满后,顺理成章地结婚,并带我来到这个梦想中的家园,我的第二个家。 一踏近这个国土是我生命中刻骨铭心的记忆。晚上飞机下空星罗棋布的繁华城市和迎面而来温暖润湿的海洋风,疏理我陌生的情结。

64023

接下来的十五年的日子,我申请PR,取得公民,生养孩子,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买房子,买保险,交CPF,交税,工作,接孩子,请女佣。过着无数新加坡人同样的日子。没有四季,仿佛日子过的飞快,还是乐的曰子比较快。 新加坡的日子,我爱听福建,福州话。虽然不能全然听懂,一到新加坡就听老公经常讲,觉得好有爱,让我觉得我是他们家的媳妇。 家婆说,爱吃榴莲才是新加坡人。一到家她便以榴莲款待,虽然当时不理解家婆为何让我吃发臭的水果,几乎是流泪尝的,但如今离开她近十年,非常怀念她的这份爱。

64032

多年来,我深深感恩老公对我的爱惜和照顾。让我在新加坡发挥我的才华,和他揩手进步。 起初来时,偶有感觉因为是中国人而受到排斥,常有种异样的眼光,曾经一位的士司机问我,是否晚上去工作,让我感觉非常屈辱。渐渐地,发现买东西,尤其买房子,本地人听我口音后都眼睛发亮,无限热忱,认为遇上中国土豪。 几乎新加坡的日子多数的我是埋在工作和孩子的教育里。每个月雪花般的帐单让我无法停下工作。政府鼓励多生,而对于母亲,却又苦于无精力和时间去教育孩子,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苦恼与矛盾。高智商的母亲去工作,孩子留给低智商的女佣。即使是优儿老师,他们也不是专业培训出生,如此生命中最重要的教养年代,我也只能混混沌沌地磨过来,只感觉,时间不够用。 孩子如今面临PSLE,我也和他一起努力扒分。发现虽然地域相隔千日,时间相隔三十年,应试的模式居然一样。技巧在于一张试卷做题得分。发现原来补习竟是一门产业,有如此大的市场。 新加坡还有很多我懂与不懂的地方。我生命中,我无限热爱这片国土,永远我都是她的儿媳妇,她孩子的母亲,她男儿的老婆。 迎来新加坡五十岁生日,祝福她永远繁荣昌盛。

 

小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